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虫友“三秋主人”有些忙,为了物色到心仪的蟋蟀,他驱车千里从合肥赶到“蟋蟀王国 王冠上的宝石”山东宁津县,每天凌晨三四点起床,到附近的蟋蟀市场和农户家中“淘虫”。   三秋主人说,这里的蟋蟀市场一般5~6点开市,8~9点结束。偌大的市场,吸引了全国各地数 以万计的虫友。因为遭遇干旱,今年每只蛐蛐少则数百元,多则上千元,一只极品“红牙”最高价 卖到3万。即便这样,爱虫者仍趋之若鹜。为逮虫卖钱,附近村庄不管老人还是孩童,几乎个个都 是行家里手。用虫友的话说:他们都是“为虫疯狂”之人。   访   山东两个小县城因蛐蛐名扬四海   “蟋蟀独知秋令早,芭蕉正得雨声多。 ”在蟋蟀声声漫吟轻唱中,凉风四起。爱虫之人,又打 点行囊,向着每年都要去的山东宁津、宁阳等蟋蟀产地进发。三秋主人就是其中一位,因为童年的 美好记忆,作为上班族的他仍对蟋蟀情有独钟。   他告诉记者,自己玩虫近20年了,每年这个时候,他们便成群结队赶赴蛐蛐产地,经常在当 地一住就是十几二十天。为了“淘虫”方便,有时就住在村民家。以前当地很穷,村民家连电风扇 都没有,有的虫友还专门从合肥带空调去安装。不过,现在那里因为蟋蟀,几乎家家户户都盖上了 洋楼,空调、热水器一应俱全。   三秋主人说,山东宁津县被誉为“蟋蟀王国王冠上的宝石”,那里的蟋蟀头大、腿大、皮色 好,因为较干旱,蟋蟀具有过硬的体质和顽强的斗性,倍受虫友青睐。   淘   一只蛐蛐数百元好的动辄两三万   “这个不错,三千我收了! ”“不行,至少四千! ”“算了,我们各让一步,三千五! ”望着 心仪的虫子到手,一位虫友一脸兴奋。三秋主人说,虽然说虫子价格一年比一年高,但今年因为遭 遇干旱,虫子量少,价格更是飙升得厉害。 “虽然市场上几元到几十元的虫子都有,但稍微好些 的少则几百,多则上千,遇到品相好、打斗性强的红牙和白牙,两三万一只是常有的事。 ”三秋 主人说,所以每次他们到山东,少则几万,多则花费十几万。   如何评价一只蟋蟀的好坏?三秋主人说,首先要看它的头,头要大,颜色要正;其次是眼要有 神;再次是牙齿要干亮。民间有“五不选”之说:战须短而细不选;翅色油滑不选;背空、肋细、 腰硬不选;扁薄窜溜不选;色不正不选。说白了就是要选择健壮、威猛、健康、灵活、色正的蟋 蟀。 “玩多了,真正的好货色,我们一看就知道。 ”三秋主人强调:“我们说的都是野生的,如果 是人工饲养的,长得再好看也不管用。 ”所以很多时候,真正的蟋蟀市场不允许人工饲养的品种 入场。   赏   斗蛐蛐按重量级相差一毫都不行   买蛐蛐,是斗蛐蛐的第一步。买蛐蛐的时间都在白露前,白露后的蛐蛐,因喝了露水,身体和 牙齿开始发酥,战斗力锐减,所以白露前,全国各地的虫友纷纷打道回府。先养上一段时间,到9 月20前后才开始斗。   “饲养过程非常讲究,以往是喂没有一点农残的玉米,现在是专门调配的饲料。为了提高它们 的斗性,经常夜里还得起床放雌虫进去和它们交配。这样大概持续一周时间,到秋分时节,斗蛐蛐 才正式开始。 ”三秋主人说,与人们拳击、摔跤比赛差不多,斗蛐蛐也分重量等级。斗之前,要 把蛐蛐放在专门的电子秤上称,体重相差一毫都不斗。主人都不希望精心养护的 “爱将”有一次战 败记录,一只好蛐蛐只要战败一次,从此就丧失了斗志。   蛐蛐比赛不仅有专门的“斗盆”作为战场,还有专人担任裁判。赛场上鸦雀无声,大家的眼睛 都盯着赛盆里的蛐蛐。有的勇猛、有的狡猾、有的会迂回战、有的疯狂咬,你来我往,有进有退, 有时两虫纠缠撕咬在一起,犹如摔跤场上的勇士。   玩   合肥虫友上万人有些却玩变了味   玩虫20多年的“空谷上人”告诉记者,斗蛐蛐起源于唐代,宋代盛行。空谷上人说,自己小时 候就经常和小伙伴们逮蛐蛐、斗蛐蛐,后来每年秋分时节,便和虫友们一起出门抓蛐蛐。肥西的花 岗、庐江的白湖等地都是产蛐蛐的地方。不过这些蛐蛐和山东的蛐蛐相比,不管品相还是斗性,都 相差不少。   三秋主人说:“我们斗蛐蛐和现在很多人赌博不同,我们就是玩乐。月饼、酒菜都是我们的彩 头。谁输了请喝顿酒,尤其是中秋夜,几个虫友相邀一起,斗输的奉上几块月饼,大家坐在月下, 喝茶、赏月、品月饼,很有古代文人的风范。 ”   空谷上人说,现在合肥的虫友少说也有上万人,除了小部分是娱乐外,很多人都玩变了味,将 斗虫当成一种赌博。合肥还算好的,上海、北京等地每年都有因斗蛐蛐赌博被抓的新闻见诸报端。   关于蛐蛐你知多少   蟋蟀又名促织,中国北方俗名蛐蛐、夜鸣虫、将军虫、秋虫、地喇叭。因为一听见蛐蛐叫就入 秋了,天气渐凉,提醒人们该准备冬天的衣服了,故有“促织鸣,懒妇惊”之说。另外,蛐蛐一般8 月15日前后出土,11月20左右结束,寿命只有100天左右,所以又有“百日虫”之称。蟋蟀的分布 地域极广,黄河以南各省更多。近几年,山东的宁津和宁阳颇负盛名。每年捕虫时节,全国各地数 万人涌向该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