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近日,据英国《卫报》《每日邮报》报道,一名美国少女被其母亲绑架,加入韩国邪 教组织恩惠路堂,恩惠路堂头目女牧师申玉珠声称韩国即将迎来饥荒,只有逃往斐济才能幸存下 来,而信徒们一到斐济便被收走了护照,被胁迫参加劳动,没有报酬,还被要求进行互相殴打的仪 式。该名少女最终在其父亲的帮助下回到美国,但却患上了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甚至自杀。 301×180 伊丽丝自拍 高三暑假期间,17岁的伊丽丝与母亲一道从芝加哥出发飞往韩国开始为期六周的度假。然而她绝对 没有想到的是自己会深陷邪教无法逃脱,而这一切都是自己的母亲亲手造成的。在被困于恩惠路堂 期间,她被胁迫参加长达五个小时的布道仪式、就医被拒,教会信徒还威胁她永远都别想再见到父 亲和姐姐。 2013年,伊丽丝的母亲发现她在吸食大麻,之后便就开始筹划这次韩国之旅。伊丽丝出生在美国, 父母是韩国人,这次旅行本来是为了提供一个机会让伊丽丝与自己的韩国家庭共同天伦之乐,与那 些美国朋友斩断联系。但是在与韩国家庭度过两周后,伊丽丝的妈妈就带她去京畿道的果川市加入 恩惠路堂。 恩惠路堂分布于韩国和斐济,它并不承认自己是邪教组织。其头目女牧师申玉珠(Shin Ok-ju,译 音)声称韩国会发生饥荒,斐济才是应许之地到那里才能幸存下来,于是带领着数百名成员于2014 年前往斐济。上月,申玉珠与教会其他三名头目一同被捕,被指控囚禁信徒,胁迫信徒进行互相殴 打。 460×276 在教会中时,伊丽丝母女和另外12个女性睡在同一间屋子里,这间屋子没有床,大家就打地铺。房 间位于大厅上方,申玉珠在这个大厅里进行了长达五个小时的布道。伊丽丝接受《卫报》采访时 说:“六月底,妈妈就决定去恩惠路堂过周末,然后过周末就变成了整个星期都在那里度过。我心 里想:搞什么鬼,这又不是计划的一部分。” 301×180 恩惠路堂位于韩国的房子外景,伊丽丝与母亲一同住在这里。伊丽丝拍摄 伊丽丝:“这些人都不正常!” 两个星期后,伊丽丝意识到自己实际上是被绑架了。她与母亲斗争,想要离开,还感到一种巨大的 恐慌袭来,想要吃抗焦虑的药物。但妈妈告诉她,她已经把她的药给扔了,因为教会是不允许吃药 的。伊丽丝的母亲还收走了她的电脑和iPod, 断绝了她跟美国的一切联系。 申玉珠:“你们听到了吗?她的内心有魔鬼,这就是她尖叫的原因。” 伊丽丝:“我听到这种观点,吓得倒吸了一口气。我突然醒悟过来,这些人都不正常。” 伊丽丝拒绝离开房间,三名成员半拖半拽的将她拉下楼去参加布道仪式。伊丽丝大声尖叫让这些人 别碰她,申玉珠就告诉会众:“你们听到了吗?她的内心有魔鬼,这就是她尖叫的原因。你们想成 为她那样吗?”伊丽丝被强迫坐到了会众第一排就直接面对着申玉珠:“她大声叫我,说我是一个 非常邪恶的人,我是多么需要接受她的指引,我很快就要下地狱了,我吃的那些药让我更疯狂。我 觉得自己快要吐了,但是却又逃脱不了。我看着我妈妈,示意她我需要服药,但是她完全忽视我。 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我只能尽力不要晕过去。” 一些逃脱了恩惠路堂的信徒们在接受采访时说,他们一到斐济,申玉珠就将他们的护照给收走,被 胁迫工作,还没有拿到任何报酬。申玉珠还让他们互相殴打对方,还将这一过程拍成视频。任何试 图要离开组织的人都会被施以残酷的群殴。有个儿子还在暴力殴打的仪式中打了自己的父亲100到 200下。另一个信徒被打了600多下,回家就死了。 恩惠路堂拒绝就此事进行评论,但是在其早前给《卫报》提供的一份声明中说到:这些被称为“打 谷场”的殴打是一种“完全圣经”的方式,“公开证明”这些追随者是有罪的。 301×375 女牧师申玉珠因虐待奴役信徒正在接受调查。照片由首尔广播公司(SBS)提供 伊丽丝:“我最后一次看到我妈妈。” 最终,在一次礼拜中,伊丽丝成功离开了这里,在附近一家便利店里联系上了她姐姐,姐姐告诉伊 丽丝她和父亲会来接她。就在伊丽丝打电话的过程中,伊丽丝的妈妈也来到了便利店,到处寻找 她。 伊丽丝:“我就躲在两排货架之间的走廊上,感觉自己就像恐怖电影中的主角,杀手就在角落的另 一边,你要竭尽全力躲避他们。” 第二天,父亲、姐姐、还有叔叔一同来解救伊丽丝,伊丽丝终于得以离开:“这是我最后一次看到 我妈妈。” 但是伊丽丝并未自由。没有护照(据她妈妈说已经把她的护照给剪碎了),伊丽丝不得不去大使馆 拿旅游签证。伊丽丝的爸爸觉得在去往大使馆的路上一路都有教徒在尾随他们。在他们飞回美国的 头一天,伊丽丝的妈妈取消了航班。 噩梦降临。在恩惠路堂期间,伊丽丝会不时梦到自己回到美国,回归正常生活。可一旦回到美国, 她却被确诊患上了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 301×180 信徒们在参加恩惠路堂的布道仪式。由伊丽丝提供 伊丽丝说:“我会想如果我没在这里该会是怎样,如果这只是一个很逼真的梦该多好,就像我在韩 国做的梦一样。”最后,伊丽丝因为自残被送往医院接受治疗。在医院期间,她的母亲还给她打电 话,告诉他自杀的人只能下地狱。伊丽丝说:“你怎么可以对自己的孩子说这样的话?你怎么可以 对任何人说这样的话,尤其是对你的孩子!她完全变了,人格都完全变了。我需要她时,她拒绝了 我。在这一切发生之前,我们两是很亲密的。” 最后,伊丽丝听说妈妈依旧还在教会中,而且没有回心转意的意思。伊丽丝希望目前这些对申玉珠 和恩惠路堂的调查能让申玉珠面临最终起诉:“我希望那个伪牧师会被绳之以法,人们开始意识到 这样的事情确实发生了。” 为了保护受害者,文中名字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