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不能解决问题,还是国家关心我们,反邪教志愿者让我们脱离了邪教,党的脱贫攻坚的好政 策,我们才能过上好日子,我再也不信那些了!”近日,四川省广元市广坪乡健康村三组村民刘正孝 听说我们的来意后,竟激动地向我们展示着他的新生活。   健康村不健康   几年前,由于思想、经济双双落后,广元市剑阁县个别偏远乡镇成为“法轮功”、“全能神”等邪教 组织活动的“重灾区”。   “健康村信邪教的村民最多的时候有90多人”剑阁县防范办有关负责人讲道,“经过反邪教志愿者 们持续不断以案说法,耐心细致的劝教,很多误入邪教的村民都摆脱了。2014年我们到广坪乡作反邪 教宣传的时候,村民主动交来的邪教碟片、音像资料、书籍就堆满了半间屋子,种类之齐全,数量之 多,场面让人很震憾。”   “全能神”不全能   剑阁县广坪乡健康村50多岁的刘正孝,曾经入伍当过兵,还任过村书记。他家六口人除了他和大 儿子身体健康外,妻子、二儿子等四人常年疾病,几乎没有劳动能力。治病让本就贫困的家庭负债累 累,他越来越觉得生活无望。2013年初,一名流窜到健康村的邪教人员向其宣称“信她的教治病不花 钱”、“信她的教保健康”、“信她的教能永生”,刘正孝被蛊惑后,抱着试试看的想法,选择信了所谓 的“基督”,实际是邪教“全能神”。   “他们说要让家人恢复健康,就必须去传教”。刘正孝按照要求,很快发展了五个成员,并带领五 人在普安镇传教,积极向上“汇报工作”,随时接受所谓的“指令”,全然不顾家里的老弱病残及地里的 庄稼,一度成为该邪教在当地的“二线指挥”。   大儿子多次劝他别信邪,顾好家人,种好地,但刘正孝怎么都不听。儿子气得撂下狠话“断绝父 子关系”进城务工,一直不再与他联系。   反邪教志愿者们听说情况后,2013年底找到刘正孝,请邻居讲述他入“教”后病妻残儿的惨状,对 他进行劝诫教育,剖析他进入的所谓“教会”及危害,讲解国家处理邪教的法律法规和政策。广坪乡有 关部门同时跟进,结合脱贫攻坚政策,及时解决他家的实际困难,把他家纳入特困户帮扶,帮助他申 请了3万元的补贴,用于异址修建新房。刘正孝也切身感觉入了“教”不仅没让家庭转好,还差点让家 庭支离破碎,幡然醒悟后,主动摆脱了邪教组织。   好政策值得信   面对记者,刘正孝笑容满面地说道:“听说我不再痴迷邪教,大儿子回家认我了,还拿出4万元贴 补家里修房,买回大彩电、大冰箱,添置新家居,精装新房屋。2015年底,一家人住进新房,日子过 得乐乐呵呵的。”   现在的刘正孝在国家脱贫攻坚不落一人的大政策下,精神抖擞,干劲十足。除了依然种着自家的 7亩地,现在还搞建筑、搬垃圾、做厨子……只要是正当生意他都做,样样都做得来。“以前总是担心没 钱看病,现在买药有医保,挣钱渠道还多,我家不仅还完外债,还这么快就又有了正当的8000多元的 积蓄,”他腼腆笑道,“日子有盼头了,感谢党的好政策,感谢帮助我的反邪志愿者”。   相比之下,城北镇新华村一组的刘春芳一家,以前的遭遇则要更艰难一些。   遭遇“法轮功”恶运当头   1997年,35岁的刘春芳被查出左腿骨结核,医生告诉她需要截肢。当时,儿子刘子榕正在上中 学,丈夫刘仁和患有尿结石,在外打石头每天收入只有四元钱。“要是我没法卖菜、养蚕,这个家咋 个办?”心生绝望的刘春芳想到了自杀。   偶然间,刘春芳听邻居说练“法轮功”能治病,抱着“反正自己都是要死的人了”的想法,她让丈夫 背着自己到邻居家里一起练。看到妻子心灰意冷的样子,刘仁和决定陪她一起练,而儿子刘子榕不知 何时在家也翻开了那本《转法轮》,自己偷偷练上了……然而,刘春芳的病依然未见一丝好转。   三个月后,“法轮功”被依法取缔,夫妻二人不再公开习练。   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三年后,正在天津民航大学飞行器动力专业就读的儿子,在寝室里被发 现藏了数张“法轮功”宣传单,原来他一直执迷着,还试图随其他习练者去天安门广场静坐“弘法”,被 公安机关挡获。   此后不久,曾经成绩优异引得村民羡慕的儿子因涉及违法被处置,在法与情(家人带他习练 的)、法与“理”(“法轮功”的治病健身)、法与前途(受处罚不能继续上喜爱的大学)的纠结中,精 神逐渐崩塌,患上了精神疾病,前途从此黯淡。为了治疗儿子的精神病,刘家东拼西凑仅看病就花了 16万余元,这无疑是雪上加霜。   远离“法轮功”重拾人生希望   记者了解到,近10年来,市县乡的反邪教志愿者们经常前去看望刘子榕,促膝长谈,带去各种慰 问物资,帮助刘家发展生产,从心理上引导他们远离邪教。2010年,县上通过协调帮助刘子榕申请了 低保。如今,经过治疗,刘子榕的病情越来越稳定,语言表达能力有所恢复,生活开始自理,但刘春 芳每天仍要把饭和药送到儿子手上,无论去哪里,夫妻总要有一人带着他。   “我为啥子要练那个,自己的病没练好,害得连自己的娃儿都保护不好?”提起这件事,刘春芳依 然很自责,“我好好的儿子,现在变成了一块‘木头’,随便哪个再怎么说,我再也不信那些东西了, 害人呀!”   现在,刘仁和带着刘子榕依然在周围务工,刘春芳则照顾着家里的两亩多猕猴桃。   “我经常向我们村的农技员请教猕猴桃咋个防虫害,偶尔还到他们的基地去打工,观摩管理技 术。”刘春芳美滋滋地笑着,“儿子一天天也可以帮着干点活了,存点钱,也许他还能娶个媳妇。”记 者发现,刘春芳告别了从前的自暴自弃,充满着自信和希望:“现在政策好,我现在不信邪教,只相 信科学,坚决拥护国家2020年脱贫奔小康的好政策好好的发展生产,自力更生,不偷懒,辛苦劳动, 我相信我家一定能战胜困难,会越来越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