梗概: 她是全能神教会的一名信徒,跟随全能神期间,被中共政府追捕、监控、跟踪,中共警察为逮捕 她曾布下天罗地网,潜伏在各个路口、车站,她几次差点落入中共的魔爪,是全能神的看顾保守使她 虎口脱险、转危为安。中共政府的逼迫给她的身心带来了创伤,也曾消极软弱、胆怯害怕,但神的爱 始终伴随她、带领她,使她刚强站立起来,重新投入到尽本分中…… 正文: 我是全能神教会的一名信徒,今年38岁,回顾这么多年跟随神的历程真是百感交集。自从接受全 能神的末世作工以来,我就一直遭受着中共的逼迫、追捕,曾几次虎口脱险,都是全能神奇妙的眷顾 保守,在切齿痛恨中共邪恶反动的同时,我更感神的可亲可爱。 1999年2月份,我有幸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随后庄上二三十个弟兄姊妹也都相继接受了神 的末世作工。做梦也没想到我们这一代遇见了救赎主的重归,我们无比的激动喜悦,享受神话语的浇 灌、供应,弟兄姊妹在一起聚会、唱歌、跳舞赞美神,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然而,美好 的时光太短暂,我们刚接受不到一个月,中共警察的残酷迫害就临到了,他们如恶狼一样闯进我们的 聚会点,当场抓走了两个来浇灌我们的外地姊妹,又将弟兄姊妹围困起来进行恐吓威胁:“以后不许 再信了,再信就将你们全抓起来……”随后登记了每个人的姓名、住址,并搜了教会带领的家,搜走 半口袋神话书籍及一个弟兄的衣物。那天晚上,我和教会带领本打算去聚会点聚会的,结果被外村的 一姊妹找去传福音了,两个来教会带领家的外地弟兄也跟我们一起去了,警察抓人的时候我们四人因 不在现场逃过一劫。我们回来刚到教会带领家门口,只见教会带领七八岁的侄子惊慌地跑到我们跟前 说:“大姑,快跑!快跑!警察来抓你了!”听此恶讯,吓得我心里“怦、怦”直跳,赶紧掉转车 头,飞快地骑上自行车带着姊妹就跑,两个弟兄也随即跑掉了。这是我信神以来第一次经历中共政府 的逼迫,令我终身难忘,若不是神奇妙的摆布安排,我们几人就是插翅也难逃中共政府的魔爪。虽然 刚接受神的末世作工就临到中共政府的逼迫,但我跟随神的心志并没有打垮,因我通过吃喝全能神的 话语,已经完全认定全能神就是我们日思夜盼的救主耶稣,就是末后的基督,所以无论逼迫患难多 大,我都要跟随真神走到底。事后没几天,我们就恢复了教会生活,但只能几个人偷偷在一起聚会, 无论是交通、唱歌还是祷告,都把声音压到最低,每次进、出聚会点的时候都格外小心,唯恐被中共 政府的爪牙、眼线发现惨遭迫害。 因着中共政府不允许人信真神走正道,为了达到它永久掌控人的目的,中共政府是无所不用其 极,就连现代化的联络工具都被中共政府严密控制、利用,这帮恶魔利用电话监控抓捕了无数带领工 人与传福音人员,我也几经危险,至今想起仍心有余悸,真是感谢神的看顾保守!记得2003年夏天的 一个晚上,我和姊妹出去打电话,用的是IC卡,我们分别在磁卡机前打传呼。在我正拨号的时候,来 了一个身穿警服的警察(男,30多岁,身高1.8米左右,瘦高个,长脸)站在我身旁。我心里不由得 有些紧张:整天防跟踪、监视,今天偏偏就碰上了,但我若表现慌乱或赶紧离去反而会引起他的怀 疑,我得镇静。于是我就在心里默默祷告求神保守我的心不慌乱。挂上电话后我很平静地在等回话。 警察问我:“用什么打的?”我很镇静地回答:“201卡。”“一分钟多少钱?”我仍很冷静地回 答:“几毛钱!”一会儿电话铃响了,我接过电话,用智慧简单地跟对方说了几句,就把电话挂了, 然后对身旁的警察说:“你打吧!”他说他不打电话,但站在那就是不走,还把手搭在我的自行车把 上。这时姊妹走过来,丝毫没有意识到危险,还跟我打招呼说:“我再去打个电话。”我心里更加着 急,不知该怎样摆脱危险,只能祷告神愿神保守、开辟出路。一会儿警察的手从我的车把上拿开了, 我见机慢慢走到自行车跟前,推着车子走走停停,就像在等姊妹一样。走到姊妹跟前时,我悄声而急 切对她喊:“快走,别打了!”姊妹一听我这样急切地喊便跟我走了。我带着姊妹绕路返回接待家 庭,一路上心怦怦跳,到家了还惊魂未定,真是太惊险了!我们从心里感谢神的保守,若不是神保守 我在爪牙眼皮底下镇静地用智慧说话(我平时很胆小),一旦给爪牙发现一点漏洞,后果将不堪设 想。 到了2004年4月份,我们那里的环境更加恶劣,中共政府监控了我们的手机,我们每次的通话都 被他们掌握得清清楚楚,导致几个高层带领、工人相继被抓捕。我当时刚做中层带领,就在5月28 日,教会安排一姊妹来这儿抓工作,接工作的姊妹没来之前打电话给我,让我安排一个接待家庭,并 在5月30日下午接另外两个姊妹,她自己在6月1日早晨赶过来,下车再打电话给我。谁知中共政府通 过监控我们的手机掌握了这些消息,随即对我们展开了一场秘密抓捕。然而,我却丝毫不知这场“狂 风骤雨”即将来临,还如期找好接待家庭,顺利接到两个姊妹,但6月1日早晨怎么也等不来姊妹的电 话。我心里着急就给姊妹打电话,每次打都是关机,到中午12点钟又打一次,手机突然通了,我感觉 事情有些不妙,吓得立即关掉手机,就在接待家等姊妹跟我们联系,一直等了五天都没有等到姊妹, 后得知姊妹6月1日早晨坐车来到这儿,一下车就被守候在此的警察抓捕了。而我与两个姊妹分开后, 约好时间互相联系,谁知当我再联系两个姊妹时也是关机,怎么也联系不上了,哪知两个姊妹与我分 手后在返回的途中就被中共警察拦截抓走了。几个带领都被抓捕了,中共政府并未罢手,继续在车 站、各个交通要道设下埋伏抓捕我。然而此时的我仍毫不知情,因教会里有一些工作急需落实,我打 电话约基层带领见面。第一次约两个姊妹,落实好工作之后,我本想和姊妹一同坐车走,但心里又想 去看望一个姊妹,就没有走。我去姊妹家与她交通到傍晚,当我搭车到车站时,刚好我要坐的最后一 班车开出了站,我连跑带追没赶上,只好回接待家庭了,第二天天没亮才坐车离开那里。后来得知先 走的姊妹刚到车站就被等候多时的警察抓捕了,而我因两次耽搁没走掉逃过了一劫。 当时对警察秘密布下天罗地网抓捕我们的阴谋诡计一无所知的我仍继续召集弟兄姊妹聚会,这次 共见三人。因接待家庭姊妹的丈夫反对在他家聚会,我们只好转移到另一个家庭,我和一姊妹在乡镇 转车时,一个年轻男子(30多岁,1.7米左右,不胖不瘦,四方脸)走到我们跟前热情地问道:“坐 三轮车吧!”我说:“不坐!”他仍跟着让我们坐他的车。我们不理会他,刚好来了一辆中巴车,我 们随即上去了,刚坐下,却发现“拉客”的男子也上车了,我顿觉不妙:看来我们被便衣警察跟踪 了。我心里默默地祷告求神保守我们。只见这个男的与售票员耳语几句,售票员就到姊妹跟前 问:“你们从哪上的车?是不是从××地方上的?”姊妹顺口说是的(其实不是),售票员没再说什 么。下车时,没看见“拉客”的男子下车,我悬着的心才放下,一个劲地感谢神的保守。虽然暂时躲 过一劫,可我们的心灵却被恐怖气氛笼罩,感觉到处都是眼睛在盯着我们,一时间黑云压顶,几乎没 有我们的容身之地。 恶劣的环境使我无法出门,就找了一个接待家庭隐蔽灵修,想等警察的抓捕风头过去再离开那 儿,但惊险的事又发生了。一天,文字组的姊妹打我传呼,因我对中共政府监控手机的事仍不知情, 所以我又用手机给姊妹回电话,这就被中共政府监控上了。第二天早上8点多钟刚吃过早饭,接待家 庭的孩子从外面急匆匆地回来对我说:“听邻居说,昨天夜里12点派出所的人到他家敲门查一个脸上 长有一块记的人,可能是抓你的,今天村上的各个路口都被封了,出入都得登记,路口都画上了石灰 线,就像非典时期一样,大队书记和主任分两班带着派出所的人正在挨家挨户搜查,从村前往后 查。”这时我才意识到手机被中共政府监控了,又猛然想到“拉客”的男子见过我,知道我脸上有块 记。面临这样的环境我不由有些惊慌害怕,不知咋办才好,这时想到神的话说:“相信万事万物都有 宝座的许可,都有我的心意在其中……”“今天人人都要有苦的试炼,否则你们爱我的心不会加强, 对我不会有真正的爱,哪怕是一点点的环境,人人都要过关,只不过是程度不同罢了。”(摘自《话 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与见证·第四十一篇说话》)神话的开启、引导使我镇静下来,知道这 是神为成全我而摆设的功课。我赶紧让接待的姊妹把神话书籍等有关物品给埋起来,该毁的东西毁 掉。一切就绪后,我跪下来向神祷告:神啊!这事临到有你的许可,是你检验我工程的时候,愿你加 给我胆量、信心,使我能胜过眼前的环境,我愿把自己交在你的手中,任你摆布安排。神啊!如果我 真被警察抓捕了,愿你保守我的心安静在你面前,我死也不当犹大,我愿为你作见证。祷告后,我觉 得一股力量在心中升腾,不再害怕,用智慧应对眼前的环境。我叫姊妹把我藏在储放粮食的大缸与墙 的缝隙中间,头上套一个化肥袋,蜷缩在里面,上面再盖一些东西,隐蔽好后再把家里的大门敞开。 我蹲在旮旯里不断地祷告神,心里很平静。因为我呆的地方狭窄又是蹲在里面,一会我的脚就酸麻 了,身体因靠墙感到冰冷,肚子饿了姊妹拿粽子给我吃,我也不敢吃,怕被警察撞见……一直熬了好 几个小时。 下午2点多左右,我听到外面嘈杂声由远及近,意识到是来抓我的警察一步一步向我逼近,我的 心顿时紧张,屏住呼吸闭上眼睛赶紧祷告,只听一群脚步声进入家院,大队书记带着十多个警察,进 门就喊:“谁在家?家里有人吗?”说着闯进接待家庭的卧室,没等姊妹开口说话,大队书记指着姊 妹的孩子问:“这个是谁?这个床谁睡的?”又跑到没人住的房间查看,并问:“这屋谁住的?”姊 妹说没有人住。与此同时,警察已把姊妹家院子的每个角落都搜查一遍,就连厕所也没有放过,没有 发现可疑之人,他们便迅速离开奔向下一家。这帮中共爪牙到村民家里搜查时就如土匪一样,看见人 家储存粮食的房间门锁上就大声呵斥:锁门干什么?不等主人把门打开就砸开门一看究竟,有的人家 走亲戚不在家,他们就派人看守,直等主人回来搜查过才放心,这次的搜查村不落户……大街小巷都 是爪牙在来回窜动。 漫长的一天终于过去了,中共政府调动那么多人马兴师动众却毫无收获。我虽蒙神保守再次躲过 一劫,但心中甚是恐惧,害怕恶魔会突然闯进家门把我抓走。半夜时分,我被一阵疯狂的狗叫声惊 醒,以为又是警察来抓我,吓得我立即从床上爬起,抓起鞋子就往藏身之处跑,直等到听不到狗叫声 才敢出来。天亮后,姊妹发现各个路口仍被警察爪牙看守,这样戒备森严的恐怖环境一直持续十多 天。一天下雨了,我趁机穿着雨衣骑着自行车悄悄离开了那里,辗转到了另一个县城,找到接待家庭 住了下来,恐惧的心才稍转平静。但好景不长,一天一个姊妹来告诉我:“警察又在这县城附近一个 村庄挨家挨户地搜查你。”我心中一惊,刚刚平复的心又起波澜,立时恨从心头起:这可恨的警察真 是阴魂不散的幽灵,无论我逃匿到哪儿它都穷追不舍……惊恐之中我只有向神祷告,求神加添我信 心,保守我的心不惧怕警察,相信一切都在神手中。 因我的身量太小,被这一次次的环境吓得精神有些错乱,多少次在恐惧中难以入眠,多少次在睡梦中 被吓醒,特别夜间听到狗叫声就害怕,担心是中共爪牙又来抓我……我只有多多地、恳切地祷告求神 加给我信心,我看到神的话说:“那些执政掌权的从外表看是凶相,但你们不要害怕,那是因为你们 信心小,只要你们信心上去,一切都将不在话下。”(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与见证 ·第七十五篇说话》)“你可知道周围的环境都有我许可,都是我在安排,要看清,在我所给你的环 境里来满足我心。不要怕这怕那,万军之全能神必与你同在,他作你们的后盾、作盾牌。”(摘自 《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与见证·第二十六篇说话》)从神的话中我认识到,那些执政掌权 的从外表看是凶相,其实质就是个纸老虎,环境虽然恶劣、恐怖,但没有神的允许他们连我的一根头 发丝也伤不到,想想我经历几次险境都是神保守我化险为夷,全能神就是我的主,是我的依靠,我还 怕什么呢!神话的威力、权柄加添了我的信心、力量,使我胆怯的心变得刚强起来,继续尽本分。至 今我仍在中共政府的追捕中,但我始终未停止尽本分,神一直都在看顾保守我,用他的话语开启我、 引导我,在我软弱时给我力量,在我消极时给我鼓励,在我灰心时给我信心,在我胆怯时给我勇气, 在我凄凉时给我安慰,就这样一步步带领我走到今天,真是诉说不完神对我的爱。 邪恶的中共政府利用监控电话在整个中国采取大肆抓捕行动,致使多少全能神教会的带领、工 人,以及传福音人员被捕入狱,多少人至今仍被追捕得有家难归无栖身之地。亲历中共政府这么多年 的追捕、迫害,我深深地体会到:在警察国家信神、事奉神太艰难了,真是把脑袋绑在裤腰带上,随 时都有被抓捕坐牢、残害致死的危险。为了抓捕信全能神的人,中共政府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 兴师动众、疲于奔命,比抓捕国家通缉的重大要犯还上心。多少时候我在心中呐喊:我们到底做错了 什么?触犯了哪条法律?我们跟随真神走人生正道有错吗?我们传福音见证神让人都来蒙神拯救有错 吗?我们聚会看神的话做真正的人有错吗?那些贪官污吏、奸淫偷盗、坑蒙拐骗、卖淫嫖娼的中共政 府不管,偏偏对信全能神的人疯狂抓捕、残害,把我们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作为重点打击取缔的对 象,可见这个执政党有多么反动邪恶,它真是逆天而行的恶魔转世!它的罪恶行径真是罄竹难书!现 在的中国被警察治理得道德沦丧、良心尽失、邪恶盛行,中华民族沦丧到了天怒人怨的地步。神不忍 心看着他亲手造的人类遭受警察这个恶魔邪党的蒙蔽、苦害,道成肉身忍屈受辱来拯救人,但这伙恶 魔却不容让神来作工拯救人,不容让人跟随神、敬拜神,只许人受它掌控、玩弄,只许人敬拜它。 中共政府对道成肉身的神疯狂抵挡、追捕,对追求正道的人竭力镇压、大肆抓捕、判刑坐牢、残 酷折磨,利用网络、媒体造谣诽谤、诬陷诋毁全能神及全能神教会,彻底撕开了它的丑恶嘴脸,暴露 出它黑暗、邪恶、丑陋、卑鄙的恶魔本相,中共政府的卑劣行径、累累恶行令人发指、痛恨。正如神 的话揭示:“……在喊着‘没有神’的同时自己却把自己当作神,‘毫不客气’地将神推出地界,自 己却站在神的位上做起魔王来,简直是不可理喻!让人恨之入骨,似乎神与它是冤家对头,似乎神与 它势不两立,企图将神赶走而自己却逍遥法外,这等魔王!怎能容让它的存在?将神的工作搅扰得破 烂不堪、狼藉遍地才善罢甘休,似乎要与神作对到底,不是鱼死便是网破,故意与神作对,步步紧 逼,丑恶的嘴脸早已暴露无遗,已到了焦头烂额的地步,仍不放松对神的仇恨,似乎恨不得将神一口 全部侵吞方解心头之恨。”“它要将神的全部都毁于一旦,要将神再次污辱、暗杀,企图拆毁、搅扰 神的工作,它怎能容让神与它‘同等的地位’?怎能容让神在地上‘插手’人间的工作呢?怎能容让 神揭露它的丑恶的嘴脸?怎能容让神打乱它的工作?这魔鬼气急败坏,怎能容让神在地上治理它的朝 纲?它怎能甘拜下风?丑恶的面目原形毕露,令人哭笑不得,实难提起,这不是它的本质吗?”(摘 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与进入(七)》)神的话揭示得一点不错,警察就是这么邪恶透顶、厚颜无 耻,明明天地万物乃是神手所造,人类的生命乃来源于神,信神敬拜神天经地义、理所当然,可它却 不许人跟随神走正道,更不容许神来在人间作工作。所以,在中共掌权的国家中,真是黑云压城,暗 无天日,一片白色恐怖。 这些年来因被中共政府追捕,我的心从来没有释放自由过,被压抑得简直都喘不过气来,时时得 小心、谨慎、防备,在接待家庭说话不敢大声,聚会唱歌更不敢大声,出门走路得戴上口罩把脸盖 上,每次出远门坐车心都提到嗓子眼,深怕随时被中共政府抓捕。有多少弟兄姊妹被中共政府抓捕入 狱,惨遭酷刑折磨,被打致伤、致残、致死,在拘留所、劳教所里过着非人的生活,吃着猪狗一样的 饭食;多少家庭被中共政府逼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多少弟兄姊妹因受不了中共政府的残酷折磨想 以死了之……这些痛苦都是中共这个邪党、恶魔给带来的,它置神选民于水深火热之中,早已激起神 的愤怒,神的话说:“道成的肉身所在之处正是仇敌灭亡之处,中国首先第一个被摧毁,被神的手灭 没,神对它丝毫不留一点情面。子民越成熟证明大红龙越垮台,这是让人明显能看出来的,子民的成 熟是仇敌灭亡的预兆,这是‘较量’的一点解释。”(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的发声·第十 篇说话的揭示》)虽然中共政府一直疯狂地追捕、迫害我们,但在全能神的带领下,一班得胜者已经 为神作出了美好响亮的见证,我们跟随神的脚步越来越坚定,对神的信心、爱心及认识在不断地增 加,对中共恶魔越来越恨恶,誓死与它不共戴天,永远跟随全能神! 江苏省 张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