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5日至7日,日本基督教新闻网站“クリスチャントゥデイ”刊发了专题文章《如何面 对异端和 邪教?》。记者守田早生里对两位牧师就异端和邪教的话题进行相关采访,采访中两位牧师认为 统一 教是具有某种反意识形态、反社会运动性质的邪教组织,并提醒广大网友对邪教组织要十分小 心。凯 风网全文编译如下: 统一教、耶和华见证人、摩门教等教团的教义不同于基督教,被称为基督教的异端团体。虽 然他 们的教义也宣扬十字架的救赎,但是他们的教义中还有强制侍奉、强制捐款以及牧师拥有绝对的 权势 等内容,这些都是邪教团体所拥有的特征。 这次,本报邀请到两位牧师谈论关于异端和邪教的话题。一位是纯福音成田教会(千叶县富 里市) 的妹尾光树牧师。妹尾牧师对韩国异端和邪教的相关信息比较熟悉,也会和信徒、修道者谈论一 些关 于异端和邪教的问题。另一位A牧师,在十几岁时就曾加入过某个异端教团,所以对异端问题有着 深刻 的理解,这次,他站在自己所属教团的立场上,以匿名的方式接受了采访。 首先我们请两位做下自我介绍, 接下来请谈一谈你们与 “异端”和“邪教”的关系。 妹尾:我在纯福音东京教会有了信仰,之后,献身成为了牧师。我在日本东京全福音附属教 会和 大阪教会担任副牧师。之后,在日本的3个地方从事拓展教会工作,曾在韩国汝矣岛纯福音教会 担任 “教区院长”。现在在成田教会担任牧师。 随着韩国教会的复兴,各种各样的异端和邪教诞生了, 其中大多数的异端和邪教都在日本活 动。 大家可以通过韩国基督教新闻、书籍随时了解到新信息。信徒们、教职的老师们有时候向我们咨 询异 端的一些问题,我会将自己知道的消息告诉他们,这些就是我目前的主要工作内容吧。 A:我是关东教会的牧师。我十几岁的时候曾加入过一个异端团体。当我离开那个团体的时 候,就 像失去了某种依靠,这让我感到非常的痛苦,直到我遇见了某个基督教教会,在教会里我能够彻 底切 断与异端的关系。此后,我去了神学院,成为了一名牧师。我觉得我的这些经历会给你们带来很 大的 帮助。而且如果需要召开研讨会之类的我非常愿意参加并接受咨询。 异端和邪教有什么区别? A:首先,异端是远离基督教正统信条的东西。邪教是通过支配人的意志从而形成不健康的 人际 关系的组织。可以分为四组: 1、既不是“异端”,也不是“邪教”= 健康的教会 2、是“异端”,但不是“邪教”= 偏离神学,但没有支配 3、不是“异端”,而是“邪教” = 在神学上没有太多偏离,但它是独裁的,并且是统治力 极强的组织 4、又是“异端”,又是“邪教” =既偏离神学又存在统治 现在,要说日本国内存在哪个问题,它属于第三个问题,“不是异端,而是邪教”组织。我 认为对 邪教组织我们必须非常小心。 统一教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 妹尾:统一教认为“原理讲论”比圣经更具有权威性,认为耶稣的十字架是 “上帝的失 败”,而要 完成和实现救赎应该是第二次降临的基督(文鲜明), 这些已经脱离了基督教。统一教不仅是 一个 邪教组织,而且还是一个经济团体,是一个可以做任何事情的财团。 A:统一教与其他的异端、邪教组织一样,具有某种反意识形态、反社会运动的性质。 您摆脱异端的最大因素是什么? 人心都是肉长的,因为我遇见了真爱。 为了教会不被邪教化,需要怎么做呢? A:今年是宗教改革500周年纪念日, 500年前,马丁路德强调,有某种特定身份的人(也就是 在宗 教上指导信徒的这些人),他们做出的暴力行为是 “不对”的。我们要用眼睛去看, 用耳朵倾 听他人 说话, 用头脑来思考并验证他人的话, 而不是盲目听信他人所说的。路德为了让信徒能用母语看 圣 经,他就用通俗易懂的语言翻译圣经。我认为这种态度才是邪教对策最重要的事情。自己验证、 查 明、判断。我断言除了这个没有其他的好办法。在宗教改革500年的庆典时,我们应该考虑再次 强调 这一点。 妹尾:教团内部以及整个基督教当中都需要有一个相互验证和相互核对的机制。 汝矣岛教会曾受到了来自韩国内外的异端的攻击,教义受到了批判。因此,为了抵挡住攻 击,在 纯福音教会首先建立了一个 “神学研究所”作为我们的内部机构, 是一个专门负责处理来自外 部的批 判以及教团内部教义的管理研究的机构。我认为, 汝矣岛教会克服了错综复杂的异端问题,对神 学的 发展和传播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已经发展成为一个更坚实的教会, 所以它没有走向邪路而能够一 直走 到现在。 韩国还有一个基督教异端和邪教的咨询机构, 由宗教团体、协商会管理。如果该机构发现一 个教 会或牧师涉嫌邪教或异端, 就会花时间去研究哪里出了差错并将其改正。之后,会对牧师召开审 问 会,问他: “为什么他的教会会存在这样的问题”。如果不接受咨询室的询问反而认为自己是正 确的, 我们会判定该教会“有异端之嫌”;如果承认自己的教义是错误的,我们会对改正的牧师和教会 设置一 定的时间审视相关情况,确定没问题后宣布异端解除。 日本没有这样的咨询机关吗? 妹尾: 据说每个教团会设置一个, 但我认为它不会有像协商会那样的级别,即使有,也没有 约束 力。日本在这方面既有做的好的一面,也有不好的一面。咨询机关和教团之间不会过度的干涉对 方的 工作。但是,当教团出现了一些比较特殊的活动或者一些有邪教化倾向的活动的时候,也没有人 主动 提出。日本基督教教会的体制都是出于无人干涉的状态,这是非常危险的。正因如此,有继续停 留在 邪教化的教会里的人,也有受伤害离开教会的人。我认为针对上述的这些现象,我们有必要提供 适当 的帮助和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