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梨树县小城子镇的于乐乐,今年38岁,现在一家私企打工。童年时候的我和其它小朋友一样无 忧无虑的生活,10岁那年妈妈早逝,剩下我和爸爸于长春相依为命,爸爸既要养家还要照顾我,身体 越来越差,但是对我的爱却始终没有改变,从不让我受一点委屈,吃穿都是尽可能给我最好的,而且 不管每天多忙多累,总会询问我功课的进度,给我鼓励支持。   1996年7月份的时候,我正在上高中,村里来了几个人宣扬修炼法轮功,在祛病健身、一人练 功,全家受益的诱惑下爸爸开始修炼起来。起初,爸爸的身体确实有了好转,于是爸爸修炼的就更加 虔诚,对我也慢慢疏远,以前爱我的爸爸仿佛变了一副模样,每天不是躲在自己的屋子里练功,就是 不知去向,不再过问我的学业,不再为我准备饭菜,不再操持家务,甚至不再给我零花钱。我以为爸 爸可能是因为我马上高考了压力太大也没放在心上。   终于,我如愿收到自己理想的大学通知书,我以为爸爸肯定和我一样开心骄傲,没想到爸爸说我 能考上这么好的学校全是师父的保佑,都是他练功我受益的结果,让我以后也要和他一起练功,一起 修炼“圆满”上天堂去过好日子。就这样,少不更事的我逐渐受爸爸影响,也加入了习练法轮功行列, 每天把大量的时间都用在练功上,后来觉得上学影响修炼的进度,索性给我退了学。   1998年的一天晚饭后,我和爸爸照旧在一起练功,突然爸爸手捂着肚子说肚子疼,我急的实在没 有办法,想送爸爸去医院,可是爸爸不同意,他说,师父说了,真正修炼的人是不会得病的,师父有 无数的“法身”看护我们、保护我们,这肯定是师父在我身体下的法轮转了,它是自动帮我练功,净化 我身体的,这是开天辟地都遇不到的好事情。就这样,爸爸坚持继续让我和一起打坐修炼,后来爸爸 终于受不住疼痛晕了过去。我赶紧喊来邻居,把爸爸送进医院,最后经过医院诊治是急性胃出血,幸 好抢救及时,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看着憔悴的爸爸,我迷茫了,既然师父在我们的肚子里安装了法轮,这个轮子能把身体中致病的 因素清理出去,为什么爸爸还是会生病,而且师父不是说即使生了病练练功就会好,根本用不着到医 院治疗吗,为什么还是要依靠现代的医学手段才救了爸爸呢?这些疑问让我困惑了,便退出了法轮 功。可爸爸却坚持说自己没有病,身体不舒服只是一个考验,是在消业、在净化身体,要是不练功, 自己早就一命呜呼了。我执拗不过他,只好任由他继续去修炼。   就这样,到了1999年7月,中国政府依法取缔了法轮功。看着身边的“功友”都退出了法轮功,可 爸爸仍然觉得是政府搞错了,习练法轮功没有错。在李洪志“经文”的鼓动下 ,坚持出去“讲真相”, 在张贴和散发法轮功宣传品时因为怕被警察发现,过马路时光注意人没看车,爸爸被一辆货车撞成了 植物人。当时我整个人都傻了,幸亏反邪教志愿者及时帮助我们,又是组织捐款,又帮我照顾爸爸, 还帮我申请成人大学就读,让我有机会继续学习追求梦想。   回想起这几年,法论功让我偏离了生活轨道,错过了大学校园,又差点让我失去唯一的亲人变的 孤苦无依。李洪志口口声声说什么“法身”无数保护弟子,全是骗人的,世界上根本没有神,如果非要 说有的话,我觉得共产党才是神。现在,党和政府为我们捐款捐物,帮助我照顾爸爸,撑起我们破烂 不堪的家,让我可以没有顾虑选择深造,是党、是国家、是政府对我的不离不弃,又给了我一次生 命,让我可以在蓝天下继续追求梦想,灿烂的生活,只有共产党才是我的神,是永远保护我的守护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