我是深圳市福田区人,1998年底为祛病健身开始习练“FLG”,痴迷李洪志的歪理邪说,深陷“法轮 功”的泥潭十几年不能自拔。在反邪志愿者的帮助下,我逐渐恢复了正常人的理智和情感。想起我身 边的功友——我的堂叔,因“消业论”所蒙骗拒医拒药而死的悲惨下场,我更加看清了“FLG”宣扬的 “祛病健身”的欺骗性和危害性。   小病酿大祸,我堂叔拒医拒药名悬一线   我堂叔名叫熊始光,广东梅州人,66岁,原是一名军人,转业后在梅州市水产公司上班。1988 年,他因身体虚弱而加入了“净土法门”,修炼十年,感觉见效不大,遂于1998年秋天转而修炼“法轮 功”,认为“FLG”修的快, “层次高”,既可以“祛病健身”,又能修得“圆满”。十多年的练功并 未使 他身体好转,反而愈加虚弱,对李洪志的“消业祛病”、“九字真言”、“正念排山”等歪理邪说深信 不 疑。他患有痣疮,本来是很平常的问题,可他拒医拒药,认为练功又吃药“师父”肯定能保护他,终导 致痔疮大出血,命悬一线,在他晕厥的时候,家人把他送进医院输血,经紧急抢救才逃过一劫。   供桌变祭台,我堂叔摔伤致死命丧黄泉   练“FLG”多年,我堂叔的身形日益消瘦,家人劝他进医院检查,他说相信“师父”的话,要同 “旧势力”作斗争,“师父”的“法身”会保护他,他没有病。实在软弱无力顶不住的时候,他就“发 正念” 支撑自已,宁可忍住病痛的折磨,也不能检查吃药影响“修炼”,被李洪志“淘汰”。我堂叔生命的晚 期,更是被李洪志的邪说“地狱除名”、“修炼圆满”蛊惑,相信李洪志讲的:“修炼的人和常人的理 是 反的,常人认为舒服那是好的事,大法弟子认为人舒服对提高是坏事,不舒服对提高来讲是好事。” 堂叔就这样以苦来考验自已的心性,直到2014年的春天,他已行走困难,站立难支,一天在家门口摔 了一跤,正撞脑门,从此茶饭不思,神情恍惚,他却说自已要“圆满”了,是“师父”来度他了,家人 要 将他送进医院去检查治疗,他却说是“旧势力”破坏,不停地念“正法”口诀,“法正乾坤,邪恶全 灭”, 拒绝去医院救治。几天后,我堂就叔就死在自家的床上。这时,李洪志的“大法”像还供在桌上,顷刻 之间,供桌变成了祭台。临死前,堂叔只对他老婆说了一句话:我没有救了,然后泪流满面………   临死终觉悔,血的教训催人警醒   我堂叔以前从不在人面前认错,从不知悔改,当他临终前说“我没救了”也许那时才真正后悔了, 可惜后悔晚矣!他死前流下的眼泪,却不知是悔还是恨?抑或有难言之隐?我猜不透。但有一点我确 信无疑:他用自已的生命戳穿了李洪志的歪理邪说!反思堂叔之死,除了带给我无比的震颤,也使我 庆幸自已终于走出“FLG”邪教泥潭。希望堂叔的死能警醒还在痴迷中拒医拒药的“FLG”练习者, 摆脱“FLG”,远离邪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