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性别失衡是成人用品产业红火的因素之一,“85后”成线上消费主力;但成 人用品行业界定标准和监管含混不清,退货难维权难   伴随互联网时代的来临,被传统思想禁锢已久的中国市场逐渐打破曾经的心理壁 垒,让成人用品产业也借着这股春风,从难以启齿的隐秘地带进入大众的视野。11月 11日零点刚过,大家都沉浸在购物车“手速”比赛中,这个“难以启齿”的行业,在暗 流涌动中迅速生长。充气娃娃更是当中的佼佼者。记者了解到 “双11”当天,有网 店卖家卖出2500个充气娃娃。   新快报记者调查发现,虽然充气娃娃市场红火,但同时也存在国家、行业标准缺 失,消费者维权、退货困难重重等问题。   线上   网店卖家“双11”卖出2500个   “双11”当天,在一家网络药房,其中成人用品中,充气娃娃一天卖出超过500件 (月成交量累计1800件),在凌晨的一个小时内,卖出了50件,差不多一分钟卖出一件。 晚上的成交量增加得尤为明显。   在某电商平台键入“充气娃娃”,搜索结果会显示有6.27万件宝贝:年轻漂亮的 女性模样,设计制作精良,一般看起来是硅胶材质,三围为最佳比例,很可能还长着一 副你熟悉的明星面孔,穿着性感。最便宜的不到一百元,此外几百元至几万元的充气 娃娃都有。一位网店卖家告诉记者:“只要你愿意花钱,可以买到高度逼真的充气娃 娃,在业内也称为实体娃娃。”   记者在线上联系了一位专卖充气娃娃的卖家。她自豪地告诉记者,“双11”期间 仅某一款充气娃娃,下单的用户就多达1000名,共卖1500个,平均每分钟卖出1.04个充 气娃娃,而其他款充气娃娃合计卖出1000个。   通过截图记者看到,这款热卖的充气娃娃原价为557元,在优惠期间价格为159 元,30天内累计售出3919件。该卖家告诉记者:“其实不光是这款,好几款其他类型的 充气娃娃销售都不错。”   线下   无人自助售货店购买者不必尴尬   记者走访发现,24小时服务的成人用品无人自助售货店也如雨后春笋一样,仿佛 一夜之间便出现在市民的眼前。   你可以选择在没有人的时候走进这种小店,准备好零钱自助服务。里面有视频介 绍、操作说明,产品的种类也是丰富多样,如果还有其他需求,如加盟,墙壁上的文字 介绍会告诉你要跟谁联系,手机号码、QQ号码应有尽有。既保护了你的隐私,又满足 了你的需求。   记者根据店里留下的联系方式联系上了这位自助售货店的店主。店主介绍,无人 自助售货店的生意一直不错。一月下来挣个5000元左右没问题,关键是无人自助售 货,省人工,不耽误正常上班,等于挣两份工资。只要每天或者两三天去一趟补补货补 补零钱即可。店主表示,“这种自助售货店最大的好处在于,避免了购买者的尴尬,而 且投资成本并不大。不包括店铺租金,机器加货投资3万就能打住。一般一年就能回 本。”   问题   行业标准缺失 退货难维权难   记者走访发现,市场上大部分成人用品没有国家有关部门的生产批号。完全依赖 生产方自我管理与自我监督,在质量控制上很难得到保证。对此,广东省性学会副秘 书长李继红表示:“假货横行,监管难度大是行业发展面临最大的难题,而成人用品使 用起来恰恰又与人体最私密、最敏感也最脆弱的部位有关,成人用品其做工、用料和 卫生消毒等方面若不达标,消费者的人身健康和权益无疑将受到侵害。”   因为充气娃娃在使用过程中具有相当大的私密性,当产品出现质量问题的时候, 维权成为了难题之一。在线上,虽然不少商家表示7天内如有质量问题可退换,但退换 的前提是不得拆封使用。对此不少消费者吐槽:“没用过我怎知道是否合适!”而更 多的消费者通常选择沉默、自认倒霉,不愿意现身说法,进行维权。   同时,记者了解到,人们对性的观念在逐渐转变,对使用成人用品的态度日趋开 放,却并未等来政策管理层面的跟进,涉及成人用品行业的界定标准和监管一直含混 不清。成人用品既不能算是医疗药械,也难以归入保健品类,卫生、药监、工商、计 生、技术监督等行政管理部门表面上是联合对成人用品市场进行管理,实际上每个部 门均难以找到合适的法律依据,多头管理反而分散了管理的权限,导致监管职能的缺 位。   专家   对成人用品的观念和需求逐渐改变   面对日渐红火的成人用品市场,李继红认为,在国内的成人用品市场仍有非常大 的空间与潜力:“一方面因为我国男女比例的失衡,而另一方面随着经济的发展,人们 对成人用品的观念也逐渐改变,需求也发生变化。”国外成人用品市场已发展了70 年,而国内仅20多年,仍有许多真空市场等待开发。   对于假货横行、监管难、退货难等问题,李继红表示:“可否尝试建立登记、注 册、交保证金制度。由行业聚集地、批发市场等进行行业监督。对市场进行规 范。”   数据   网购量年增50% 40岁以下购买者超九成   据国家统计局公布数据,2014年末,中国男性人口70079万人,比女性多3376万。 80后非婚人口男女比例为136:100,70后非婚人口男女比则高达206:100,男女比例严 重失衡。   《2014年中国成人用品市场调研报告》数据显示:使用过或者想要试试成人用品 的人群,超过了75%;人们最喜欢选择的还是网购,占比43%。超过65%的受访者都可以 接受成人用品当成礼品,其中超过23%的人已经有过赠送的经历。   从淘宝网数据,记者了解到:“成人用品网购量年增50%,2015年估计有3000万 人。主要的消费主力是青壮年,特别是男性。其中,18~29岁的购买者占65%;30~39 岁的占26%。”这也就是说,40岁以下的购买者占了成人用品的消费的90%以上。   有人靠她创业,有人把她当“女儿”宠, 一起逛街吃饭看电影做美甲   他们与充气娃娃之间的故事——   充气娃娃,一种仿真成人用品。在性别失衡的当下,充气娃娃市场变得炙手可 热。随着市场的需求与科技的进步,充气娃娃也随之不断发展,高端的充气娃娃除了 骨骼外,全身都是用硅胶制成,柔软有弹性,皮肤与真实少女相似。   其实,在寂寞的城市中,在每一个充气娃娃背后,或多或少都有一段不一样的故 事。对于一些人来说,玩偶也许是他们唯一的伴侣,他们或有自己不得言说的隐秘,或 承受着因两地分居的而独守空床的煎熬……   80后创业专卖高档娃娃   位于广州市黄埔大沙地地铁站旁,有一家高档充气娃娃的专卖店。从外面看,店 铺装修文雅高档。店内的娃娃皮肤弹性如真人一般,带关节和骨骼,可做出各种动作, 逼真程度非常高,售价从1万元至3万元不等,还有加温和发声等功能。   记者了解到,店主是一个来自湖南耒阳的80后小伙——刘强华。而这家充气娃娃 实体店,是他首次创业。说起为何进入这个市场,刘强华表示:“我萌生做硅胶仿真娃 娃源自于一次跟朋友聊天,谈到了成人娃娃的事情,当时我心里突然觉得茅塞顿开,觉 得大有可为。后来我就去走访各个成人用品市场,收集情报。通过了解我发现日本仿 真实体娃娃很不错,非常逼真,跟真人比例一模一样,还可以加热,有体温,由于制作非 常精美,所以利润很高。”   对于充气娃娃,刘强华有说不完的话:“仿真硅胶实体娃娃不像充气娃娃那样成 本低,因为它制作工艺复杂,材料成本高,制作时间长,所以售价也是非常高,一般国产 在1万-3万元左右,如果是进口的价格6万-10万元左右。”   说起市场的前景,刘强华非常有信心:“在日本,成人用品市场成熟,而在中国这 一块还是有非常巨大的发展潜力,考虑到国内男女比例失衡,中国人口基数大,市场应 该做得起来。”同时,刘强华表示,创业至今,他已经在全国各地打开市场,成为国内 最大的硅胶仿真实体娃娃品牌。   对于销路与用途,刘强华有自己的想法:“打造国内及国际高端消费人群,让想买 实体娃娃的朋友能快速找到地方。更可当做给单身男士、两地分居及残疾人士一份 特殊礼品,还有其它用途,如医疗及模特等。”   患病男子寄托感情,关乎爱无关性   在某些买家看来,娃娃并非关乎性,而是关乎爱。自称“小野寺桦恋”的天津网 民,就在网上记录着他与“女儿”小蝶的点点滴滴。   这个男子叫宋渤,出生于天津,是一个3D游戏设计师。旁边坐着的,就是他花了 1.4万元买回来的女儿——小蝶。小蝶是个身高1.45米的充气娃娃,在行业内一般称 她为实体娃娃。   两年前,宋渤查出患有颅内蛛网膜囊肿,病情的加剧让他害怕与人产生羁绊,于是 决定放弃结婚生子。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在网上花1.4万元买了一个“女儿”,并取名 叫小蝶,开始了一段另类的生活。   刚得知自己生病的那段日子,宋渤患上了轻微抑郁症。多亏了这个买来的“女 儿”,让他痛苦的生活有了新的感情寄托。   宋渤会像一个普通父亲一样,时不时带女儿出去郊游。“一起逛街、吃饭、看电 影、唱K,就在今年五月,我还带她去了一趟欢乐谷。”说起小蝶,宋渤可谓是滔滔不 绝。   “有时候,我还会跟小蝶一起联机双开LOL(联机网络游戏),当然小蝶技术不怎 样,所以常被网友叫坑……”宋渤笑说。   只要一有空,宋渤就会拍一些照片发微博,小蝶也渐渐有了自己的粉丝。网友们 亲切地称宋渤叫“蝶爸”。在微博里的小蝶,与正常的女孩子一样,穿着不同的衣服, 摆着不同的动作。“是的,小蝶是一个仿真人偶,她的皮肤是硅胶材质,骨骼、关节由 钢筋组成。她的姿势可以变换,不过每次调整需要半小时甚至更久。”宋渤说,有时 候为了拍一张小蝶的“生活照”往往需要很长时间去调整。   除了拍照外,宋渤还常常在网店上给小蝶买不同的衣服,还专门找了一个美甲师 给小蝶做美甲。在小蝶身上花了多少钱?宋渤没有算过,他说:“这么多年来花钱无 数,如今都是过眼云烟,值还是不值呢?这个娃娃给我的安详归属感是多少钱都买不到 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