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2日中午,济南市民王先生在省城历山路一家包子铺用餐时,此前免费提供 的大蒜被要求按1头1元钱付费。此时,该市棋盘小区农贸市场内,大蒜的价格被标 为“每斤10元”。   当消费者和许多饭馆为沉寂6年的“蒜你狠”叫苦不迭时,济宁金乡、菏泽巨 野、临沂兰陵一带的储蒜商却在为这波不期而至的高蒜价拍手称快。这些每年都像 炒股一样租用冷库囤积大蒜的商人们,迎来了难得的“好年景”:每存一斤蒜可以 赚到3-5元钱。“赚得少的有几百万元,多的可达上亿,赚几千万是正常情况。”一 位业内人士说。   做了多年储蒜商的陈先生就是“蒜你狠”的受益者,在这次涨价潮中,他四次 进货,存了370万斤大蒜,在手里剩余的少部分蒜卖完后,至少能赚到600万元。   买卖鲜蒜 小赚百万   去年鲜蒜上市后,陈先生从5月20日开始“吃进”,两周内,以一斤1.5元的价 格共收购了100万斤剥皮鲜蒜。“这100万斤鲜蒜直接入库了,在冷藏库里可以保证 鲜蒜的新鲜度,跌秤(即水分流失而导致减少的重量)非常少,也就是7%,拿出来 跟从地里刚挖出来的鲜蒜没什么区别。”   这一批鲜蒜,陈先生于去年的8月份、9月份,全部卖出。“因为是鲜蒜,和干 蒜的储存情况是不一样的,8月份、9月份卖出正好,如果时间再长一点,就会发 芽,质量会受到影响。”   陈先生给记者算了一笔这批鲜蒜的成本账。冷库的储存成本大约为一斤2毛钱, 每斤跌秤成本大约为1毛到1毛5,再加上利息等费用,每斤鲜蒜的成本大约为在收购 价的基础上加4毛钱,即最终成本价为一斤1.9元。   这批鲜蒜,陈先生的卖出价格为一斤2.6元到3元不等,也就是说陈先生投入150 多万,三个月后净赚了100万元左右。   这轮“蒜你狠”去年8月初起步   在去年5月份鲜蒜的价格是相对便宜的,但随着时间的增长,鲜蒜不断流失水 分,随着重量的减少,大蒜的价格会越来越贵。记者了解到,鲜蒜变成干蒜以后, 跌秤率为50%到60%,即以一斤1.2元收购的鲜蒜晾干以后,干蒜成本价约为一斤2.4 元到2.6元。   “去年6月18日我就开始着手收蒜了,因为这个时期的大蒜就是干蒜了,可以入 库了。”陈先生去年6月18日准备着手收干蒜,6月20日收的第一批干蒜是6公分的, 价格一斤2.6元。   到了去年6月底,6公分干蒜的价格涨到了一斤2.7元到2.8元。到7月15日,6公 分大蒜的价格涨到了一斤2.9元到3元。在干蒜不断涨价的过程中,陈先生陆陆续续 地收购了170多万斤干蒜。   从7月底8月初开始,干蒜价格逐步地回落到了一斤2.6元。“此时价格回落是正 常的,一方面农户手里剩下的干蒜质量下降,同时一批储蒜商手中的资金紧缺了, 收蒜的人也就少了,价格自然回落了。”   看到价格回落快,陈先生在8月初又收进了20万斤的干蒜。   令陈先生没有想到的是,在他收完这20万斤大蒜后,去年的8月5日,干蒜价格 一路飙升,涨到了一斤3.2元到3.5元。在此之后,干蒜价格几乎是几毛钱几毛钱地 上涨,不再是几分钱到1毛钱了。   稳赚了400万,还存着一批蒜   一看价格涨得这么快,陈先生觉得机会来了,“去年9月份的时候,我觉得可以 赌一把了,因为这个时候,干蒜价格已经涨到了4.9元一斤了。”陈先生认为必须得 出手了,“一次性买了80万斤,因为一次性买的多,卖蒜的让了5分钱。”陈先生以 一斤4.85元的价格进了最后一批干蒜,花了388万元。   虽然价格贵,但是陈先生认为自己赚到了。“看着这个趋势,我觉得年后一定 会涨钱的。不过也是赌了一把,毕竟价格这么高,心里也是忐忑的。”在这次的收 购过程中,陈先生的资金已经全部投入到大蒜之中了,除了卖出第一批鲜蒜收回部 分钱之外,此后收入的干蒜,全部压在冷库中了。   没有了资金,陈先生赌了一把。除了从银行贷款以外,陈先生还从各种渠道共 借了100万元,全部投入了大蒜中。“这个时候,我有的就只有大蒜了。”   而现实也如陈先生预想的一样,年后干蒜的价格一路高升。今年2月份,干蒜的 批发价就涨到了一斤5块钱以上。“3月底的时候我觉得可以出了。”今年3月初,陈 先生以一斤5.4元的价格卖出了第一批干蒜。随后的时间隔两天干蒜的价格就会涨一 次,在这段时间中陈先生也陆陆续续地出货,出货价最高的时候达到了一斤7 元 钱。   到今年4月1日,陈先生已经卖出170万斤干蒜了,稳赚了400万元利润。   现在,干蒜的价格又开始回落了,价格已经降到了一斤5.5元。对于冷藏库中剩 下的大蒜,陈先生也有自己的想法。   陈先生认为干蒜价格不会落得太低。“山东的新蒜还得一个多月才能下来,而 且即使下来了,价格也不会低。”陈先生说,由于去年的两次寒潮,山东的大蒜冻 死了一半以上。今年二月份天气回暖后,有的地里的大蒜一半没冒芽,有的是三分 之二,有的几乎绝产了。量少了,价格自然也就贵了。   剩下的干蒜,陈先生认为可以四月中旬开始出售,肯定还能挣一百多万。   “我其实挣得算是少的了,很多大户,每年都会赌一把,有的去年存了上万吨 的干蒜,挣了上亿元。而挣几千万的也都是正常现象。”陈先生说。   相关报道   赚两份钱的冷藏商   大蒜涨价了,经营冷库生意的冷藏商也跟着发财,不仅赚冷藏费,还要赚利 息。“储蒜商一般情况下资金都不够,我们就会借钱给往我们库里存蒜的储蒜 商。”冷藏商王磊给记者举了个例子。“比如说,储蒜商进了一批大蒜,花了两千 万,他的钱不够了,我就替他出一千万,利息一般是一分五。”王磊说,“他把大 蒜存到我的库里,我就不担心资金的问题了,因为是我掌控着大蒜。”   虽然掌控着大蒜,冷藏商也是担着一定的风险的。“如果大蒜价格上涨,储蒜 商挣钱了,我就只收他利息和冷藏费。但如果大蒜价格下跌,下跌到大蒜只值1000 万了,那么这批大蒜就是我的了,跟储蒜商就没有任何关系了。”王磊说,如果价 格跌到了 1000万以下,产生的损失也得自己担着。   今年王磊的冷藏库存了3000万斤大蒜,一斤大蒜的冷藏费为2毛钱,只是冷藏费 他就可以收入600万元以上。今年王磊每个库借出了600万元,每个库净赚90万元, 他有3个库,只是利息就赚了270万元。借出去的钱,今年的利息也挣到了,而且也 不怕大蒜砸手里了。   干蒜价格一路飙升,储蒜商挣了大钱,冷藏商也挣钱了,农户自然也不能落 后。虽然地里减产了,但是今年的价格也上来了。往年,经纪人承包一亩地的价格 为4000到4500元,而今年一亩地的价格涨到了6000元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