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拿大华人加油站 ::::::::

 当前目录 总目录 > 养儿育女 > 移民故事:想要老二,各有各的理由
  
本站广告服务
与您精诚合作,为您的事业插上成功的翅膀!

- 返回前页 -

       
移民故事:想要老二,各有各的理由
来源:加国无忧  作者:雅骏
像很多母亲一样,说起孩子的事,我总是两眼放光,不管别人感不感兴趣,径自拉着人家念叨一
阵。没孩子的时候,我听起那些分娩故事,尿布奶瓶,陪练钢琴,作业写到十一点,觉得恐怖,肮
脏,无奈,无关痛痒地说一句“这就是生活”。最近几年,总琢磨的是“不养儿不知父母恩”的含
义,这与年龄的增长有关,更重要的,是我自己有了两个女儿。

早在移民面谈的时候,移民官背台词一样问我们为什么要来加拿大,我见这女移民官貌若中年,身
材微胖,戴着结婚戒指,赌一下她八成有孩子。找引起她感兴趣的话头,我说,我有一些梦想,在
中国已经实现了一部分,我和我丈夫的其中一个梦想,是再有个儿子,这个梦想在中国目前是实现
不了的,而在加拿大可以轻而易举地达到,这就是我们要移居加拿大的目的之一。女移民官立刻笑
成了一朵花,说“这倒是个很好的理由,你可以在加拿大合法生十个孩子!但做很多孩子的母亲,
可不是件轻而易举的事呦。”

斗转星移,来加拿大后,上天又给了我一个天使般的女儿。两个孩子追逐嬉戏的时候,我体验到了
梦想实现的幸福感。收拾孩子们乱扔的玩具时,我嘟囔“这个家要是没有我,早就乱成一锅粥
了”,老公总要说“这个家要是没有你,就没有孩子,哪来的玩具?这是鸡生蛋的关系。”

鸡生蛋,蛋生鸡,生生不已。刚来加拿大时,一家三口,七个皮箱,几个孤零零的朋友。这五年
多,我们有了糊口的工作,买了车买了房,添了“小二”,朋友家也添丁进口买房买地。我们这些
中国“树”,“移栽”到加拿大,就算落地生根,也慢慢抽枝长叶了。如果没有大的能力和目标,
“加拿大梦”竟是如此的简单古朴,很像我嗤之以鼻过的“两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这梦
想又是如此温暖和触手可及。

有几个故事,都是我周围的人们生生不已的俗事儿,大都没什么戏剧性,就算聊聊家长里短吧:

先说我自己:计划外产品“小二”,对她的爱一点不少

感觉怀上“小二”那时,正是来加拿大不到两年,历经两次“下岗”,刚找到心仪的工作,夹着尾
巴做人的时侯。情况真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还由于感冒吃了些药。这孩子是要还是不要,心
里没底。先做负面的准备,电话打听到只能去多伦多某医院做流产手术,要我占用上班时间大老远
地跑到人地两生的大城市,术后还不能自己开车回家。当时我老公也在刚工作没多久的小心翼翼时
期。这一折腾就是俩人,而且电话接待小姐的态度也不好,我顿时对“做掉”失去了信心。又请假
去看家庭医生,医生的一句常规语言让我感动至今:你可以工作到70岁,但你不能到70岁还生孩
子。药物的作用,如果不导致自然流产,就是上帝给了你珍贵礼物,收下吧。老公也说既然他
(她)来得早了,就一起和我们体验爬坡时期的艰难和快乐吧。

怀孕五个月,我和老板同事们处得熟了些,对工作也找到感觉了,肚子也“纸里包不住火”了。我
尴尬地告诉二老板我的情况,没有后嗣的他眼睛笑成一条线,拍拍我的肩膀,说“恭喜恭喜,我们
应该早些知道的”。这是我来加拿大转变的无数观念中印象较深刻的一次:原来,怀孕后的女人也
可以不受领导另眼看待的。回想在中国刚怀孕时,傻呵呵地向全世界宣告,领导立刻半命令地让我
请假,我的“坑”让给了新的“萝卜”,真是辛酸,不提也罢。

怀孕八个月时,公司明显地不景气了,我已经够资格领取政府的怀孕/父母金。及时退出吧,给老板
省些工钱。大老板皆大欢喜地说“我多希望我能怀孕一次,我还从来没有过一年的有薪假期呢”。
同事们一起送了我一张贺卡,其中一个家伙还写了几个名字,说供我给孩子起名参考,都是A字打
头,字典上查不到的,我不了解其背景,猜他可能是在调侃我。老板娘买了套中性的黄颜色小衣
裤,我的感觉不亚于第一次怀孕,原来孩子是从这么丁点儿长大的啊。

歇假待产时,我带女儿天天去YMCA游泳,女儿练就了相当好的水性,我也难以置信地在怀孕九个月
时学会了深水游泳。那时,除了天热,一切都是美好的回忆。

待产期间也草草读了一些书,认识了怀孕生产的一些所谓英语“术语”。生那天,到医院检查时,
护士说“You’re already five”,这话放到别处谁能看不懂,谁又能了解其义呢,生过孩子的我欣
喜地知道宫口已经开了五厘米。我生大女儿是剖腹产,宫口开到两厘米就“滞产”了,没怎么疼
过。这次可能是游泳的原因,生产过程比较顺利,然而我也体会到了“自然产”的钻心阵痛。护士
一直忙前忙后,连我老公后来都说他腿都站麻木了,也没见护士歇一下。终于等来了妇产医生,她
一到,我的宫口也开全了,妇产医生把些奇形怪状的工具伸入产道,说我的子宫有过刀口,为防止
破裂,采取措施若干。我理解的,就是防止应力集中。

孩子出生的那一霎那,每个母亲都有难忘的记忆。惊涛骇浪般的阵痛后,终于见到了花蕾般可爱的
婴儿。我抱着刚刚“哇哇”哭过,点了眼药水戴上了小帽儿,脸上“血泪斑斑”的孩子,就像是在
雨过天晴的绿草地上,体验着鲜花的温馨和彩虹的恬静。

亲手剪断孩子的脐带,是我老公自豪的事情。他和我轻描淡写地说“就像剪根儿葱一样”,和他的
朋友却极力宣扬他光荣的“剪彩仪式”。我母亲在孩子出生后的第二天抵加拿大,听了惊讶不已,
在当过40年医生的她眼里,我老公不穿白大褂,不戴帽子口罩,不洗手就在产房里晃来晃去,还剪
脐带,这是很忌讳的事情。母亲好几天都在担心孩子会感染,说解放前因“脐带风”而夭折的婴儿
不胜枚举。我说这时间地点都大不一样啦,您就相信今天的加拿大大环境清洁,小环境也脏不到哪
去。

人都说父母恩重如山,而孩子给大人带来的的坚强,容忍,责任感,幽默感,带给家庭的绚丽多
彩,谁说孩子不是值得感谢的呢?

值得我个人骄傲的是,从破水到分娩我只用了三四个小时,且剖腹产后还能自然产的理论概率只有
20%。

我歇完产假后继续在原公司上班至今。孩子正像小马驹般茁壮成长。

我们最好的朋友张文革李梦夫妇:从基础体温表到弥补工作时间

我们一家三口刚来加拿大时,夫妇俩已经双双找到学有所用的工作,准备在龙年要个孩子。夫妇俩
很有理工人员的严谨作风,墙上贴着基础体温图表,每日更新,显然正在择日良田育种,后来果然
剖腹生了白白胖胖的龙子。过了不久,李梦第一次下岗,找到第二份工作不久又怀孕了,这会儿没
了体温曲线,随着感觉走的。李梦工作地点离家近200公里,横穿南安省“金马蹄”地区,她在工作
的城市租了间小屋,每星期回老巢一次。张文革大部分时间又当爹又当娘。李梦怀孕六个月又下岗
了,算了算,一年内她工作的时间还不到人力资源部(HRDC)的最低要求665小时,要是就此歇菜
了,就无法领取怀孕/父母金。为了弥补工作时间,她不得不尽快找了个低薪非专业工作,而且是上
夜班,离家倒是近些。工作凑够665小时,李梦离预产期已经没几天了。真让人为她捏把汗。又一个
大胖儿子如约剖腹产出。她生两个孩子的间距不到两年,子宫旧伤刚愈新伤又来,真不容易。没几
年,孩子们像风一样地长大了,他们也买了房子换了车。李梦还说她喜欢女孩儿,没准儿什么时候
再生一个。

方玲玲的研究结论不符合她自己

说到生男生女,我想起了来加拿大后认识的朋友方玲玲。

方玲玲有个着名言论:人在颠沛流离疲于奔命的情况下,容易生男孩,柳暗花明懒洋洋的时候准生
女孩。而说起她自己来,又补充说这理论只适用于她的二女儿。

方玲玲在国内出身于戏剧学院导演系,和几个大腕同过班。她演过小角色,导过小片,在演艺界是
小鱼小虾,但在理工扎堆的技术移民中却很有传奇色彩。她经常能呼风唤雨地召集一大帮朋友,很
有组织能力,是个导演坯子。可惜在加拿大暂不能从事原专业。她和她老公刚来时,两人都从上学
打工开始,老公年纪不小了,学还在上着,工还在打着,女儿也生了出来。那一段日子的艰辛,是
很多人都经历过的,实实在在的艰难困苦。后来两人双双学成,他老公找到了高薪IT工作,终于柳
暗花明了。稳定了一段,她也找到一份作问卷调查写报告的研究工作,很适合于她与人打交道的性
格,薪水福利都不错,但是雇主说好,这份工作只给她十个月的时间,十个月一结束,工作也就到
此为止。为了下岗后能多领失业保险EI,她毅然做出影响一生的决定:怀孕生子。就这样,边怀孕
边工作;孩子快生时,工作顺利结束;孩子生了,也领上了父母金,比失业保险多拿半年。我问过
她,挺着大肚子到处跑,还要经常加班写字,体力和脑力受得了吗?她说这份工作给了她难得的接
触各色人等的机会,热爱还来不及呢,各种人和事足够她写部小说的了。我很欣赏她的人格魅力。
阅人无数,使她得到了上述生男生女的结论,但这个结论肯定没有写进她的报告,它太不准了。

孙惠儿和老五的计划生育政策

像方玲玲这样计划生育的,还有快人快语的孙惠儿,和我的大学同学老五。

孙惠儿也是我在加拿大认识的,两口子没上过一天学,先后在同一个小城市找到了“对口”工作,
尚未下过岗。孩子上学了,房子买了,日子越过越安稳,被我誉为我见到的最幸运的一对儿。孙惠
儿见到我的小女儿时,总要半强迫地抢过去抱抱亲亲,弄得孩子见了她就哭。她时而说也想要第二
个,时而又说怕忍受不了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十八年套牢身心疲惫。最后她下定决心终于怀孕了。不
出预料。那么喜欢孩子的人,在她的现有状况下只有一个孩子,倒是不正常。

老五和我在大学时同一宿舍,毕业后鸟兽散。在国内我俩距离400公里,一年通不了一次电话。在加
拿大距离有2000公里,一个月却能联络两三次,她怀孕之后,我俩联系更为频繁。

老五夫妇,干一行爱一行,条理性极强,难怪都是硕士。老五可以在最短时间内,把床单以最少的
动作铺得利利索索。她老公对烤批杂,从面儿到“馅儿”,温度时间,样样门儿清。她说这些都得
益于她俩的打工生涯。

俩人毕业了,找到所谓专业工作了,稳定了,年纪也渐长。看着孤单的儿子,老五想要第二个孩子
的愿望越来越强烈。从可行性研究到“施工”,时间拖了好几年,终于成了高龄孕妇。二孩子还在
孕育中,她担心的一系列高龄孕妇的危险还没发现,时不时后悔没有早几年生,现在的体力精力远
远不如怀大儿子那会儿。她的着名言论是:要是万事如意之后再生孩子,你就70岁了。

家庭计划VS生计

我还认识俩女人,找工作屡屡碰壁,索性在家制造孩子,小儿子和大女儿相差十多岁。女人在抓不
住别的东西时,抓住了孩子,还是很有成就感的。家里虽然只有一份收入,但都其乐融融,表面太
平。

上面说的这些人,都是和我年龄相当背景类似的中国技术移民,生存期度过了,相对稳定了,谁都
还没走到发展那一步。我的新老朋友和朋友的朋友中,住在加拿大小城市的,百分之百都有了两个
孩子。住在大城市的,绝大部分还只有一个孩子,他们可能尚在忙于生计,也可能压根就没想多要
孩子。祝愿他们早日走过初级阶段。

肉丝的复杂家庭,和特别能生的皮特生

我还想说几个其他族裔的生生不已的故事。

肉丝在家里开着私人托儿所,看过我的二女儿。她出生在加拿大的意大利族裔家庭,14岁到24岁间
回意大利结婚生子离婚。又回到加拿大后,嫁给她现在的老公托尼。托尼也有过以前的婚姻和孩
子,其中一个孩子,是他前妻与别人的婚姻的孩子,判给了他。在这个人物关系复杂的家庭里,有
你的,我的,法律上你的,还有一个“我们”的,肉丝和托尼共同的孩子。大家看起来倒相安无
事。我问肉丝还想不想再生,她说等大孩子成了人,家里腾出地方再说吧。过了两年,我偶遇肉
丝,她老公还是那个老公,家也还是那个家,两个大孩子都离开家自食其力了,她果然又怀孕了。
她说,她忍受不了寂寞。看孩子是她的职业,自己的,别人的孩子一起看,同时挣钱,这也不错。

加拿大真是多元社会,既有这样复杂的家庭,也有7个孩子同父同母的简单却庞大的家庭。

皮特生是我老公同事,是他们公司每年儿童圣诞宴会的倡导者,每次宴会他都负责买吃食,买手工
材料,给孩子们读故事书。宴会上皮特生一家是我注意的焦点。相貌差不多的孩子,身材递减,四
男一女,多而不乱,规规矩矩地听故事吃东西。大孩子说话稳稳当当,小孩子衣着干干净净。妈妈
抱着最小的,镇定自若地呵护着每个人。看得我木呆呆的,我有两个孩子还经常把名字叫错了,这
对夫妇是多么有组织能力,才能把这个家“玩儿转”啊。后来有一天,我老公下班后告诉我他们公
司有一人的老婆生孩子了,这人你绝对想不到是谁,我猜,是刚结婚没几天的某某,不对;是多年
不生的某某,不对;难道是年愈五十的某某,还不对。是皮特生,生了第六个,又是个儿子。惊得
我下巴都要掉下来了。下巴刚收回没多久,就在前几天,我老公转发给我一封电子邮件,皮特生的
老婆又生了个儿子……这家伙可能是他们公司里最能制造新闻的人物了。有人说不避孕是某宗教习
俗,我看不尽然。不是每个虔诚的教徒都有十个八个孩子的。喜欢孩子,有超强的生育能力和组织
能力,又能忍受相对不富有的,才能受得起大家庭的福气。我可没有这么大的本事。

关于收养: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

说起爱孩子,我最佩服的就是收养孩子的人家。

早些时候看过个纪录片,叫《中国制造》,是讲几个白人去中国收养孩子的故事。他们当中,有的
有自己正常的孩子,有的没有生育能力或过了生育期,有的自己的孩子死了,忍受不了两手空空的
悲痛。这些家庭,想必都是父母人品和经济状况很好的家庭,被遗弃的孩子们真是幸运啊。当我看
到一个胖胖的中年妇女,接过她黄肤黑发的法律上的儿子,激动得双手颤抖,掩饰不住地热泪盈眶
时,我的心情也不能平静。今年,本地区“收养中国孩子协会”庆祝中国新年,我大女儿代表中文
学校参加了表演,我见到了这样的一族人们:父母和孩子的肤色完全不同,他们对待孩子却和一般
的家庭没有两样,而且把孩子打扮得很“中国”。表演之后,大女儿坐到我身边,有一个人问我
“这孩子长得真像你,她是你收养的?”我不好意思地摸摸孩子的头:“她是我亲生的。”

你是我的孩子,这就是我爱你的原因

说了这半天,觉得越来越像说七情六欲“食色财丁权贵”中关于“丁”的话题,即后代。生生不
已,是人的大欲之一:艰难时需添子,温饱后想添子,爱人之幼者则要收养他人之子。多少父母都
把最爱给了孩子,把一生中最好的年华和孩子们分享。虽然人各有志,很多人有更高的理想抱负,
但我不能想像,人类失去孩子,世界将会怎样?
所属类别:养儿育女
相关论坛:库贝沙龙

- 返回前页 -

如果您对『加拿大华人加油站』里的任何文章存有内容或版权异议,请发信给我们,地址:coobay@hotmail.com。谢谢合作!


Copyright © 2003-2014 Cooba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