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弄清为什么中国很难产生世界级的创新成果?先看看中国人是怎么搞体育的。   乒乓球桌在中国的公共场所随处可见,无论是小孩还是退了休的老人一概来者不拒,这使中国 成为乒乓球人才的储备库、乒乓球运动的创新者和领军者。与这形成反差的是,中国的篮球场通常 不对外开放,政府(这里是学校管理人员)决定谁可以使用篮球场,由于年轻人无处锻炼球技,篮 球人才日益萎缩,其结果是中国篮球运动的庸碌无为。   数十年来,中国一直遵循着政府牵头的创新模式,科学和技术部门首先确定主攻方向,然后提 供巨额资金,并派遣大量留学生进行研究。这种模式在某些领域取得成功,例如空间探索、超级计 算机和军用技术。目前,中国领导人正打算在生物技术、替代能源和新材料等其他多个领域复制这 一政府牵头的模式。   但中国许多经济学家和科学家表示,这种中央规划模式带来的创新成果不足,那些已经被西方 国家反复探索过的领域很难再取得突破。他们主张中国不要一味“追赶”。   清华大学经济学家白重恩表示,创新具有偶然性,需要大量参与者,因为1,000个主意里可能 只有一个成功,就像乒乓球这项运动,在中国有很多草根民众参与。   为了迎接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最新一次全体会议的召开,中国正制定一项有望引领未来十年 发展道路的改革计划。由于今年中国经济增长率将由2010年的10.4%降至约7.5%,中国以及海外 经济学家们担心,未来这一增速可能出现更大幅度的滑坡。这些经济学家表示,中国需要加快经济 转型,降低对低成本出口和国有寡头的依赖。   这个目标该怎样实现呢?   前世界银行(World Bank)首席经济学家林毅夫(Justin Yifu Lin)认为,中国依然是一 个发展中国家,因此仍然可以通过模仿西方技术,再加以完善和低成本化取得增长。目前在北京大 学任教的林毅夫称,中国的创新不一定必须以发明为基础。   但其他经济学家却不这样认为。中国社会科学院高级经济学家蔡昉表示,需要允许大胆的想法 涌现,以驱动未来的经济增长。中国正处在一个由政府主导投资向以自由市场增长为基础的创新过 渡的重大转折点。   对中国而言,这个转折尤其艰难。中国科学家抱怨中国政府过分关注抓人眼球的项目(例如超 级计算机,根据Top500每六个月评定的榜单,中国生产的超级计算机计算目前速度最快),忽视 了有助于带动新产业的基础科学研究。   根据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的数据,中国的研发支出已 经位列全球第二,仅次于美国。但美国研发预算中19%用于基础科学研究,假以时日,这种研究可 以开创新的领域;而中国用于基础科学研究的支出仅占5%。   乔治华盛顿大学中国研究学者沈大伟(David Shambaugh)表示,中国的政治是一个重大的 阻碍因素,存在很多科研禁区。   一些中国创业公司成功越过了这些障碍,例如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简称:腾讯控股),这家公司的微信(WeChat)语音及信息服务在国际市场取得成功。腾 讯控股在政治和技术层面都十分精明。今年早些时候,腾讯控股首席执行长马化腾当选中国人大代 表,虽然这是个几乎没有权力的机构,但具有重要象征意义,标志着腾讯成为中国体制的一部分。   但即便如此,清华大学教授白重恩表示,中国国有的电信巨头仍然握有很大权力,可以决定哪 些互联网行业的想法可以商业化,因为它们掌控着中国的通信基础设施。他说,垄断企业需要保护 自己的利益。   中国科技专家称,政府有时候对创新的保护不够。知识产权保护力度较弱,私营企业往往被禁 止在利润丰厚的国有企业主导行业参与竞争,如通信、能源或电力生产行业。   但国内外多位经济学家表示,当前的主要问题是国家管得太多,扼杀了以好奇心为基础的创 新。科研经费必须经过行政审批,后者关心的是项目是否符合国家的既定发展目标。腐败、或只是 不明智的判断都可能会扼杀新想法。   未来几周,中国领导人需要面对一个根本性的问题:他们愿意在多大程度上放手,让市场自由 运转并鼓励好奇心驱使下的创新?他们放手的力度越大,对社会的掌控力就越小。他们掌控得越 多,就越不利于可缔造新技术和新行业的创新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