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饭和性事,是人类繁衍至今的基本条件。食文化,传承至今,并发扬光大。而性,却始终蒙 上一层神秘面纱,甚至谈性色变。   鲜为人知的是,武汉是中国第二个拥有性文化传播和展览场馆的城市。近日,记者走访了武汉 达临性学博物馆,这座藏身汉口一家宾馆之中的“伊甸园”,带着自己特殊的文化使命,继续低调 的存在着。   趣谈“压箱底”——古代人的性教育   达临性学博物馆尽管藏身陋室,但是展品却多达1300多件。最早的展品可追溯至北魏,包括 春宫画、古代男女交合雕像瓷器等。其中包括著名的“压箱底”。   我们在形容一件宝贝或绝活时,通常用“压箱底”这个词,来表达最珍贵、最神秘之感。   实际上,真正的“压箱底”,在古代是一种性教育工具。   在武汉达临性博物馆,记者见到两件传说中的“压箱底”——印有春宫图的嫁妆画,以及内藏一 对呈交合状男女的瓷盒。   记者看到,“嫁妆画”一卷约有8张至12张,上面绘制有不同姿势的性爱图画。因为社会大量需 要,后来多用木版印制,乡土气息浓。嫁妆画带到夫家后,新婚之夜,小夫妻会将其铺在床上,逐 渐展开,共同学习。   瓷盒通常如跟巴掌大小,外形多作水果状,揭开盖子,就能看到呈交合状的瓷器小人。   这些都是学习“夫妻之道”的情趣物件。女儿临出嫁,母亲往往秘授给她,因常被隐秘地藏在 新娘嫁妆的箱底,故而被称作“压箱底”,用意则在性爱的启蒙教育,还兼有祈子和辟邪之意。   从这些情趣文物可以看到,古代中国人对于性,并没有视作洪水猛兽,反而很坦然的进行学习 引导。这种心态,无疑非常健康。   从“开裆裤”到红灯泡 扒一扒新婚夜的情趣   “性教育的对象不仅是青春期的青少年,夫妻也是重点对象”。博物馆副馆长马建华说,看一 看古代夫妻相处之道,可以体会到古代人是多么有生活情趣。   在古代,新郎新娘新婚夜才第一次见面,考虑到女孩子比较娇矜,羞于在丈夫面前裸露下身, 故新婚夜女孩子都穿“开裆裤”。   记者见到了一条“开裆裤”实物,来自民国初年。这条“开裆裤”大红绸缎,很是喜庆,唯独在 裆部开了一个三寸长的口子,令人遐想万分。   新婚夫妻娇羞无限,采取小措施,增加情趣减少羞涩,民间的土法还真不少。   记者十几年前曾在湖北农村见到,新婚夫妻的婚房里,灯泡会用涂料染成粉红色,然后用报纸 半遮半露。亮灯之后,房间里散发粉红色的暗光,颇有情调。   据该博物馆中的《中国性科学百科全书》一书记载,北方新婚嫁妆有必备“耳枕”的习俗。耳 枕为厚一寸多的小巧枕头,中间留一直径约2寸的空洞,新婚夜,新郎必须将耳枕套入男根底部, 既可以起到缓冲作用,而且能避免动作过大给新娘带来不适。   另外,女方父母担心男方新婚夜过于激动,还为新娘准备了秘密武器:有些母亲在女儿出嫁 时,会拔下发簪告诉女儿,如新婚当晚男方因兴奋过度产生昏厥时,用发簪插一下男性身体,可起 到缓解作用。   艰难经营11年 守得云开见月明   博物馆一千余件性文物,记者浏览一遍,颇有些脸红。   作为一名80后,记者跟许多同龄人一样,从记事起,不论学校还是家教,都把性视作洪水猛 兽,不敢妄言。虽然后来开设了生理卫生课,也是遮遮掩掩,不够光明磊落。   突然看到一些略带夸张的性文物,记者起初还有些不太适应。   “办性学博物馆确实是件敏感的事,自从决定办馆的那一刻起,我已做好‘烧钱’准备,希望为 社会做点事,”博物馆馆长黄永阶很理解记者的感受,他说,长期以来,学校只重视性知识教育, 及生理方面教育,而对于性人格教育,及理想、道德、情操等方面教育不够。   “性教育,不仅仅停留在生理常识层面,还应包括心理层面。”黄永阶说,按他当初的设想, 要把性学馆办成集展览、学习、研究及服务为一体的性教育基地。   但是,现实却给了他当头棒喝。   武汉达临性学博物馆于2002年8月18日正式开业,博物馆开馆之初,展厅面积有2000多平 米,4个展厅,共有1300多件展品,仅性文物就达700多件。   11年过去了,由于该馆成立后一直面临着经营和管理难题,如今,博物馆的展厅只剩下了800平方米。   起初几年,参观者一年不到千人,甚至有的月份没有一人前来参观,这样的运营状况令他始料 未及。博物馆里面需要特殊护理的文物多达上百件,维护费用惊人。   为了扩大影响力,性博物馆先后到黄冈,荆州等地办展览,做健康宣传。但是,地方的百姓都 是看热闹的多,真正把展览当成文化宣传的少。   展厅从2000多平米缩水到800平方米,一度被不少人误以为关门。   不过,随着整个社会鼓励文化产业的发展,性博物馆又守得云开见月明。   “2013年武汉市政府破天荒给武汉达临性学博物馆补贴了10万元。”黄永阶对这事异常兴奋, 相比较投入的近千万元而言,这10万只是个零头,其中包含的支持和鼓励,让他感到春天的暖 意。   副馆长马建华说,2013年,博物馆的参观者数量上升了不少,近万人,这里包括了外地举办 的展览等。   熬过了11年后,社会大环境开始重视文化产业的发展,黄馆长又重燃激情,“希望把这个文化 项目做起来”。   编辑手记:以自然的眼光看待性   罗伟   古人云:食色性也。   孔子在《礼记》里讲“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凡是人的生命,不离两件大事:饮食、男 女,即生活和性。所谓饮食,等于民生问题,男女属于康乐问题。   从武汉达临性学博物馆的文物上可见,古人把吃饭和性并列,不是一句空话。这些制作精巧的 性文物,几乎涵盖所有生活用品,比如陶器、水壶、茶杯、碗筷等。这些日常物品上面,有的刻画 着风情无限的春宫图,有的则是龙凤呈祥等象征性图案。   站在这些文物中间,参观者不难感受到:中国古代性文化,雅得精致,俗得可爱,涵盖了生 理、心理两个层面的内容,可谓“博大精深”。   遗憾的是,中国食文化发扬光大,享誉世界。而性文化,却只能出现在博物馆和典籍之中。   在参观者的留言中,武汉大学两位大学生写道:“在古代性文物作品前,我们感到震撼与惋 惜,古人也许没有全面的科技知识,却尊重自然,也尊重人的最纯洁的需求。而身为现代人的我们 却冷落它的存在……”   正如大学生所言,现代中国人最缺乏的,是对性的自然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