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案:德国N-TV.com网站是德国一家综合性网站,网罗有关全球政治、经济、运动、交易所和新闻 的信息与视频。本文发表于2016年9月22日,耶和华见证人的退教者玛莎·罗特在文中讲述了自己在教 内16年的遭遇,并指出,耶和华见证人歧视女人和同性恋、禁止信徒接触外界。凯风网编译如下:   自出生起,玛莎就成为耶和华见证人的信徒。她曾挨家挨户的进行传教,接着经历了自己与父母 感情破裂,再与邪教一刀两断。她失去了所有一切——现在重获新生。   玛莎·罗特希望能鼓励了其他想要脱离耶和华见证人的人。(图片来自玛莎·罗特/youtube)   玛莎·罗特是一位来自柏林的新生代服装设计师,也是一名全球YouTube网络红人。但之前并不如 此。从小时候起,她被迫假装“自己的生活很幸福。”她称,“她在这个教派中长大,教派规定了她做 什么或能获准做什么”。玛莎完全没有自由发展的机会。18年前她刚来到这个世上,故事就此开始。 那时,她的父母已经是耶和华见证人的信徒了。正如玛莎所说,她是在“真理”中长大的。   这个颇具争议的教派在许多地方都被视为邪教,16年后,玛莎与这个教派一刀两断,开始了全新 的生活。在退教后的两年中,她私下了解很长时间,作为一个耶和华见证人的小信徒,这究竟意味着 什么。玛莎发布的那个关于控制、虐待、得失的视频的点击量已经超过50万。   玛莎讲述道,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她都认为耶和华见证人是一个最真实的宗教。因为与父母间的 亲情和对上帝的敬爱,年仅12岁的玛莎举行了洗礼,正式成为了这个团体中的一员。玛莎很享受从事 传道工作,挨家挨户进行传教。当遇到那些不信奉上帝的人,她一直都很相信修女在她耳边说过的那 些话。修女说的是,“世界末日”的时候,那些不信奉上帝的人不能幸存,而她们信奉上帝的能够上天 堂。   我为何要虚度光阴?   时光飞逝,她与父母间的感情破裂。终于有一天,玛莎问自己和自己曾经的所作所为:“我现在 究竟干些什么呢?我为什么要把我宝贵的生命浪费在这些事情上面呢?我挨家挨户的传教却得不到任 何回应。没有人愿意见我,我侵犯了他人的隐私。”对于传教和整个教会,玛莎都没了兴趣。她的改 变并不是不为人所知,一些牧师拜访了她,旨在将她“召回到教派中。”但是玛莎觉得,她要被那些耶 和华信徒所展示的“爱情炸弹”和“修补的友情”压垮了,这些正如她所感受到的一样。   在教派中,“尘世的朋友”是禁忌的。虽然并未明文禁止,但是这也给人施加巨大的压力玛莎说 道,信徒完全不敢去相信教派以外的人。多年以来,玛莎被灌输这样一种理念,见证人教派以外的世 界是糟糕的,那个世界的人都是爱骗人的。这种恐惧深深地扎根在玛莎的内心之中。“当我真真正正 地脱离这个组织时,发生了什么。”她常常自问,“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朋友和家人。我感觉,自己 与魔鬼离得如此之近。”这一切都将与我毫无瓜葛。   歧视性别的组织   “女人的地位无疑是要低于男人的。男人的意见也更具价值。”玛莎说,“女人应当支持自己的丈 夫,并且还应该服从她们的丈夫。”玛莎对歧视性别的组织结构进行说明,并解释道,只有男人才有 资格担任见证人组织内部较高职位。但是玛莎身为一个小姑娘,性别歧视并不是致使她最终决定退教 的理由。她主要是想要摆脱这些压力,能够感受邪教以外的乐趣。而根本原因是,她当时最好的朋友 向那些长老告发了她的异地恋。   2013年11月12日,她鼓起了勇气,向组织表示退教。对此,她母亲回应道:“我就当我自己没有 这个孩子。”几年前,玛莎的哥哥去世了。这对于当时年仅16岁的玛莎来说,是一段非常糟糕的岁 月。母亲常常打骂玛莎。她责怪玛莎毁了她的生活,还诅咒自己的女儿将来会孤独终老、无家可归。   玛莎最终无法忍受,寻求青年福利局和学校社会教育家的帮助。他们把她带离了那个家,她愈发 深刻的感受到了,尘世并没有夺去她的力量,而是夺走了这些信徒、这个教派以及她的父母。   “在耶和华见证人组织中,没有人能够得到救赎。”玛莎现在这样说道。耶和华见证人的世界观严 格遵循传统的性别角色,而这种性别角色是在正统异性恋的观点之上建立的。因此,他们十分明确地 谴责同性恋。《警醒!》中写道,应当压制同性倾向,,更确切地说,旨在“取悦上帝”。根据耶和华见 证人所说,如果谁有同性恋倾向,无异于与魔鬼为伍。(编者注:《警醒!》是耶和华见证人所发行的 月刊杂志,约16页,是其最主要的两本国际性杂志之一,译有103种语言版本。)   玛莎失去了一切,却重获新生。她自由了,对于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也不会有负罪感。她可以 看看电影,听听音乐,喝喝香槟,文个纹身—因为这些都是“小确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