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3日,记者从高文律师事务所原女助理赵威(网名“考拉”)的代理律师团队获悉,针对河南轨道 律师事务所律师任全牛在网上发布不实之词,对赵威女士名誉造成巨大伤害及影响的事实行为,当事 人赵威已向河南省郑州市中原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并追索精神损害赔偿10万元。目前,法院已经 受理其诉讼请求。 赵威2015年因涉嫌违法犯罪被公安机关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后经检察机关依法批准逮捕。鉴于赵 威对自己涉嫌违法犯罪的事实供认不讳且态度较好,经本人申请,今年7月7日公安机关同意变更刑事 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据河南省郑州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平安郑州”7月8日、9日通报,根据当事人 赵威的举报和公安机关初步调查掌握的情况,河南轨道律师事务所律师任全牛在互联网上编造、发 布“赵威在天津看守所遭遇人身侮辱”的虚假信息,并在网上广泛传播,造成恶劣社会影响,涉嫌犯 罪,于7月8日被郑州市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经依法审查,任全牛对上述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赵威代理律师董亚楠的助理仉慧云律师7月13日下午在其微博中透露,受赵威女士的委托,代理律师 团队已于当日赴河南省郑州市中原区人民法院,对任全牛提起民事诉讼,要求任全牛停止侵害行为, 消除影响,恢复名誉,并对因此给赵威女士带来的精神损害赔偿10万元人民币。 仉慧云律师在其微博上还贴出了赵威7月7日深夜亲笔手书的举报信原件图片。赵威在信中向最高法、 最高检及公安部举报,有人用十分恶毒的语言在网上造谣、传谣,给她的形象声誉和家庭都造成巨大 影响和严重伤害。“我不知道这些人出于什么目的在网上编造、传播这种谣言,但我要说的是,我才 24岁,今后还有很长的人生路要走,现在这种谣言在网上和社会上风传,我今后还怎么做人?如何生 活?我的父母家人如何面对亲戚朋友?” 赵威在举报信中郑重声明,在羁押期间,办案单位严格依法保障她的各项权利,她的生活起居很规 律,没有受到任何人欺负。 赵威在举报信中表示,“我以上所说完全属实,我愿对此负责。我强烈要求公、检、法机关严惩造谣 者、传谣者,追究其法律责任,恢复我的声誉,维护社会正义,我保留向造谣者追索名誉和精神损失 赔偿的权利!” 记者注意到,在举报信中,赵威并未提及任全牛律师的名字。 7月8日以来,赵威在其微博上连续发文,表达内心感受,就任全牛律师涉嫌犯罪被刑拘进行回应。她 在微博上表示,因其所涉案情原因,一时不能见家人、不得与外界联系。她自己聘请了律师,但当时 的确不知道家人请的律师是任全牛。在被释放后,她才从家人处知道她“被性侵”一事在境内外已被 炒得沸沸扬扬,并且造谣者竟是自己所认识的河南轨道律师事务所律师任全牛。 针对“任全牛是因为当局不让他见当事人才造谣”的传言,北京东卫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北京市律协 刑法专业委员会副主任柴冠宏在其微博中转发了一位律师写的《前有“考拉”反正 现有“死磕”回 良》的文章。该文章指出,任全牛被赵威的家属聘请为代理律师后,曾多次在微博上以 “求证”的 方式散布赵威在看守所里“被性侵”的消息。但她随后发现,赵威亲自委托的律师是董亚楠,任全牛 只是赵威家人在赵威并不知情的情况下聘请的,而且没多久就被解聘。因此,当局有权不让任全牛会 见赵威,且任全牛的做法完全没有法律支撑。 撰写上述文章的律师还指出,其在为一位韩国朋友代理案件时,无意中看到国外有媒体大篇幅报道赵 威“在狱中被性侵”的消息,并引用了任全牛律师“中国犯人被性侵是普遍现象”的表述。“当看到 这些报道时,我感觉自己被抽了一耳光。我们是律师,我们说每句话都要以法律、以事实为根据。我 们的当事人还在看守所里,作为律师,我们就这样污蔑我们的衣食父母吗?作为一个24岁女孩的代理 律师,而且是非法定的律师,就这样不负责任地对媒体宣称代理的女孩被性侵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