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   “看到金子,占有金子。”   19世纪30年代,法国批判现实主义文学大师巴尔扎克在其名着《欧也妮 葛朗台》中这样描写他 的主人公。这也成为当年的人们关于“守财奴”最基本的印象。   时光穿越近两个世纪,打开国门、接轨国际的中国人纷纷涌向北上广深等大都市,追寻着梦 想。但让他们疑惑的是,收入在增加、财富在增长,手里的钱包却不得不攥得更紧。   “没有什么比看好自己的钱袋子,更能带来安全感的了。”一位新生代农民工说。在工资涨幅 跑不过CPI的今天,选择做一个“守财奴”,或许是老百姓最现实、最朴素、最本能、最理性的选 择。   “拉动内需、刺激消费”,自上世纪90年代末以来,政府的宏观经济调控一直在不懈努力中, 但是老百姓却依然紧捂钱包。   今天的中国人,难道都是“守财奴”?都乐意做“守财奴”?是什么粉碎了他们花钱的欲望?   什么时候,中国人才可以无所顾忌地花明天的钱,圆今天的梦?   中国式“守财”   居高不下的物价、房价绑架了当代人的消费力,那种“一掷千金”的潇洒与快意,只存在于 “富二代”的生活里,或只能在千篇一律的肥皂剧里聊以自慰了。   本刊记者 邓凌原 熊帅   掐指一算,李眉已经有5个年头没有回老家过年了。5年,连她自己都吓了一跳。   所谓老家,不是她的出生地山东,而是丈夫的家乡湖南湘乡一个偏僻的村庄。   “不是不想回去,实在是回去一趟开销太大。来回车票、各处送礼、请客、压岁钱,加上给父 母的钱,一个月的工资就没有了。孩子还小,南方没有暖气,万一冻病了,又是一笔开销。”   就这样不知不觉地,李眉成了“恐归族”。在农村出身的婆婆眼中,她或许有点冷血,甚至有 些不孝,但她宁可被误解,也要拼命捂住自己的“钱袋子”。   “我老公经常笑我是‘守财奴’,难道我真成‘守财奴’了吗?”李眉笑了笑,“生活在这座 城市里,我是真的不敢花钱。”   不敢花钱的不只是李眉。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此前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的国民储蓄率从20世 纪70年代至今,一直居世界前列。上世纪90年代初,居民储蓄占国民生产总值的35%以上;到2005 年,中国储蓄率更是高达51%。   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的2013年社会蓝皮书《2013年中国社会形势分析与预测》显示,在2012年 的调查中,仅有6.9%的城市家庭打算在未来一年增加家庭消费,60.5%的家庭表示2013年要减少消费 增加储蓄,这一比例较2011年同期调查的数据(52.4%)有进一步提升。   在物质丰富、生活水平逐渐提高的今天,为什么普通百姓越来越不敢花钱,人人甘当起“守财 奴”呢?   一个家庭的流水账   电视剧《蜗居》中的郭海萍曾算过一笔账:“每天一睁开眼,就有一串数字蹦出脑海:房贷六 千,吃穿用度两千五,冉冉上幼儿园一千五,人情往来六百,交通费五百八,物业管理三四百,手 机电话费两百五,还有煤气水电费两百。也就是说,从我苏醒的第一个呼吸起,我每天要至少进账 四百……这就是我活在这个城市的成本。”   这样的数字也时常蹦出李眉的脑海。作为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的在读博士,虽然学的是文 科,但她对数字非常敏感。这一优点遗传自母亲。   自从2006年在北京海淀区清河附近买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李眉便将孀居的母亲接来同住, 帮忙打点家务。母亲有两个账本,一本放在写字台抽屉里,一本记在心上。   谈起30多年前的消费情况,李眉母亲搬出了心中的账本:“那时候物价便宜啊,肉才一块多一 斤,米才两毛多一斤,我和他爸爸每个月工资加起来100多块钱,光一家四口吃饭就花掉了一大 半。”剩下的工资,除去人情往来、两个孩子的零花以及孝敬父母的钱,就所剩无几了。   “那会儿存不住钱,大家都穷,有点余钱早被亲戚朋友借走了,哪里还用去银行?”   李母告诉《民生周刊》记者,她记忆中过得最丰盛的春节是在1987年。当时夫妻二人的工资已 经涨到了200多元,那次过年不仅购买了酒、肉、鱼、面等各种必备食品,一家四口还做了新衣裳, 给两个女儿买了鞭炮、发了红包。一个月的工资花得干干净净。   “一直到1988年,吃饭、穿衣、孩子的学费基本占了每月开销的绝大部分。”1988年,李眉的 父母从单位不到30平米的筒子楼里搬了出来,在小县城的郊区买了一块地皮,盖起一座两层小洋 楼。   “买地皮和办手续花了6000多元,各种建筑材料以及工人的工钱,大概用了一万多元吧。那时 候存款不多,大部分钱是找亲戚朋友借的,房子也没怎么装修,还债还了两年,哪像现在啊,一辈 子就供个房子。”   老太太一边叹息,一边翻开了抽屉里的账本。这个账本始于2002年,即李眉上大学的第三年。 当时李眉父母的工资加起来已有5000多元。在 2002年4月3日的开支明细中这样写道:“给两个女儿 汇款800元,花生油62元,缴纳电话费42.7元,买菜53.9元,水果10.6元,共计 969.2元。”   老人说,从2002年到2012年十年间,每年过年的花费几乎涨了10倍,但工资的涨幅却远远跟不 上这个速度。“就像龟兔赛跑,工资哪有房价跑得快啊。”   “对于我们那一代,吃饱、穿暖就是最大的开销,可是现在不行了,供房、供车、培养孩子、 老人看病……花钱的地方太多了。手头没有点存款,连病都生不起。”老人翻着这十年的账本,感 慨良多。   “花钱有理,省钱无罪”   2006年,李眉结婚一年后决定在北京买房。得知这一消息,李眉的母亲拿出老伴生前几乎所有 的积蓄,给女儿付了首付。   尽管从此步入房奴的生活,李眉却并不后悔,她甚至有些庆幸幸亏买得早,2008年奥运会后, 北京房价就开始飞涨。“清河的房价现在已涨至2万多元每平米,我们买的时候才6千多。你算算, 有多吓人。”   也就是从那时起,李眉不愿回老家过年了。“婆婆打电话来总是哭穷。一次说要翻修老家的猪 圈,需要两万元,老公背着我偷偷寄了3万块钱回去,我知道后跟他大吵了一架。”尽管事后李眉意 识到自己有些过分,但她依然觉得有些委屈,“我不也是为了这个家么?银行卡里没有余钱,我就 觉得没有安全感。”   2009年儿子出生后,李眉辞职当起了全职妈妈,并于2011年秋季考上博士。她解释说,“学历 史工作不好找,读完三年博士,也许能留高校任教吧。”她的这一举动虽然获得了丈夫的认可,却 引起了婆家人的普遍不满。   面对并不明朗的就业前景,李眉没有想太多,只能走一步算一步。正因如此,她把“钱袋子” 捂得更紧了。也有朋友笑她,像她这样的知识分子,如此精打细算是不是太过俗气。但在她看来, “花钱有理,省钱无罪”,生活是需要细水长流的,不是一场电影《泰囧》,看过、笑过也就散 了。   小说《儒林外史》中,严监生临死前不肯点两茎灯草的故事人人皆知。这个不惜采取生活方式 上的自虐来减少开支的“守财奴”,在撒手人寰的那一刻依旧参不透什么是生命中必须的,什么是 附加的。李眉觉得自己也有点自虐,“结婚后我没有做过一次头发,没去过一次美容院,你信 么?”   “每月4000多元的房贷,20年还清,我女婿一个月工资12000元,房贷占了三分之一,剩下的钱 还要吃饭、穿衣、养孩子,可不敢乱花。”母亲算得十分清楚,对于博士期间每月只有1100元生活 补助的李眉来说,经济上的压力可想而知。   李眉的母亲每月有2000多元的退休工资,养老似乎不成问题,但她的公公婆婆却是地地道道的 农民,如今正是含饴弄孙、颐养天年的年纪。“所以现在你知道我不敢回老家的真正原因了吧?”   拉不动的消费   李眉的母亲当了一辈子中学教师,虽已退休,却是耳聪目明,对时事十分关心。“刺激消费, 拉动内需”这些新闻联播里经常出现的语句对她来说并不陌生,“说了有十来年了吧,现在还一直 在强调。”   1998年,东南亚金融危机后,国家政策开始有意识地拉动内需,将家电产业培育为第一个消费 热点。当时,电视机销售进入前所未有的旺季,直到今天,依然是带动家电消费市场的主力。   然而,专家渐渐发现,家电并没有使中国人的消费欲望继续膨胀下去,国民储蓄的热情反而愈 加强烈。   与储蓄率上升相对的,是最终消费率的连年下降。经济学家郑新立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 示,“十二五”时期,居民消费率即使再提高10个百分点,仍低于30年前国内的消费水平。   改革开放后,中国人真的成了“守财奴”么?究竟是“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半丝半缕, 恒念物力维艰”的传统文化观念的影响,还是迫于“柴米油盐酱醋茶”外加“房子车子孩子”的现 实压力呢?   云南籍北漂女孩杨畅怡说,“哪天一旦失业,如果没有存款,我在北京连一个月都坚持不 住。”   身为国内某知名搜索网站的一名网页设计师,杨畅怡的年薪收入在10—15万元之间。在她看 来,这个收入只够维持在北京的基本生活,还远到不了肆意消费的程度。   “尤其是买房之后,家里的所有存款都用在了房子首付上。”杨畅怡坦言,“远在乡下的父母 病了不敢住院;结婚后不敢要孩子,怕不能给孩子提供一个好的成长环境。”   “养一个孩子到他大学毕业,至少需要花费50—130万元。如果还要海外留学,没有200万元根 本不可能做到。”杨畅怡感慨。   李眉也认为,借助文化传统之类的说辞,只能为中国人的“不敢花钱”做出牵强的解释。居高 不下的物价、房价绑架了当代人的消费力,那种“一掷千金”的潇洒与快意,只存在于“富二代” 的生活里,或只能在千篇一律的肥皂剧里聊以自慰了。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综合研究室主任陈道富在接受《民生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 人口结构决定我国正进入一个储蓄的高峰阶段。为了应付未来可能发生的高额医疗、教育、住房等 支出,多数老百姓都在进行一种预期性的储蓄,这与人们的不安全感有直接关系。   “你别无选择”   作为国内专门研究投资和消费的经济学者,早在十多年前,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经济系副教 授杨思群就发现了中国储蓄高增长的反常现象。   据他的调研结果显示,中国过去几年的实际利率(剔除通货膨胀率后,储户或投资者得到利息 回报的真实利率)在比较长的一段时间内,特别是2000年之后,很多时候都是负数的。这说明受通 货膨胀影响,国民的购买力水平在逐步下降,储蓄的投资收益并不理想。   “然而,许多经济数据显示,居民的储蓄却在不断增加。”杨思群解释,按照经济学的普遍规 律,当利息率较低时,居民储蓄率应该呈下降趋势,因为相比储蓄,人们更愿意去消费、去投资, 来获取其它的利润收益。   对于这一现象,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尼古拉斯·拉迪曾在《中国经济增长靠什么》一 书中分析认为,这是因为中国的家庭已经达到了既定的存款水平,国内又缺乏其它合适的投资项 目。所以当储蓄实际回报下降时,居民只有从现有收入中拿出更多的钱用于储蓄。   陈道富也认为,从居民的消费动机来看,老百姓对投资渠道的认识相对狭窄,现金储蓄、投资 房产是处理余钱仅有的几种方式,这些因素都制约着居民消费率的上升。   “所得收入除少数用于购买基金外,绝大多数存入了银行。”学计算机专业的薛同沁,目前月 收入在1万元左右。在他看来,如要在收益与稳定之间做出选择,后者的吸引力更大,“因为收益就 意味着风险,投资随时都会失败,最后血本无归。”   对于这一点,李眉的母亲感触更深。李眉的父亲在世时,夫妻二人工资存款共结余20多万元, “基本是从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攒下来的。”将这笔钱存在银行里,李眉母亲觉得很不划算,“物 价一天天高涨,钱越来越贬值,又没有别的投资渠道,所以我总是催着她们姐妹俩早点买房。”   一次,通过一个要好朋友介绍,李眉的父亲以民间借贷的方式将10万元存款借给了山东本地一 个食品加工行业的老板,借期为1年。虽然每月可以按时拿到600元高额利息,但李眉的父母在那一 年过得极其忐忑,“生怕这10万块钱打了水漂,这可是我们给孩子存的买房钱啊。”到期后,尽管 对方提出再借5年的要求,并将利息开得更高,李眉的父母还是委婉地拒绝了。   也有亲戚朋友鼓动李眉的母亲炒股,或是购买基金,但身边时常涌现的“折戟沉沙”的炒股经 历,让她不寒而栗。“还是把钱存在银行里踏实,此外别无选择。”   直到2006年,李眉将母亲的存款取了出来,用两代人共同的积蓄付了房子首付,同时也承担起 为母亲养老的重担。   对于这一点,李眉不是很担心,毕竟母亲每个月都有退休金。她担心的是儿子未来的成长支 出,那是压在她和丈夫背上的一座大山,让她即使在睡梦中也不敢松懈,“有一天会压得我们喘不 过气来。”李眉说。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李眉、杨畅怡、薛同沁为化名)   “酷抠族”的低调生活   所谓“酷抠”,也就是“酷酷地抠”,把钱花到该花之处,花出质量和效益,更好地配置有限 的资源。   本刊记者 邓凌原   Cool carl,酷抠族,是悄然崛起于当今“族”语境下的一群时尚达人。人如其名,他们身上既 有“酷”(cool)的超逸,也有“凡人”(carl)的简约。   较高的学历、体面的工作、不菲的收入、优雅的生活、时尚地节俭、理性地消费、精神高于物 质……这些打在“酷抠族”身上的烙印充分说明,在高房价、高物价时代,他们追求的是一种个 性、新潮、自由的生活方式。   从“抠抠族”到“酷抠族”   “抠族”的诞生,几乎与房地产的升温、物价的上涨处于同时。2007年,从事出版工作的网友 ligi,在豆瓣网上创立了第一个“抠抠族小组”,小组成员大多是和她志同道合、提倡节俭有道的 同事和朋友。他们以“抠出美丽、抠出品位、抠出幸福”为目标,倡导一种健康、节约、低碳的生 活理念。   一年后,从南京师范大学毕业的26岁女硕士王跃(化名)申请加入“抠抠族小组”,开始在各 大论坛频繁发帖,“晒”自己的省钱经历,从一名曾经的“月光族”一跃转变为时尚的“抠抠 族”。   转变的原因是“毕业季的到来”。2008年,王跃在南京鼓楼区一家图书公司寻找到自己的第一 份“工作”。3个月的实习期间,每月3000元的基本工资,让王跃瞬间感到入不敷出的窘迫,她开始 了人生中“第一次精打细算过日子”。   作为网络达人的她,很快从网页中搜罗到各种“省钱秘笈”。她曾经连续一个月在网络上 “晒”出自己每天的消费明细,创下了2000元玩转云南一周的记录,引得无数网友赞叹、惊奇,被 封为论坛里的“抠抠达人”。   “我们不是守财奴”,王跃在QQ对话框中飞快地打出以上几个字。如今,月入8000元的她已由 “抠抠族”升级为“酷抠族”。   她告诉记者,所谓“酷抠”,从字面上理解似乎是“极端小气、极端吝啬”,但“相比‘抠抠 族’,我们的省钱方式更加时尚,生活更为低调和超逸。也就是‘酷酷地抠’,把钱花到该花之 处,花出质量和效益,更好地配置有限的资源。这是一种成熟、理性的消费方式,是一种简单、真 实、自由的生活方式,或许生活本该如此”。   “抠”出智慧   “能坐公交就不开车,能步行就不坐车;一张餐巾纸撕成两半用;剩菜一般不放在微波炉加 热,而是放进电饭煲里,趁煮饭时‘蹭’点热;不用洗衣机甩干衣服,而是让衣服自然晾干;多用 飞信、电子邮件,少打手机……”王跃告诉《民生周刊》记者,这是入门级“抠抠族”的必背口 诀,而要成长为一个资深“酷抠族”,道路还很长。   2010年秋天,王跃在南京朝天宫书市认识了张路加(化名),一番交谈之后,王跃对这个穿着 打扮“像极了富二代”的“酷抠男”充满了好感。   张路加学工科出身,从学校毕业后,一直奉行“低碳、环保、新节俭主义”。用王跃的话说, 尽管月入过万,他依然坚持住集体宿舍;每年春节回家,他宁可与农民工兄弟挤在硬座车厢里,也 舍不得买一张飞机票;他最大的兴趣是看书,但光顾的永远都是图书馆和常年打折的旧书市场……   日常生活中,张路加有一个习惯,就是每天将消费支出的点点滴滴记录在手机的理财软件里, 一个月统计一次。   “抠”来“抠”去,张路加的钱包鼓了起来。他没有在朋友的鼓动下买车买房,而是于2012年9 月从原单位辞职,自己在鼓楼地区开了一家销售公司。   “开业之前我算了笔账,发现自己这笔钱根本不够。”一番踌躇之后,张路加发挥了他资深 “酷抠族”的长处,从赶集网和58同城上淘来二手电脑和办公桌椅,自己埋头组装了几个下午,并 叫来几个做设计的朋友帮忙布置了一番,一间简约而富有情趣的办公室就这样诞生了。   “那天忙完后,他没有叫我们去酒店大聚一场,而是自己下厨做了几个小菜犒劳我们,甚至连 喝完啤酒的易拉罐都收集起来,说是要变废为宝,将节俭、低碳进行到底。”如今,已成为张路加 妻子的王跃告诉记者,丈夫的公司春节后将正式营业,尽管资金的缺口依然很大,但对于这对资深 的“酷抠族”夫妻来说,他们依然充满了信心。   “抠”出时尚   作为个性独立的80后,网友“衣袂飘飘”并不在乎别人对“酷抠族”称呼的误解。“守财奴又 如何,严监生不也有善良的一面么?”她关心的是自己的生活质量会不会因节俭而随之下降。   打开“衣袂飘飘”的微博,在标签信息一栏中,“读书、旅游、咖啡、戏剧、电影、淘宝、美 食”等几个词汇立刻映入眼帘。成为“酷抠族”后,这些小资情调颇浓的兴趣爱好并没有被抛弃, 反而成为她时尚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爱免费、爱积分、爱团购、网购、优惠券、秒杀……这些传统“抠抠族”常用的省钱秘笈,对 于 “衣袂飘飘”来说都是小儿科,她崇尚的是更为知性、前卫的省钱方式。   “衣袂飘飘”是个话剧迷,濮存昕、孟京辉、赖声川、田沁鑫……一提起这些话剧界知名人士 她就滔滔不绝。一路看涨的演出票将不少观众拒之于千里之外,但对于“酷抠族”来说并不是难 题。   一次偶然的机会,“衣袂飘飘”认识了大麦戏剧的管理员“我本善良”,管理员告诉他,只要 在微博上@大麦戏剧,并参与每期活动,就有机会获得免费赠送的话剧票,但观剧后必须在大麦戏剧 官网上发表原创性的剧评。如果剧评写得出色,又可以获得另外的免费票。   写剧评对于文学硕士出身的“衣袂飘飘”当然不是问题,她兴致勃勃地参与了大麦戏剧的活 动,并及时提交了自己精心写就的剧评,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成为“大麦戏剧”的长期观剧团成员 之一。“几年下来,不仅省了大笔开销,我的文笔也得到了很大的锻炼,小资生活也没有改变。”   2013年,“衣袂飘飘”打算写一本关于“酷抠族”的小说。她说,在小说里,她要展现的不只 是“酷抠族”的省钱理念,而是他们将节俭的传统观念与现代意识相结合的生活方式和生活态度。   现代版“葛朗台”   2003年以前,郭振兴只有两张存折和一些国债券。之所以准备两张存折,是因为“一张活期, 方便取用;一张死期,不到最关键的时候,坚决不能动”。   本刊记者 张子琦   葛朗台是法国作家巴尔扎特小说《人间喜剧》中的主人公。这位世界着名的“吝啬鬼先生”最 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半夜里把自己一人关在密室,“爱抚、欣赏他的金币,放进桶里,紧紧地箍 好。”在送给为自己工作20年的仆人一块旧手表时,“好象做了一件要他的命、喝他的血、抽他的 筋的决定。”   艺术源自生活,古往今来,在我们身边,都不乏带有“葛朗台”特质的人。   郭葛朗台   家住北京市房山区的郭振兴,被家人“亲切地”称呼了20多年“郭葛朗台”。   “叫就叫嘛,还是个洋名。”年轻时,对这个有些挖苦意味的外号,老郭没少和老婆生气斗 嘴,但如今,这个外号让老郭十分自得,原因无他,“就是因为这么多年的节俭,我才给儿子在北 京城里买上了房子。”   “别看我们夫妻俩一辈子只赚死工资,现在却在房山有3套房、2辆车。除此之外,还能给儿子 在城里的房子付首付,靠的是什么?就是省!”   郭振兴是北京市农商行房山支行的一名普通员工,妻子老张在镇政府工作。虽然老郭总对儿子 说,“比起还在农村种地的发小、邻居,咱家这日子过得就算可以了。”但他深知,如果走出房山 这个圈儿,自己确实没有吹牛的资本。   老郭的儿子郭伟清楚记得,一次回家吃饭,老爸买菜去了一个钟头,外面还下起了毛毛细雨。 正当家人为他担心的时候,老郭拎着一大袋子菜回来了。“足足5斤菜,才4块钱,又便宜又新鲜。 我跟人老农砍了半天硬杀不下价来,幸亏后来下雨了,哈哈!”   老郭的单位每年都会发工作服,几年下来,夏装、秋装共攒了8套。郭伟的妻子发现,每次见到 公公,他都是一水的白衬衫、西服裤子。见儿媳妇不解,老郭的爱人发话了:“别说我不给他买新 衣服,你问问,他穿吗?连单位发的白衬衫他都舍不得穿新的,现在柜子里还有6套没拆封的呢。”   两张存折   “算是跟钱打了一辈子交道。”郭振兴坦言,每天面对银行里种类繁多的理财产品,自己却从 没动过买基金、股票的心思。   2003年以前,郭振兴只有两张存折和一些国债券,“只有这些是最保险的。”之所以准备两张 存折,是因为“一张活期,方便取用;一张死期,不到最关键的时候,坚决不能动”。而老郭大部 分的工资都在这张死期存折里。   每个月看着这张死期存折的数字往上涨,似乎是老郭最满足的时候。他不抽烟、不打牌,唯一 的娱乐活动就是每天带着小狗“笨笨”出去溜一圈。   老郭的“关键时刻”在这日复一日的平静生活中来临了。2006年,妻子老张看中了房山区政府 附近的一套楼房。“用存折换房子”,老郭心里不愿意。   “当时我单位差不多所有同事都在镇政府附近买了楼,唯独我们家还住在河北省边上。”老张 这次没再听郭葛朗台的,她本能地意识到,如果再不出手,将来这房可能就买不起了。经过“激烈 的家庭斗争”,老郭最终交出了自己的死期存折。   看着自己辛苦攒下的钱只剩下小数点后两位,老郭的情绪低落了整整一年。一年后,房价开始 飙升,老郭的心情也跟着“飙升了”。“那时我突然意识到,把钱放在银行吃利息,不如把钱变成 房子来得‘利息’高。”   自此,老郭的人生有了新的“追求”:买房。老郭追求的方式很简单,把工资存进死期存折, 攒到一定程度,就用来买房。   借钱买房   在奉行节俭的日子里,老郭逐渐成为同事和朋友羡慕的对象。如今,算上城里给儿子买的那套 房,老郭已经是4套房子的主人了。看着原来大吃大喝活得甚是潇洒的同学如今为儿子结婚买房发 愁,老郭就总要对儿子、儿媳讲讲自己的生存之道。   可即便如此,老郭也没敢奢求在北京城三环以内买房子,“不敢想,我再从牙缝里省钱,也不 可能省出200万块钱来。”   在老郭那一代人眼里,借钱买房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从村里和老爷子分家那一天 起,我就没管人张口要过一分钱。我这代人都有这个思想,即便买房,也最好不拉饥荒,而且还要 剩点钱,以备不时之需。”因此,即便在银行工作的他帮很多人办理过贷款业务,但“借钱”这两 个字也从未出现在老郭的人生字典中。   2012年末,老郭的这一守财“规矩”再一次被打破。“儿子在四环边上看中了一套二手房,总 价180万,这回我是真没钱了。本想着给儿子操办完婚事,我们老两口拿着50万存款游山玩水,可看 着辛苦攒钱的儿子和飞涨的房价,我觉得不能再等了,贷款就贷款吧。”   于是,老郭再次清空了自己的死期存折,“50万,又变成了小数点的后两位。”在经历了最初 的失落之后,拿到房屋钥匙的一刹那,老郭终于释然了,“和当年买第一套房子的感觉一样。”   如今,再也没有后顾之忧的郭振兴开始了新一轮攒钱计划,“最终目标(给儿子买婚房)完成 了,动力小了不少,但还是得攒点钱,万一生病怎么办,总不能给儿女增加负担。”   然而,深谋远虑的郭振兴还是“小小挥霍”了一笔,“我前天给老婆买了一件衣服。”正说 着,一直在旁边忙东忙西的老张把话接了过来,“嗯,15块钱呢。”   “不在贵贱,质量好就行呗。”郭振兴赶紧反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