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公安部联合多个省市公安机关,摧毁了一个以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为平台,“维权”律师、推 手、“访民”相互勾连、滋事扰序的涉嫌重大犯罪团伙,此案引发外界对中国一些“死磕”律师的关 注。中国社科院法学所研究员陈欣新12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实际上,绝大部分中国 律师都是按照法律赋予的职责以及职业操守来从事相关工作,出现极端违法行为的情况还是极少数。 据报道,中国警方在调查今年5月的黑龙江“庆安事件”为何会被炒成“枪杀访民”时,犯罪嫌疑人 翟岩民、吴淦等人供述出了“维权圈”背后操纵的部分线索。 所谓的“维权圈”,是以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主任周世锋、行政助理刘四新、律师黄力群等人为组织 核心层,以律师王宇、王全璋和推手吴淦、翟岩民、包龙军等人为策划行动层,以刘星等“访民”为 跟风参与层构成了一个圈子。法新社12日报道称,锋锐事务所自2012年起,先后组织策划炒作了40多 起敏感事件。该事务所主任周世锋专门招收“死磕”律师,通过要求律师在法庭内以及网络上公开对 抗法庭、幕后指使挑头滋事骨干组织访民在庭外、网下声援来滋事。至于“声援”活动资金从何而 来,翟岩民、刘星等人供述称,他们会在网上募捐,有时也会得到境外资助。各地的访民谁想去声 援,都能得到一些报酬和补助。“德国之声”12日报道称,北京表示此次逮捕多名律师旨在打击犯 罪。美国《休斯敦纪事报》转载了《人民日报》网站的文章,称锋锐律师事务所“目标是牟取名利, 制造社会混乱”。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法学教授12日对《环球时报》表示,“死磕”律师在中国还是非常小的群体,在 很多法律界人士看来,他们没有真本事,“如果你的专业技能和素养很高,就没必要死磕,因为你能 在法律范围内解决问题”。这名专家认为,“死磕”律师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一方面,他们想利用这 种上访的案件在民间制造名气。另一方面,借助跟政府打官司也有可能引起国外关注,提高海外知名 度。“当然,我们基层和部分地区的司法机构工作人员素质不高,这给了‘死磕’律师一定空间,让 他们有在民间风光的机会。但是这风光的背后,很多人不知道他们运作的流程和手段。”他说。 社科院法学所研究员陈欣新12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待这些“维权”律师,一个核 心原则还是依法来处理。如果律师违法了,即使他的目的是好的,也要接受惩罚。维权不是坏事,但 必须清楚其使用的手段是否违法。 据路透社报道,截至11日,“至少有52名律师和活动家在北京、上海、广州被拘留或起诉”。美国 《洛杉矶时报》称,这些人大部分目前已被释放,不过现在处于一定程度的软禁状态。报道称,美国 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人权事务小组委员会主席克里斯·史密斯10日发表声明,称赞这些被逮捕 的“维权”律师,还声称见过这些人。有中国网友“起底”了史密斯之前的种种“反华”言行,并质 疑称:他莫非就是“死磕”律师们的境外靠山? “德国之声”则认为,这次中国公安部门的行动可能和本月初中国颁布的《国家安全法》赋予国家权 力“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维护主权并消除坏文化影响”“打击恶性群体和以宗教活动为幌子的犯罪行 为”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