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谢阳“遭遇酷刑”真相:纯属虚构不存在 "酷刑"不存在 湖南省人民检察院刑事执行检察局一名检察官告诉记者,今年1月,检察院监测到相关舆情后,迅速 成立调查组,依法依规展开调查。 该检察官称,调查组找到多位陪护、干警,调取看守所相关视频、医生和120书面材料等,并通过现 场勘查、实验等方式,证实谢阳及其律师反映的在侦查和审查起诉期间,办案机关侵犯其诉讼权利和 其他合法权利的情况均不属实。 其中,关于谢阳在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受到殴打的反映,是其对医生身份和医生诊疗行为的歪 曲。调查组查明,针对境外炒作的"刑讯逼供",实际情况是2015年10月23日晚8时许,谢阳自称不 适,值班民警通知驻地医生赶到现场,经对谢阳的身体进行检查,发现其体征并无异常。为妥善起 见,民警还是拨打了120,急救人员赶到现场再次检查,亦未发现其体征异常。 湖南省人民检察院人民监督员邢伟国对谢阳案件的调查报告和结论进行了审查监督,他告诉记 者,"我们认为具有合法性和客观性"。 犯罪嫌疑人叶某与谢阳曾同在一个监舍生活三个月,他告诉记者,谢阳曾多次跟大家讲起自己被监视 居住期间的情况,"他说自己住在一个宾馆里,每天有两、三个人陪护,吃饭一般有三、四个炒菜"。 犯罪嫌疑人伍某证实了这一说法,他也曾与谢阳同在一个监舍生活三个月。伍某表示,"谢阳说自己 在宾馆里被监视居住期间待遇很好,就是不自由"。 伍某透露,谢阳进入看守所之后很喜欢提起一些美国的事,"还说自己去了法院,法院就要关门"。记 者了解到,谢阳之所以敢这样说,是因为他曾在长沙市雨花区法院代理一起拆迁诉讼时,组织他人哄 闹法庭,持续三个多小时,导致庭审无法进行,涉嫌扰乱法庭秩序罪。 "他想表达的意思就是自己很牛,还说每做一单业务,'上面'就会提供两万元资金,但没有说'上 面'是什么人"。伍某说。 伍某告诉记者,舍友都对谢阳的部分做法表示反感,比如管教要求排队,他经常不理睬。有一次在管 教到来前,他准备了一盆水,打算泼到管教身上。 调查组人员也透露,他们在调查中了解到,有位与谢阳同监舍的犯罪嫌疑人60多岁,曾是一名教师, 看到谢阳家里送进来一些书,趁其不在随手拿起翻了一下,结果被谢阳发现后破口大骂。这位老人最 后被谢阳逼到墙角,痛哭流涕。 谢阳自述每天能睡9小时 与江天勇等人炒作的说法不同,谢阳告诉记者,自己在监舍里睡眠很好,"每天能睡九个小时"。吃穿 方面不愁,在刚过去的这个冬天,他及时拿到了家里送来的衣服和棉被。手上的饭卡也足够生活开 销,包括买一些水果。 谢阳还说,看守所隔三差五就有人员为其和舍友检查身体,比如量量血压。他自己也坚持锻炼,身体 很好,两年前受伤的腿,则已经完全恢复。 谢阳特别提到,管教干部对自己十分用心,他表示感谢。 记者了解到,2016年1月,陈某曾给办案单位写去一封信:"感谢你们对谢阳的照顾。你们给谢阳买药 治腿,你们把我们之间的信件相互传递,传递了我和孩子对谢阳的思念"。 在采访中,江天勇表示,"我想对谢阳说,赶紧认罪,回归家庭,早日开始新的生活"。江天勇说,在 陈某给谢阳做思想工作的关键时刻,自己对陈某进行洗脑,要求她编造事实,劝谢阳不认罪,感到特 别对不起谢阳。 "在此我也想对外面还在跟我走相同道路的朋友、律师同行说,赶紧改弦更张,不要走到我这个程 度,现在停止为时未晚,一定要从我身上吸取教训。我希望对我的太太说,希望她不要被外国人利 用,安心等我回归"。江天勇最后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