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现年90岁,已是一位高龄老人,回顾自己的一生,真是饱经沧桑,历尽艰险。我曾被中共官员凭空 捏造罪名,打入人间地狱——青海劳改场(当时我被判25年,结果住了19年,加上在我在××县劳教 1年,我在监狱里整整呆了20年之久)。在那人间地狱里,我经历了九死一生的痛苦折磨,幸蒙神的 看顾保守才得以存活下来。令我没想到的是,我这一生竟有机会与全能神相遇,就在我即将离开这个 邪恶人世间的时候,竟意外的盼来了光明。在中共掌权的世上经历了那么多的不幸遭遇,我更感受到 全能神对我的看顾与保守,在晚年我有幸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得着神话语的滋补与喂养,我从心里 感谢全能神对我的爱与拯救。 1948年,我正是一个风华正茂的青年,虽然全国还没有解放,但那时候八路军在我的家乡活动的比较 频繁,建立革命根据地,将土改搞得轰轰烈烈。因我家里比较穷,就对共产党寄予了无限的希望,认 为只有共产党能拯救我脱离黑暗,只有共产党能带领我脱离贫穷,我积极响应党的号召,追求进步, 追随共产党,积极参加了当地共产党干部培训班。同年10月份,我又进入共产党开办的干校学习,三 个月后,把我分配到老家镇上做会计。因我生性耿直,认死理,半年后,不小心得罪了监管财政和粮 食部门的助理员赵某,他为将我整倒竟诬陷我是国民党特务,硬把我编入到“蒋匪人员”的训练班, 在那里的两个月时间里,他们每天都批斗我,让我交代是如何参加国民党特务的,因没有任何事实证 据,就对我进行严刑拷打。无论他们怎样拷打我,我也不承认给国民党干过事,后来当地一区级领导 出面,此事才得以澄清,发现我确实是被冤枉的(因他们把县里一个与我同名同姓的人的事硬套在我 的头上),才把我无罪释放了出来。我虽被放了出来,但却因此丢掉了工作。 1950年,我参加了抗美援朝。1951年我又被送到市会计学校进修,后又转到省军事干部学校学习,同 年7月,被调到某市一单位任财务科长。1955年,在“肃反”运动中,又有人捕风捉影借题发挥, 以“我与某地特务头目的弟弟一起教过书”为由,又一次把我定为国民党特务,将我逮捕。他们让我 戴着手铐,天天逼着让我交代,把我折磨得死去活来。后经市公安机关审查9个月后,确定我不属于 反革命分子才被释放。后来我到处找人,经省工会、省日报社、省工业厅等单位协助,我才又回到单 位上班,但他们不给我恢复职称,我问当时的党委书记:“为什么不恢复我的职称?”他编谎 说:“我们有材料做依据,你有问题,不能给复职称!”我问他:“你能否把材料拿出来让我看 看?”他说:“你没有资格看!”还说:“你过去在这工作,现在又在这里工作,这就是恢复工 作!”因我对单位的安排不满,招致他们怀恨在心,到1958年2月,他们又以莫须有的罪名定我 为“流窜犯”,将我逮捕(这是我后来才知道的,期间他们定我什么罪名,我都毫不知情)。 直到1959年他们把我往青海劳改队送时,我才看到我的档案里面写着“流窜犯”。说来奇怪,我一直 在单位上班,真不知自己“流窜犯”的罪名到底因何而来?我当时非常生气,就质问他们:“你定我 的哪一条属实?纯粹是捏造罪名,无中生有!”他们生硬地说:“任你告去!不行再复二审(它说复 二审就是再把我关起来让监狱的犯人殴打、折磨我,因之前我已被打得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好地 方)!”又给我定了国民党特务的罪名,我看到他们在判决书上写道:“××,1947年参加国民党国 防部第×厅××组长……”随后把我关押到某县劳教所,强制劳教近1年,1959年,又把我押解到青 海省劳改场强制劳改。 在青海劳改所劳改期间,我曾在零下40度最严寒的条件下,每天劳动10个小时以上,但一天只给我们 犯人吃3-4两,我被饿得头晕眼花,面黄肌瘦,每天还得扛着镢头去地里开荒。在这里干活,狱头对 我们看管得很紧,若稍一喘气就会招来他们的谩骂和毒打。我亲眼看见,当时有一个犯人,饿得实在 受不了了,他看见站岗放哨的人手里有枪,就央求那人说:“你开枪把我打死吧!”放哨的说:“我 为什么要打死你?”这犯人就说:“我饿得实在不行了,求你成全我吧,我往前跑20米,你就把我当 逃犯打死吧!”结果他跑了不到五六米就晕倒了,连死也没有死成,真是求死不得,求生不能!当时 青海省有9个劳改场,每个场里有3000多人,在那样恶劣的环境下,每天都有饿死、累死、冻死、打 死、病死的,他们几乎每天都要用一个大马车拉着尸体到附近的山顶上,把尸体扔到山沟里,他们连 埋也不埋,就那样暴尸荒野,其情其景惨不忍睹!有的人饿得实在不行,就晚上偷偷进到停尸房,割 下死人的肉,用火烤了充饥,甚至我还看到有人饿得实在受不了了,就把粪便用火烤干来吃。我问吃 着啥滋味,他们说:“吃着苦咧咧的!”我们每天都过着这样暗无天日、惨无人道、悲惨难熬的生 活,这就是我向往的共产党带给我的“美好生活”! 县领导以为我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必死无疑,谁知天无绝人之路(现在我才知道,是神对我的看顾保 守),在那饥饿难熬的日子里,劳改场里的场长看我是个实在人,便安排我到食堂管理伙食。后来, 我们就把劳改人员的伙食调到每人每天1斤,这样死的人就大大减少了。在农场劳改期间,我根据自 己受冤枉的事写了大概两千多份上诉材料,但都石沉大海。直到1978年,我把县法院告到北京最高人 民法院,几个月后我才被平了反。虽然我平反了,但历尽坎坷,原单位才恢复了我的工作,和我一起 参加工作的同事比起来,我现在每个月的工资比他们少拿3000多元。我被诬陷服刑的这二十年间,我 的父母因我到青海劳教,承受不住打击,双双气绝身亡含恨九泉,妻子也因家庭失去依靠无奈离我而 去。这就是我追随共产党多年落得的悲惨下场! 1998年,蒙神的高抬,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我看到全能神说:“因为整个人类的上空混浊黑 暗,毫无一点清晰之感,人间又是漆黑一团,活在人间‘伸手不见五指’,抬头不见阳光,脚下之路 泥泞坑洼,蜿蜒曲折,到处都遍及死尸;黑暗的角落里尽是死人的尸骨;阴凉的角落里尽是群鬼寄 居;人类的中间到处又都有群鬼出没;满是污秽的各种兽的后代互相厮杀、惨斗,厮杀之声令人胆战 心惊。就这样的时代,这样的世界,这样的‘人间乐园’上哪去寻找人生的乐趣?人又上哪找着人生 的归宿?”“几千年来的污秽之地,肮脏得目不忍睹,惨状遍地,幽魂到处横行,招摇撞骗,捕风捉 影,狠下毒手,将这座鬼城践踏得死尸遍地,腐烂之气遍布全地上空,而且戒备森严,天外的世界有 谁能看到?魔鬼将人的浑身捆得结结实实,将人的双眼都蒙蔽了,将人的双唇紧紧地封上,这魔王横 行了几千年以至于到今天仍将鬼城看守得如此严密,犹如一座攻不破的‘鬼的宫殿’一般……”从神 话的揭示中,我才渐渐明白了,原来我之所以这样祸不单行,是因我活在魔鬼的权下。只要是中共这 个恶魔执政,就没有说理的地方,我真看清了这个邪灵掌控的世界就是阴间地狱,实在太危险、太可 怕!在这里你看不见光明、正义的存在,它随时都会给你安上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将你打入地牢,随 时就能把你置于死地,你若不照它的意愿办事,就得罪了“阎王爷”,在它统治的范围内,它就 是“法”,它就是天王老子!它在神造的大地上为所欲为,横行霸道,即便它做的事违背天意、丧尽 天良,你也不敢揭露,更不敢说一个“不”字,就这样,它还不知羞耻地大肆标榜自己,竭力吹捧自 己,把自己伪装成圣人,想方设法竭力掩盖它的黑暗面,还要求民众都做它的顺民,它坑你、害你、 折磨你,但还要求你为它歌功颂德,它以它的强暴治理这个国家,在民众中间实行“顺我者昌,逆我 者亡”的暴力政策。在它的残酷迫害中,我终于看清了它的丑恶嘴脸,看透了它的邪恶实质,看透了 它就是吃人不吐骨头、杀人不眨眼的魔王! 在跟随神这十多年中,我看到全能神就是在拯救人脱离败坏,在变化我们的败坏性情,神要求我们做 诚实人,要求我们活出正常人性,让我们脱离虚假、狂妄、恶毒、为所欲为、唯利是图、自私卑鄙、 无法无天等败坏性情,让真理在我们每个人的心中掌权,恢复我们的良心理智,让我们追求活出有意 义的人生。但中共又利用媒体大肆宣传,造谣、诬陷、毁谤、亵渎全能神,极力迫害抓捕神的选民, 这个邪恶的政党再次用它的枪杆子来维护它的政权,妄想将神的末世作工取缔。因着这恶魔的编谎造 谣,使多少善良的人们不敢接受全能神拯救人类的工作,甚至有一些人也随着它散布谣言,攻击全能 神教会与跟随全能神的人。 我看到它又把人民推向了死亡的绝地,把人带到了与造物主敌对的邪恶阵营里,所以我不能不站出 来,把自己的真实经历告知那些在黑暗中受蒙蔽的弟兄姊妹,我们如果再看不透它的实质,再不能从 它的黑暗统治下逃脱出来,那么我们将会与它同归于尽。 (中国 陈 明) (2014/06/17 发表) http://blog.boxun.com/hero/201406/jiayin/26_1.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