闹了快两年,起起落落,“大师”王林终于还是栽了,却不是因为其糟糕的表 演和拙劣的骗术,而是邹勇被杀了,这个曾经将“大师”真面目撕开来给人看的关 门弟子死了,对邹勇恨之入骨的王林当然难脱干系,一张只等坐实的雇凶杀人书, 更是有可能直接让“大师”在高墙中度过不短的日子。   北京时间7月16日下午,江西警方证实“大师”王林因涉弟子“邹勇遭绑架杀害 案”被抓,一张疑似王林亲笔签名的雇凶杀人书更是在网上四处流传,曾经称兄道 弟的明星和官员朋友们此时自觉闭嘴,一起扭头假装路人,而那些“大师”的干儿 子干女儿们,也并不敢决绝的站出来,辩护他们干爹的“法术”有多么高明。   在精神领袖“大师”王林铐镣上身的时候,竟万马齐喑了。   王林是一个骗子,确切的说是个并不高明的骗子,若是同80、90年代那些“气 功大师”来比较,中间大概差了一千个“神医”张悟本。其实,那些王林拿来撑场 面、吓唬人的“超能力”含金量并不高,甚至不如熟练的杂耍艺人。“吹断筷 架”、“空盆来蛇”、“断蛇复活”、“凌空题词”等把戏,任何一个粗通魔术原 理的人都能一眼瞧出蹊跷,但就是这样的一些小把戏,却让那些名人们都看得津津 有味,深信不疑,甚至是拍手叫绝,“大师”快要见秃的头顶也隐约袅袅然冒出一 丝仙气来,于是掏钱孝敬,定期拜访,俨然把“大师”当成自己的指路明灯。   诸如马云、赵薇、李冰冰、成龙、胡长清、刘志军等“大师”的信徒,乃至于 李瑞环、吴官正、贾庆林等座上宾,自然全都见多识广,经见的世面恐怕也比王林 高了不知多少个层级,他们当然见识过更厉害、更完美的魔术,但马云并不曾将大 卫•科波菲尔等魔术大师奉为人生导师,李冰冰也没有环着傅腾龙照过一张相,尽管 后者是正宗国产的魔术大师,以手法而言当得起王林的祖师爷。   可见,吸引他们的或许并不全是“大师”的神乎其技,那么对于马云们、赵薇 们乃至是贾庆林们而言,对于这些几乎可以叫做是“人精”的人而言,颜值低、技 术低、名气低的“三低大师”王林还有什么吸引人之处呢?   王林曾有一些“经典名言”,试举一二,“你烧的纸是个纸菩萨,就等于是我 本人的一个灵魂”、“你司马南吃几碗饭,敢和我叫板?我用气功隔几十米都能戳 死你”、“我跟斯诺登差不多”、“全国人民全世界人民还是认可我王 林!”、“我治好的病人有5万”……林林总总,可称不胜枚举。   中国有一个俗语用词用来形容“大师”王林极恰当——神棍。王林其人其事、 其行径其话语,都不偏不倚,正正好好地卡进神棍的定义里面。巧合的是,近来, 另一个以把戏勾揽信众的神棍也被打下了神坛,所谓“华藏宗门”创始人,自封 为“觉皇”“始祖”的吴泽衡彻底破产了,其人之低劣,以双修之名行淫邪之实, 多名女弟子为其堕胎、产下子女。吴泽衡在青年时期因玩弄女性、耍流氓曾在当地 公安机关留下案底,后又因诈骗罪、流氓罪等被收容审查,就是这样一个劣迹斑斑 的骗子,信众亦然成千上万,当然也不乏政商名流和明星大腕,而更巧合的是,在 曝出吴泽衡洗脑女弟子进行淫乐的同时,也有新闻指出“大师”王林曾在床上为女 星开光,可见,神棍们的发迹史各有各的不同,但他们享受其“成功果实”的方法 却保持了惊人的一致。   往上追溯中国的历史,类似这样的神棍成功史也并不乏见,单以北宋末年而 言,且不论林灵素的祸国殃民,单是一介平民郭京“撒豆成兵、剪纸成阵”的大话 便葬送了汴梁保卫战的胜利可能,其真可称得上是神棍之魁首。而传统概念上的精 英竟然惯性地对这些神棍保持着趋之若鹜的热情,远到北宋朝野上下,近到马云、 何鸿燊等商界大腕,成龙、李连杰、赵薇、王菲、陈坤、李冰冰等影视明星,贾庆 林、吴官正、李瑞华、胡长清、刘志军、朱明国等政界高官……一个疑问自然产 生,先不论事后如何,这些人都是在社会摸爬滚打获得了成功,他们有那么好骗 吗,他们有那么傻吗?   是的,他们就有那么好骗,就有那么傻,但这种“傻”不是他们真的犯了糊 涂,而是自觉的“犯傻”,假装“傻”,他们需要的和“大师”王林兜售的在暗地 里、在心理层面互相缠绕的密不透风,王林就像是为他们而存在的,是来化解他们 心中恐惧的,这样一个适逢其时、适逢其世的大师,怎么会少了信徒。   是凡具备一定高级智能的生物,其大脑的原始设计就是为了寻找规律,并且提 炼出简单的法则,继而实现进化的跃升。人是最具代表性的例子,一切科学技术的 基础都是规律,当规律成为人类社会的基石之后,人类精神稳定与否的依托便也落 实在对规律的依赖上。比如红色的苹果是比较甜的、凡是苦的东西最好赶快吐掉、 有尖牙利爪的动物应该远离等,这些规律的存在使人们对于因其产生的逻辑有了信 赖感。   但现在却不同了,社会的许多领域是反规律的,因此人们看来这些领域中的成 与败就是反逻辑的,政治、金融、影视等圈子无不是此中代表。在毫无规律可循的 前提下,而人又出于本能去寻找规律,于是便各自发展出奇怪的行为,种种钻营取 巧、光怪陆离之事因而纷纷出现,这是任何迷信的根源所在。   刘志军们、马云们和赵薇们或许并不十分了解迷信的来龙去脉,但他们正做着 这样的事。不同的人获取资源的方式不同,因此他们迷信的程度也不同。凡是以不 可预测性来获取资源的人,就更容易迷信。底层的农民和顶层的官员商人,他们做 的事情有很强的随机性。农民是靠天吃饭,他们不可能知道今年会不会遭灾。而那 些演艺明星的出名就更加偶然了,唱歌唱得好的人非常多,凭什么你就是大明星, 他就只能在地铁里卖唱?官员的任免经常和绩效无关,你的领导是否喜欢你,远比 你是否有能力更重要,真正有能力的官员可能一辈子无法出头,所以官员大多迷 信。而中产阶级上班族,打一份工,拿着稳定的薪水,退休之后还有养老金,他们 赚的钱都是能数出来的,因此没必要迷信。这正是为什么每有类似“大师”曝光, 其信众都无外乎是那么几类人,说到底,他们是借大师来寻找安全感,为自己未来 的飘摇伶仃寻找一艘幻想中的小舟。   王林之事,终会告一段落,但“大师”恐怕不会因此消失,不知什么时候,就 会有另一个拥有万千拥趸的“大师”浮出水面,不把这些荒唐案例之后的病根根 除,仅仅是处理一两个人,解决一两件事,便跟“头疼医头、脚疼医脚”没什么两 样,刘志军们、马云们和赵薇们便永远有处可取,有神可拜,这个王林已经倒下去 了,我们希望下一个“大师”不要那么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