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起,出现了一波全民上阵练习气功的潮流,气功热、特异功能热、神师热开始升 温。到1990年代末,随着十余种伪气功、特异功能组织被划定为非法,这场丛林游戏宣告终结。但是, 气功的神秘性光环在社会上依然存在,近些年来一些江湖骗子打着气功“大师”的头衔横行撞骗屡见报 端,而不少邪教组织及地下膜拜组织的教主们也冒用气功,以“外气”、“特异功能”为外衣,以“治病消 灾”为幌子,通过高段的忽悠和包装,铺垫了发展邪说、对抗社会、反对政府的物质和思想基础。我们 常说,认识事物、分析问题不能“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而要讲究通过问题找原因,层层抽丝剥茧,最 终透过现象看到本质。为此,近日《中国反邪教通讯》编辑部会同中国反邪教网编辑部共同采访了中国 中医科学院研究员、医学博士张洪林教授。   “外气”治病的实质是心理暗示   张洪林教授说,被江湖骗子和邪教教主们说得神乎其神的气功一点也不神秘。它是我国古代流传 下来的锻炼方法,已有两千多年历史,中医学最早最重要的一部经典著作《黄帝内经》中,已有二十多处 论述气功,提出:“恬淡虚无,真气从之。精神内守,病安从来”。由于气功强调姿势、呼吸、意念的不 同,或因为来源于医、儒、释、道、武之差异而有很多称呼,包括导引、吐纳、行气、服气、坐禅、守 神、坐忘、炼丹等。人们熟悉的五禽戏、八段锦等就是其中之一。气功疗法是中国传统医学的一个组 成部分。   张洪林教授根据气功的锻炼方式,将气功定义为:“气功是使用自我暗示为核心的手段,使意识进入 自我催眠(入静)状态,通过良性的心理调整,使体内各系统生理功能趋向协调,甚至使某些病变的形态 实质得以修复,从而达到防治疾病目的的一类自我心身锻炼方法”。他列举了唐代名医孙思邈在《千金 要方》中的一段练功记载:“闭目存思,想见空中太和元气,如紫云成盖,五色分明,下入毛际,渐渐入顶, 如雨初晴,云入山,透皮入肉,至骨至脑,渐渐下入腹中,四肢五脏皆受其润,如水渗入地,若彻,则觉腹中 有声,汩汩然,意专思存,不得外援,斯须,则自达于涌泉……”张洪林教授说,可以看出,中国古人就已经认 知到,习练气功的过程实际上是一个围绕着自我暗示、自我想象、自我感知直至自我催眠的心理调节 过程。   张洪林教授进一步解释说,从中医学角度来看,气功的本质特征是调神练意,作用机制是通过自我 心理调整影响自身生理功能和形态实质,而不是绝大多数人误解的练呼吸之气或元气内气,更不是要练 就具有超自然力的神秘之气,“内气外放”产生的“外气”不存在任何物质基础,而是催眠暗示的产物。   邪教教主利用“催眠”对习练者“迷魂洗脑”   张洪林教授以“法轮功”邪教为例,剖析了其对上当受骗的习练者“迷魂洗脑”的机制。他解释说,李 洪志更多的不是让你去练功,而是强调要反复读他的宣传资料、书和所谓“经文”等。这就使一些人每 天无休止地读他的书、听他的录音、看他的录像,以加快增长“功力”。这种长时间接受李洪志歪理邪 说刺激的练功方式,使习练者的大脑长时间被那些所谓“圆满”、“升天”、“消业”、“去魔”等荒诞的内 容充斥着。而心理学研究发现,长时间、单调的、持续的刺激,容易让人进入催眠状态,让人的逻辑思 维、判断能力降低,注意力全集中在那些资料上,并且最终完全相信资料上的歪理邪说,此所谓谎言重 复一千遍就变成真理。   这些习练者的大脑皮层接受“经文”的部分自然呈现强烈的兴奋状态,而皮层的其它的对客观世界 和对自己认知的部分,则处于被抑制的状态。从而表现为习练者除了对李洪志和“法轮功”有兴趣外,对 其它事物,包括对自己的亲人、亲情,以及自己以前积累的科学知识都表现为没有兴趣、木然,甚至反 感。李洪志恰恰利用这一机制实现习练者的“迷魂洗脑”,让他们对自己产生崇拜和恐惧意识。   用科学和人文精神祛除邪教和伪气功生长的土壤   在采访中,张洪林教授还提到在中国中医研究院气功研究所退休前自己曾经做过的一个关于“心理 暗示”实验:曾经有一因脚伤久治不愈、不能走路的病人,慕名前来找张教授,希望通过气功治好他的 病。了解后得知,其脚伤已经有8个多月,且通过之前的检查得知,其肌肉、神经、骨骼都完好无损,于 是判定其为心里障碍型疾病,即自己潜意识一直认为自己的病没好,不敢下地走路。这个心理障碍一直 没有突破,所以就一直没办法走路。于是张教授假借“发功”治疗,实际上对其进行一定能够彻底治愈的 心理暗示,使患者确信自己能够治愈,最后在经过一番“治疗”后(实际是通过良性的心理暗示,改变了患 者之前一直以为自己不能走路的认识),这名患者真的就可以下地走路了……   张洪林教授在采访中还讲述了自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起,他“设擂台”去挑战各路所谓能用意念接 骨、电话发功治病的“神人”和“大师”无一败绩,以至于有些所谓“气功大师”放言要对他进行报复的往 事。他借助的办法其实非常简单,就是科学实验最基本的要求——控制条件下的可重复实验。   在谈到近些年被曝光的新一代“大师”专注发展政、商与演艺界高端人群的发迹套路时,张洪林教 授说,一些媒体的宣传、个别名人和领导等相信和支持、相关部门管理缺位、人们对健康长寿的追求, 尤其是对科学知识的缺乏、科学精神的缺失,共同形成了滋生伪气功和邪教的土壤。因此,张洪林教授 也再次呼吁,通过大力创新科普形式来促进科学、文化和哲学的结合,多方面了解和满足大众的物质和 精神需求,用理性怀疑、实事求是、以人为本的科学和人文精神填补一些民众价值信仰的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