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15年,阿里巴巴集团总部所在地杭州,几乎所有楼盘都被温州“炒房团”光顾 过,但是他们唯独错过了投资阿里巴巴的机会。   从2005年杭州商品房突破万元,到今年9月阿里巴巴赴美上市,杭州楼盘均价2万 元左右,翻了一番。   同样是2005年,雅虎以10亿美元投资加上雅虎中国资产获得阿里巴巴40%的股 权,目前剩余的21%股份价值约300亿美元,是当年的60倍。   阿里巴巴的另一个股东日本软银在更早的时候投入8000万美元,按照这次路演公 布的定价区间计算,回报率为当年的600倍。   同一时期,号称总额超过8000亿元的浙江游资,在寻找投资出路时留下的重磅新 闻让人炫目。从炒房、炒矿一直炒绿豆、炒生姜……甚至连澳洲、美国等地也遭遇过“温 州炒房团”。   就在资本东奔西突急于寻找目标的同时,马云却一直为融资四处奔走。1999年他 创办阿里巴巴时,除了18位朋友凑起来的50万元以外,再也不能从当地银行或者其他 资本方得到融资。在生意从来都不好做的中国,很少有人相信马云要“让天下没有难做 的生意”的理想。此后马云完成的四轮融资,全部来自外资。   有分析认为,因为中国本土资本追求“赚快钱”,所以最终赚不了大钱。   博客中国创始人方兴东说,现在中国很有钱了,但是,中国具有创新意识的资金 太少了。统计表明,中国每年真正投入风险投资的资金是200亿元(2013年中国房地 产开发投资为8.6万亿元)。所以无论是马云,还是腾讯、百度,互联网财富基本与中 国自己本土的资金无关。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常务副理事长郑新立说,美国的风险投资机制是,你只要 有创意,一大批风险投资家会把你包围起来,找出产业化和赢利点在哪儿,最终包装 上市。   但在国内,相关配套的市场机制并没有建立起来。专家认为,风险投资是一个产 业链,资金需要有完整的投入、退出机制,而且要从法律上得到严格的保护。缺少其 中一环,市场就不可能正常发育,也就不能期待本质逐利避险的资本作出目光长远的 投资规划,它们寻找房地产这样快进快出的暴利也就成为常态了。   经纬中国副总裁茹海波说,风险投资需要6-8年完整的投资周期。从现在看,国 内资金的思想意识、运作规律还没到那个程度,需要等待中国的风险投资、资本市 场,有限合伙人群体的成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