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借着到日本旅游的机会,会毫不吝啬地在日本扫货,爆买日本的一些产 品,比如马桶盖什么的,这已经成了地球人都知道的事情。但我怎么也不愿相信, 我们中国人还要千里迢迢地跑到日本去爆买感冒药。“到日本买感冒药,是中国制 药企业的耻辱。”2016年1月30日,在湖北省“两会”的新闻发布会上,湖北省政协 委员王学海说了这番话。看了刊登在2016年2月4日《文摘报》上的这则新闻,白纸 黑字,我又不得不信。   随即一种郁闷涌上心头,马桶盖什么的高科技产品只是屁股下面的东西,我等 无缘也无钱去日本的屁民不用也罢,吃喝拉撒照样还能解决。可我们屁民总不能不 生病吧,这最流行的感冒总是要得的,感冒药还是要吃的,难道我们中国制造的感 冒药也不能吃了?否则为什么要不远万里跑到日本爆买感冒药呢?郁闷之余,我上 网搜索了一下这种情况,搜索结果让我大吃一惊。   我的上帝啊!不仅是感冒药,这两年来,不少调查显示,日本的医药品和保健 品一直是中国游客最爱。2014年的十一黄金周,日本咨询公司hotto link与上海普 千商务咨询公司通过分析新浪微博,公布了中国人在日购物排行榜,其中,医药品 消费999件,位居榜首,眼药水和降温贴单独排在第四和第九位。而在医药品中,游 客购买最多的则为感冒药、胃药等。而在2015年过年假期,医药产品的消费量已经 飙升到3982件,热度还在持续上升。很多产品中国游客贡献的营业额已经超过本土 的销售额。   还是让我们看看中国人爆买的具体药品吧。日本医药品分为三种:第一类必须有 医生的处方才能购买,第二类则需要和药店专驻药剂师商量,第三类则可以任意购 买。中国游客购买的多为第三类医药品。根据日媒统计以及国内一些论坛上的推 荐,武田制药鼻塞退热感冒片、池田模范堂儿童感冒药、第一三共制药AG NOSE鼻炎 喷剂、エスエス制药感冒药、龙角散、大正制药的一系列感冒药产品、协和药品儿 童感冒药等均是游客感冒药“购物清单”首选。   难道日本制造的感冒药真的有什么过人之处吗?据专业人士介绍,感冒药根据 针对症状的偏重,在含量和组合上会略有不同,但有效成分和组合并不会有太大差 别。因此,影响药品疗效的主要是辅料的质量。辅料会影响药物生物利用度、溶解 度、血药浓度达峰时间、崩解时间等药理指标,从而影响药物的稳定性和在体内的 吸收情况。如果辅料的质量不好,药品放置时间较长,或者存储条件发生变化时, 就可能导致制剂发生变化,从而影响最终疗效。   而令人沮丧的是,相比于日本,目前我们国内还没有完整的辅料认证体系,在 生产过程中,相关指标要求也没有国外要求严格。因此,很多辅料在质量上跟国外 有很大差距。对此,国内药企也并不避讳,康美药业OTC总监李从选就感到国内的辅 料质量跟国外相比差距很大,重视度也不足。“国内在进行药品质量和安全性检测 时,更关注有效成分的含量是否达标,对于跟辅料相关的一些药理性质的检测没有 足够的重视。这就可能会对制剂的最终疗效产生影响。”同时,他指出,很多药品 在生产工艺、原料纯度方面也很难达到国外水准,这同样会对药品疗效产生影响。 而且由于在药物针对的适应证方面划分的更为精细,日本药品的类型相对比较丰 富,中国游客就可以买到一些在国内买不到的品种。   原来中国制造的感冒药确实不如日本制造的,看来说外国的月亮比中国的圆, 并不见得就是崇洋媚外,倒是一种难能可贵的实事求是,这就难怪聪明的中国人要 到日本爆买感冒药了。   普通感冒药如此,儿童用药就更不用说了,它更是中国人赴日购药的一大热 门。在很多网上推荐“必购神药”的帖子中,都占有不小的比重。由于儿童是特殊 人群,比较难以开展临床试验,故而儿童用药在世界范围内都比较受到关注。在国 内,儿童用药一直是成人剂量缩小规格,日本在这方面也是对成人剂量进行减量, 并进行口味改良。中日在儿童感冒药方面主要的差异在于,中国的品种和剂型更为 缺乏。据快克OTC总监石永林介绍,国内的儿童感冒药市场,以氨酚黄那敏类为主, 比较常见的大概有三四种。日本的儿童感冒药品种相对多一些,仅在札幌一家药妆 店中,就共有12种儿童感冒药产品。   这就难怪网友要用“人性、细节、效用”来形容日本感冒药品了。虽然说在药 品的疗效差异上还需要更多科学证据去验证,但日本一些药品在包装设计、使用方 式人性化这些印象分上已经高出国内药品一截则是毫无疑问的。   日本药企是把病人真正当做了上帝,能够设身处地地为病人着想,在药品设计 上考虑到更多的患者需求,因而给病人提供了更多选择空间。以第一三共一款治疗 过敏性鼻炎的喷鼻剂AG Nose为例,根据个人需求的不同,这款产品设计出温和型、 清爽型以及防滴漏紧贴患部滋润型这3种类型。而儿童使用的面包超人止咳糖浆也改 良成草莓和桃子口味,让儿童服药更为容易。另外,在药品剂型上的考虑和创新也 更多。据介绍,日本一种胶囊型的一次性滴眼液,使用方便,杜绝了反复使用污染 的可能。现在国内也有企业在从日本引进这种技术。   即使是在药品说明书上,日本也会关注到细节。从2004年开始,日本24家制药 会社组成了“药的合理使用协会”,针对那些因日语不通而在日本药铺买药的外国 人,制成了说明服药方法和注意事项的“图形文字”,表示的注意点共计51种。如 今,还将日语服药插图说明翻译成简繁体中文、英语、韩语、葡萄牙语、西班牙语 等五种语言。   把创新做到了细节上,日本人的精明不得不让人叹服。如果进一步追问,日本 药为什么能做到这一点呢?以日本的OTC产品为例,虽然种类比较多样,但是品牌比 较集中,主要由几家著名企业生产;而我们中国则是品牌繁多,同一个品种竟然有 几百个厂家在生产,销售前十名的成人感冒药一共也只占市场份额20%左右。由此导 致市场竞争无序,各家药企多是在价格战上下功夫,也就很少去关注细节创新了。   说起中国的有些药企,不禁让人心生愤懑之情。从2015年6月开始,国家取消了 绝大部分药品的政府定价,希望通过提升药企生产低价药的积极性,减轻患者使用 高价药的负担。这本来是全心全意为患者服务的好政策,却被一些无良药企钻了空 子,以致一些低价药屡屡断货,药企“哭穷”说生产不起,背地里却“抱团”协议 涨价,导致患者用药成本增加。2016年1月28日,国家发改委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 局调查处对5家国内公司因在药品别嘌醇片上达成并实施垄断协议开出2016年首张罚 单,合计罚款399.54万元。   “别嘌醇片”是治疗因尿酸过高引起的高尿酸血症、痛风的常用药物。全国获 得批准文号的“别嘌醇片”生产厂家原来有15家,2012年至2013年实际有7家企业生 产别嘌醇片,2014年以来实际只有重庆青阳、江苏世贸天阶、上海信谊联合三家企 业生产别嘌醇片。   而这三家,此次都在发改委的罚单范围内,说起来真是可恨。2014年4月至2015 年9月,重庆青阳及其关联销售公司重庆大同、江苏世贸天阶、上海信谊联合别嘌醇 片独家经销企业商丘华杰,先后四次召开会议,达成并实施垄断协议,统一上涨别 嘌醇片价格,同时协议分割销售市场。2014年4月,当事人经过协商,决定将当时售 价为10元的别嘌醇片销售价格提高到不低于18元,后来又提高至23.8元,到2015年4 月又决定在被列为低价药的省份,提高售价至不低于50元。   这就是我们中国的药企,没有本事创新,却钻进钱眼里不可自拔,妄图靠垄断 市场一手遮天而大发昧心财,逼得有钱有闲的国人去日本爆买日本药,剩下无钱无 闲出不了国的我等屁民们,要么成为刀俎之下的鱼肉,要么就只能呼告无门——本 人每天吃一片优甲乐,谁知几个月之前这种药突然断货了,目前在各大药店都买不 到,眼看就要断药了,万能的上帝啊,你能告诉我去哪里买这种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