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心理学家亚伯拉罕·马斯洛把人的需求分成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的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 实现需求。这五类需求依次递进,无论人们生活困苦还是优越,都离不开这些需求。然而,往往由于 人们对需求认知上的偏差和欲望上的膨胀,从而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一些邪教组织也正是利用了这 点,投其所好,蛊惑人心,诱人入教。下面,笔者就邪教如何利用人们的五类需求诱人入教浅作分析。   ——利用生理需求诱人色迷心窍   生理上的需要是人们最原始最基本的需要,除了衣食住行,还包括性欲,所谓“食色性也”。利用 人们对“性”的需求进行诱骗是邪教的惯用方式。   比如“全能神”的“公关”之术,就是专门利用女色男色拉拢人,并且把青少年、夫妻两地分居、丧 偶、离异者作为重点目标;有的甚至还用摆“色情局”玩“仙人跳”的卑劣手段逼人入教;更有甚者,用 女色勾引并伺机拍照,用照片当作把柄威胁人就范,接受邪教教义,直至为之驱使。   人们对于自己的生理需求如果不能理性的控制,不能建立健康的生活方式和高尚的情操,就有被 邪教下套的危险,并一步步堕入邪教的深渊。   ——利用安全需求诱人心生恐惧   每一个在现实中生活的人都会有安全感的欲望、自由的欲望、防御实力的欲望。邪教常散布“世 界末日”降临的谣言,并许诺入教便能得到拯救,以此来诱逼人入教,就是利用了人们对安全的需求。   邪教“全能神”宣称:“世界末日的时候,世界上三分之二的人都要死,只有三分之一信神的人才 能活下来。这三分之一信神的人将拯救人类,使人类走上无争执、无贫穷的生活”。“全能神”散布世 界末日的目的就是利用了人们对安全的需求,诱使其产生恐惧心理,从而,便能蛊惑人们“信全能神 才能得救”,以“通往天堂的户口本”、“登上诺亚方舟的船票”等确保“安全”的假设来拉人入教。   人们对安全的需求是人最基本和朴素的需求。而人们在判断是否将受到安全威胁时,往往会在极 度的恐惧中无所适从,相信了邪教这些毫无科学根据、又无法实证的“安全”假设,被诱入邪教。   ——利用社交需求使人认邪为师   社交的需求也叫归属感与爱的需求。人都希望拥有群体的归属,享受爱与被爱的感觉。邪教正是 利用了人们对归属与爱的需求,以“善意的伪装”和“亲切的言辞”来骗取人们对邪教的归属感和认同感。   邪教用得最多的词不是“我”而是“我们”。李洪志在“讲法”中,随处可见“我们”一词,“我们学 员……”、“我们弟子……”。当人们听到“我们”这个词的时候,易产生一种归属感,以为自己跟对方关系 非常密切,从而造成一种被“关怀”的错觉。   邪教还擅长运用亲切的辞句,表现出自己的“诚恳”,也给人一种被肯定的认同感。李洪志每一次 “讲法”的时候,都会说:“弟子们辛苦了”,对那些在西方主流社会中碰壁和挫折的弟子,他也会一个 劲地安慰,“弟子们不容易”,“谢谢你们,师父谢谢你们”等等,在过年过节的时候,李洪志更会假惺 惺地给弟子拜年。   在这种“亲切”的称呼和“赞词”之下,弟子极易产生一种错觉,觉得李洪志才是真正理解自己的, 法轮功组织才是自己真正的归属。殊不知这正是邪教的伪装和惯用的伎俩,是控制弟子、利用弟子的 手段。法轮功“精进”弟子王彤文曾对法轮功组织是那么的有归属感,四处奔走为其宣传造势,但最终 却被其归属的法轮功组织抛弃,结局是何等悲惨!   ——利用尊严需求使人误入歧途   马斯洛关于尊重的需求可分为自尊、他尊和权利欲,这种需求很难得到完全的满足,但基本上的 满足就可产生推动力。   从邪教组织的人员构成来看,大部分人在社会中属于“弱势群体”范畴,普遍因缺乏“尊严感”而感 到自卑。他们或是贫病交加、事业不顺、生活窘迫却又无力改变现状的“现实弱势群体”,或是精神寄 托普遍缺失,心理状态极不健康,缺乏科学思想指导的“心理弱势群体”。他们往往在社会中难以得到 尊严和认同,就希望用其他的途径去实现所谓的尊严和价值。   而此时,邪教就向他们“提供”了可以实现“尊严”的途径。邪教一方面给予教徒职务和特权,在其 内部满足教徒的“地位”和“尊严”,如“全能神”组织采取“封官许愿”的方式,设定“祭祀”、“省长”、 “区长”等“神职”,地位小的教徒对“上司”可谓是顶礼膜拜。这些“神官”更是拥有诸多特权,可大敛财 务,玩弄女性;另一方面,给教徒设定新的评价模式,使其陶醉于此,乐此不疲。如法轮功组织中, 弟子讲究的是“威德”,评价的是对“师父”和组织的贡献,原本才智一般,在常人社会中得不到尊重的 弟子,只要甘于为法轮功工作,就能得到弟子相互间的“尊重”。   人们需要尊重是积极向上的表现,但应该是被主流价值取向所认同的尊重,这样的尊严和价值才 是有意义的。而封闭在邪教内部的所谓尊严和价值始终是镜中花、水中月,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 更为人类社会所不耻。   ——利用自我实现需求使人追求虚幻   在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中,自我实现是人最高层的需求,人们会寻找自我的最终目标,并为之而 苦苦的努力,以求自我实现。其中有成功,当然也会有失败。   而邪教就利用了人们对自我实现的需求,诱惑人们设定“圆满”、“飞升”、“到上层空间”等不切实 际的目标,并将为邪教卖命设为实现目标的唯一方式。最终教徒们自我实现不成而走向了自我毁灭。   如法轮功为弟子设定“圆满”的目标就是邪教透过自我实现需求来诱人入教的最好的例子。李洪志 在《转法轮》中写道:“修炼最终的目的就是‘得道、圆满’”,并勾画出“圆满”后的美好场景:“极乐世 界树是金的,地是金的,鸟是金的,花是金的,房子是金的,连佛体都是金光闪闪的”。   弟子在听信之后,就会放弃原本健康向上的自我实现方式(如通过职业角色贡献社会,通过发明 创造造福人类等),而是把自我实现的目标设定为不切实际的“圆满”,从而甘心为法轮功工作来积攒 “威德”。然而,当经过多年的努力后,还不能自我实现,到达“圆满”时,弟子们就会采取自焚、跳 楼、跳河、自残的方式幻想着已经“圆满”,为梦幻的“自我实现”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人们需要科学的看待需求、理智的把握需求、合理的满足需求,而非放纵需求,追逐不切实际的 需求。只有这样,才不会被邪教利用而成为满足邪教需求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