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媒称,喜马拉雅山脉白色山峰耸立云间的瑰丽画面也许在短短几十年间就将 只能出现在明信片上。这条分隔中国和印度的山脉拥有9座世界最高峰,被称为除南 极 和北极之外的地球“第三极”。青藏高原上分布着4.6万座冰川,占全球总量的 近15%。然而,与地球另外两极一样,喜马拉雅山脉的冰雪正在因全球变暖而消 融。   据西班牙《阿贝赛报》12月6日报道,根据中国政府的估算,青藏高原平均每年 有 247平方公里的冰川消融。自上世纪50年代以来,已经有大约7600平方公里的冰 川消失,占到青藏高原冰川总量的约18%。这已经是一个非常严重的环境 问题,因 为作为著名的“世界屋脊”,青藏高原孕育出了亚洲几条大江大河,如长江、黄 河、湄公河和雅鲁藏布江,而冰雪消融影响着这些大河流域近20亿人口的生活。   中国社会科学院(中科院)环境问题专家次仁平措(音)在接受包括《阿贝赛 报》 在内的境外媒体采访时表示,西藏遭受着气候变化带来的严重影响。河流水位 因冰川消融而上涨,但降水却在减少。此外,近30年来,青藏高原的平均气温已经 上 升了2摄氏度,冰川还在持续消融,“但我们却找不到有效的方法来遏制这一趋 势”。更糟的是,全球变暖而带来的冰川融化还影响到了50座海拔7000米以上 的山 峰,其中有11座海拔超过8000米。   报道称,由于青藏高原的升温幅度比世界其 他地区都要高,预计到2050年“世 界屋脊”2/3的冰川将消失不见。此外,过去10年青藏高原地下的永久冻土也在融 化,从而导致地下水渗流。根据中科院 的最新研究预测,到本世纪末,青藏高原上 可能将有超过80%的永久冻土消失。最糟糕的是这一地下层形成于数千年前,包含着 约1.23万吨二氧化碳,一旦融 化就会释放到大气中,使得温室气体进一步增加。   一些冰川正在以每年大约300米的速度消退,海拔5200米的艾佛勒斯峰(珠穆朗 玛峰)大本营区的冰川已经消失。这种趋势在短期内可能导致源头在喜马拉雅山脉 的大河流域爆发更多洪灾,中国、印度、尼泊尔、不丹和孟加拉国等亚洲国家将深 受其害。   报道称,为了控制水资源,中国政府在青藏高原建设了许多水坝,但发改委表 示这都是出于发电需要,并且这些水坝在建造前都进行过充分的环境影响评估。在 当前这 个资源日益匮乏的世界,水资源的地缘政治重要性愈加凸显,或将决定未来 国际关系的走向。而青藏高原拥有庞大的淡水资源,成为各国争夺的目标。   报道称,与此同时,河流正在减少甚至消失。根据中国此前的全国水利普查, 20年间有 2.8万条河流消失。气候变化带来的类似恶果不仅仅影响到中国,最近的 一 些科学研究将喜马拉雅山脉的气温上升和冰雪消融与近来席卷欧洲和亚洲的热浪 联系在一起。在这样一个越来越热的星球上,“第三极”的融化可能就是短短几十 年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