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省新的最低工资标准将于今日开始实施,由过往的每小时10.25元增加到11元。而多家劳 工组织借机大声呼吁,称11元的标准仍是太低,应该涨到14元。而商界方面当然还是持保守态 度,更有人称受不了,担心最低工资的设定和增长,不但损害企业的利益,也会损害工人的利益。   昨日上午在多市中区布鲁亚街夹德化林街的路口,由“工人维权中心”(Workers' Action Centre)等多家机构共同组织了街头宣传行动,在为新的最低工资标准而欢呼的同时,还呼吁省 府应继续提高标准至每小时14元。   “维权中心”的组织干事刘碚溪称,劳动者就应该生活在贫困线之上,而现在每小时11元的最 低工资,是在贫困线之下16%。   “即使已是全职工作,得到的收入还是低于贫困线,这样不公平?而且对经济不好。工人的工 资收入太低,消费能力低,商家的商品卖不出去,又要再裁员,最终形成恶性循环。”   刘碚溪以中国为例。中国制造的产品在国际上攻城略地,中国也成为“世界工厂”的代名词, 其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劳工的成本低。   “但你看现在,欧美市场受金融危机的影响而萎缩,中国的出口受很大影响。如果这时候中国 国内的内需还能保持,那整个经济受影响会小。现在就是因为劳工的工资收入低,内需不足,所以 经济放缓。”   在场于制衣厂工作的华人女工Iva说,她在车衣厂工作已有26年,但工资的增长都赶不上物价 增长。   “88年开始做时是6元多,现在也才13元多。我已经是熟手且非常勤奋了,才拿到这个工资。 但同时房租、水电和交通的费用不断上涨,多出来的一点工资,都交到上面去了,生活质素并没有 改善。”   另一位华人车衣女工也表示,以前1元钱可以买两到三个橙,现在1元一个,她恨不得1分钱都 要分成两份来用。   刘碚溪引用加拿大统计局的数字称,安省在1995年至2004年间,最低工资标准为6.85元。 在此期间,通货膨胀率为2.09%,失业率为7.25%。   与之相比的2004年至2010年,最低工资标准由6.85元一直升至10.25元,这期间的通胀率 只有1.73%,失业率为7.19%。   商界﹕加最低工资打击沉重   缺经验技能年轻雇员反受害   对于工人们要求再提高最低工资标准的呼声,商界的态度很是谨慎。经营连锁西餐厅的林先生 甚至表示,他认为最低工资标准非但不能升高,反而还要再低一些。   “这个最低工资不是仅仅加那么一两元那么简单,因为与之相应的还有CPP、劳工赔偿保险等 水涨船高的支出。现在房租、水电、原材料都加价,产品售价却不能加,那这成本上升的压力最后 由谁承担?还不是我们这些商家?那我只好少请一些人了。”   多伦多华商会会长张小惠也表示,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对中小型企业的影响更大。   “目前加拿大的经济尚未完全回暖,失业率仍然不低,消费能力弱。如果因为提高标准导致企 业经营陷入困境,那怎么办?”   她表示,人力成本的上升会让很多商家觉得,自己创业当老板这么辛苦,还不如结业去打份 工。“但如果人人都想着出来打工,市场上有那么多的工作机会?”   赞同按通胀率调整最低工资   张小惠赞同根据通胀率来调整最低工资标准,劳方的要求要有根有据。“一下子加到14元,这 样的幅度太大,没有哪一个商家能够受得了。我们不是反对加,但也要有根据才行。”   林先生表示,如果这些工人觉得一份工作难以养家煳口,就应该想办法再多做一些工作。“8 小时不够,那就10个小时,12个小时。”   加拿大餐饮业联会(CRFA)则引述研究报告指,安省提高最低工资,只会进一步伤害最缺乏工 经验及技能的年轻雇员。   目前安省青少年失业率一直高企(17%),安省饮食业界则聘请了约20万25岁以下的年轻人, 占全省青少年工作职位的20%。   联会方面指出,今次最低工资的加幅,将令省内餐饮店每年成本平均增加9,440元,整个业界 的成本则为2.87亿元。对一些小商户来说,是难以承受的打击沉重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