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刘芳,大学毕业后进入一家待遇很好的国企工作,后又经同事介绍认识现在的丈夫陈宇,婚后 的生活可以说甘之如饴,更让我满意的是别人家常见的婆媳矛盾在我们家完全不存在。   每次回老家,我都喜欢跟婆婆一起聊天、做家务,家长里短,村里村外,气氛非常融洽。不过美 中不足的是,我婆婆是个有点迷信的老太太。有次,婆婆问我:“信不信老天爷?信不信天上的 神?”。我怕引起她的反感就随口答说“信”。她又说:“每个人的事都由神管着,信神就应该多了解 神”。她看出我并不反感,就拖着我进了她的房间拿出一本《话在肉身中显现》,把上面的话讲给我 听:“神降临中国了,就是基督神,第一次降临到耶稣身上,这一次到咱中国了,降到一个中国女人 身上,咱们有女基督了”。说到这里,老人家一脸敬畏,眼神里充满了希冀。“这位女基督就是能够直 照西方的东方闪电,秘密做工,对中国人进行秘密帮助。神能让我们家生活越来越好,并保佑你俩好 好相处,早日给我生个大胖孙子”。之前我对“基督”、“东方闪电”这些东西一无所知,只以为是农村 的老人家相信的神鬼之说,所以只是附和几句,并没放在心上。   可是慢慢的我发现婆婆跟以前不一样了。她总是往外跑;有时候也有一些大姨、大妈来家里找 她,躲在房间里读“经书”、唱神歌、聊一些我听不懂的话题。一次从老家返回的路上,丈夫还抱怨 说:“妈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总是说自己缺钱缺钱,都和我要了好几次了。”我还安慰他说,老人 嘛,手里有钱、心里不慌,她缺钱你就给她嘛。等到下次回家,我主动的给了婆婆五千块钱,让她喜 欢什么就买。谁知婆婆拿到钱后转身就摸起电话打了起来,不一会一个阿姨就上了门,与婆婆两人进 了屋。不经意间我走过屋门的时候,听见婆婆说:“这是我的奉献款,这次媳妇给了五千,加上以前 儿子给的,我凑一万,都捐了。”这让我很诧异,怎么信“基督”还要捐“奉献款”呢?虽然疑惑,我却 没有找婆婆说破。最让我警醒的是婆婆以前患有风湿腰腿疼病,腰疼的时候都坐不住。最近她的病又 犯了,我们要带她去看病的时候,她说什么都不去看,非说自己信的女基督能够医好她的病,还在那 自怨自艾的说是自己捐的“奉献款”不够,还让去把经常来的那几个阿姨找来,一起念经就能治好她的 病,她很快就能去外地传福音。我们只好硬把把她带到医院进行诊治,她却骂医生、骂护士,还对我 丈夫进行打骂,说他是不孝子,破坏她的修行,这样被女基督发现,就是背叛了教会,完全不是以前 的那个温和、慈祥的婆婆。   2014年6月初,在电视上看到了“全能神”教徒制造的“5.28招远杀人案”,我才真正意识到婆婆信 奉的“全能神”教是彻头彻尾、害人害己的邪教组织。我的神经立刻紧张起来,赶紧跟丈夫商量,要赶 快想办法让婆婆从“全能神”解脱出来,不能在让她在邪教的泥潭里越陷越深。我们试着跟她讨论5.28 杀人案,我说:“妈,如果你们真的是在传福音,你们的‘基督’真的是来保佑拯救所有人的,这些人 怎么会活活把人家打死?您所信奉的‘神’就是这么教导他们的么?死者多么无辜,好端端的一个家庭 就这么毁了,你说这个‘神’得有多残忍、多可怕?它不是保佑我们平安的,它就是一个邪教组织,是 骗人的。”刚开始婆婆很抗拒,甚至跟5.28案犯一样念念叨叨说我们是“邪魔”。我并没有放弃,引导 她跟我们一起在电脑上看一些练邪教导致家破人亡的案例,还和她一起收看电视上关于“5.28”、“全 能神”的报导和评论。慢慢的,婆婆的表情有了一丝松动,有时喃喃自语道:“老三家的媳妇告诉我信 基督是可以传福音,保平安的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后来,我们以我怀孕了需要照顾为由,把婆婆接到了身边,每天陪伴着婆婆,跟她一起买菜做 饭,一起散步逛街,每天晚上我和丈夫还陪着她去跳广场舞,希望她能在新的环境下忘掉那个邪教组 织。头几天,婆婆偶尔还试图拉着别人“传福音”,但是广场舞大妈们似乎并不买她的账。几次之后, 婆婆看到自己“传福音”确实没什么人理会,就渐渐的参与到大家聊的健身啊、跳舞啊、养生之类的话 题中。到了9月份,我们的宝宝出生了,婆婆喜笑颜开,天天忙着照顾孙子,就把练功传福音的事情 完全淡忘了。偶尔聊起此事,婆婆还说:以前真是傻,捐奉献款、传福音、不吃药不打针,人家让干 啥就干啥。还觉得你们破坏我修行,就是邪魔!我算是明白过来了,信啥“神”也不如信自己,还是踏 踏实实过日子最实在。我给村里的那些老姐妹都打电话了,劝她们都别练了,等我有空回去还得当面 跟她们讲讲。   现在,婆婆的精神状态特别好,买菜、做饭、看孙子、跳广场舞,天天忙的不亦乐乎。我们这个 小家庭的生活终于又回到了正轨。我很庆幸当初做出了正确选择,如果不管不顾,放任婆婆沉迷“实 际神”,今天的日子真是不可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