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三十年来,因为有较低的劳动力成本和愈来愈成熟的制造力水平,中国工业在国际市场上不 时会大显身手,各行各业都竞争力非凡,GDP也连续翻番。然而汽车却是个例外,政策方面,虽然 相比加入WTO之前的配额管制已有一定宽松,但现在行业内的诸多弊病依然还是来自于频频发作又 难以捉摸的长官意志。   这一次,发改委又出手了。上月有报道称,多家知名车企的亚太区负责人到国家发改委价格监 督检查与反垄断局接受了反垄断调查,同时所谓的执法机构也确认了这些车企存在有一些诸如横 向“限制”、纵向“限制”以及“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等“垄断”行为。接着,8月4日上午,国家发改 委反垄断小组突击调查了奔驰位于沪青公路989号的上海办事处,约谈多名高管,该办事处的多台 电脑被强行检查。约谈和调查持续一天时间,在场的每一位奔驰员工均被问话。而后在8月6日上 午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发改委秘书长李朴民首次确认,上周物价局反垄断分局已对苏州、无 锡等五个城市的奔驰经销商进行了反垄断调查,预计不久就会有罚单开出。   而这些管制行为的背后,所要承担的罚单数额无一例外会落到每一个普通消费者的钱包里。由 此带来的车价高企的案例数不胜数,中国售价普遍在20万元以上的中高级车,在美国售价多为15 万元封顶。28万元买一辆雷克萨斯或奔驰,在国外轻而易举。而这种不合理的“零整比”将直接导 致修车成本大幅增加。经常听4S店的朋友说起顾客大骂宰人车一出保再不登门生意不好做云云, 但据我了解,因为定价权掌握在总经销商手中,厂家直接以指导价方式规定价格,业内下游授权经 销商的利润被层层稀释,导致很多4S店自身的日常运营也都举步维艰,而最终承受转嫁压力的消 费者即使怨声载道也无可奈何。   那么,进口汽车的价格究竟为何如此虚高呢?   还是要说回管制,为了限制进口,中国政府曾对此设定过一种巧妙的管制。在2005年4月1日 实施的《汽车品牌销售管理办法》中,第六条明确规定,境外汽车生产企业在境内销售汽车,须授 权境内企业或按国家有关规定在境内设立企业作为其汽车总经销商。这直接导致了每家汽车品牌只 会有一个独家的代理商,接着很自然的,几乎所有的跨国公司都把品牌授权给了自己独资或绝对控 制的子公司。也就是说,哪怕其他公司看到进口车销售有利可图,也没有资格进行汽车贸易。所谓 的“垄断”就这么应运而生了,因为没有竞争,厂家可以直接控制经销商,在销售价格、售后价 格、建店标准等多个方面,授权经销的4S店话语权小之又小,所以价格必然高涨。比如厂家指导 价的强制性早已是业内公开的秘密了,经销商和厂家各自都心照不宣,表面上厂家非常谨慎,从来 都是口头限定,不留书面证据。如果经销商敢卖低价,厂家则会变着法儿的开出名目繁多的处罚条 例。2011年,上海大众新POLO滞销时厂家制定了每辆POLO优惠4000元的促销政策,但政策进入 山东大区后,却变成了经销商必须购买区域指定的产品赠送客户,如果经销商违反规定,则会被厂 家在供货、返利、市场支持以及车展活动等各方面大加限制,经销商苦不堪言。   虽然,工商总局准备在今年十月一日停止上述实施了长达九年的《汽车品牌销售管理办法》, 从事汽车品牌销售的汽车经销商(含总经销商),按照工商登记管理相关规定办理,其营业执照经 营范围统一登记为“汽车销售”。此举或将打破之前一贯的4S店单一经营模式。但我个人对此并不 看好,这也仅仅是因为新的《汽车品牌销售管理实施办法》也正在制定当中。不难发现,发改委对 进口车企的调查从最开始就是个伪命题。管制的逻辑再明显不过了,那就是,管更多的事,寻更多 的租。   还有不得不提就是从2008年开始施行的《反垄断法》。首先必须搞清楚,什么是垄断?其中 最重要的一条内容也就是支配性地位的划分如何在法条中表达度量。因为事实上市场中“一家独 大”的现象非常普遍,私有企业通过竞争自然形成的优势地位不仅不会损害消费者的利益,反而会 促进市场的良性循环,市场随时在变动,企业家的市场策略中必须保证有更好的服务和更低廉的价 格才能不被消费者抛弃,这个过程你情我愿,自然到无以复加。所以,反垄断法从最开始就沦为了 一个无可奈何的笑柄。自然垄断从来就是正当的。相反,汽车国企由于缺乏激励而导致的效率低下 与连年亏损早已是不争的事实了。毫无疑问,这些通过行政权力设置准入门槛的垄断才是真正需要 反对的。   而在反垄断的高调背后,就是雷声小雨点大的贸易保护论了。乍一看,贸易保护,会让人产生 保障自由交易公平竞争的错觉,但其实这只不过是一个语义花招而已。事实上,尽管贸易保护一词 在全球化贸易的今天不断遭人诟病,可实践操作中却远远相反。反倾销、出口补贴、支持民族产业 还有关税保护等等都是反自由协作的。具体到国内的汽车行业,排气量4.0升以上的综合税率高达 143.7%,并且在此之外的销售环节也还伴随着重重的征税,因此最终到手的价格数倍于国外也不 足为奇了。当然,贸易保护的危害远不止这点。可以试想零关税之后的市场形态,大量运转效率低 下的国企和一些没有资本积累小企业渐渐退出市场,取而代之的则是物美价廉的商品和生活。这不 是空想,市场竞争从来都不是零和游戏,交换产生的同样是财富,人类社会之所以能如此繁荣,正 是得益于此。   说白了,问题很明朗,政府究竟是放开“宏观”的手让市场做主——消费者投票,还是继续与民 争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