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互联网的时代,这也是一个普通教师可以靠互联网收入"天价"的年 代。   "一小时收入18842元,在线辅导教师收入超网红?"最近,这则新闻火遍网络, 引发争议。   根据网上所列课程清单,共有2617名学生购买了一节单价9元的高中物理在线直 播课。据教师所在平台介绍,扣除20%的平台分成后,一名名叫王羽的在线授课教 师,时薪高达18842元,超过当下火热的网络女主播。   3月28日,澎湃新闻记者联系到了"天价教师"王羽,对方表示,网上公布的时薪 其实低了,现在自己最高时薪为25000元,"这个月的收入为二十多万元"。   "天价教师"也引发了公办教师参与在线培训是否合法的争议。   南京教育部门一负责人接受采访时表示,公办中小学在职教师做在线教师,属 于有偿补课,应该被禁止。   3月29日,《检察日报》刊文抛出两大疑问:在职教师参加在线辅导,该如何定 性?当在职教师于在线服务中尝到甜头,相较于一堂课数万元的收入,他还会在乎 每月几千元的本职工作吗?   对此,"天价教师"所在的在线教育平台回应称,一些教育欠发达和资源匮乏地 区的学生,因为有了互联网,才能分享到国内最顶尖的教师资源,同时支付的费用 比他们当地的辅导还要低很多。该平台认为,从追求公平教育的角度,无论是公立 学校还是市场化机构的教师,都应该有更多人能参与在线教育。   当事"天价教师":这个月收入二十几万元   "天价在线教师"是否真的存在?究竟有多少?   3月28日,天价培训教师所在的平台猿辅导称,王羽的收入水平并非孤例,至少 还有5位教师单小时收入过万元,很多老师月收入超过5万元。   今年三十多岁的王羽是其中的金牌教师之一。   他告诉澎湃新闻,2005年至2011年底曾在新东方上课,之后回山东老家创办了 培训学校,之后因为"线上教育便宜可让更多人受益,更符合自己的价值观",加入 了线上培训,"线上课程便宜很多,很多是免费的,还有1元、9元,最高也就只有 149元。"   王羽坦言,网上所传的时薪18842元,比实际情况还低了些。现在他最高时薪是 25000元,这个月收入是二十几万元。   不过他在线上课的压力,也比线下授课高了两三倍。为了准备一个小时课程, 自己通常会花约30个小时备课,每天基本上都处在工作状态,从睁眼到闭眼。   3月28日,他在自己的微博上感叹,"没有哪个老师的课是不能错过的,只要你 没错过生活。然而我却错过了我的生活。"   并非每个人都是高薪   也并非每个在线教师一节课都能挣个几千上万。   在某在线辅导平台做兼职的某高校在读博士王老师告诉央广网记者,由于自己 刚加入平台才两个月,知名度还不行,一节课收入在五六百元。王老师说:"我主要 上大课,单价1块钱,学生一般是600、700个人。学生跟我说,只要是1块钱的课他 们都会买,5块钱货比三家,9块钱就要斟酌一下。"   3月28日,澎湃新闻记者采访了身在伦敦2区的一名在线教师。该教师目前在伦 敦一高校从事语言教学,从去年开始,她每周末远程开课,给中国学生进行英语辅 导。   她表示,自己每节课学生少时几十人,多时有一千多人,她所开的课程,每节 课在1元至5元不等,收入每月在浮动。"我在的平台有很多收入很高的大牛老师,但 我并不是。"不过她认为,在线教育高度灵活,给了教师极大地时间自由,自己非常 看好其发展前景。   质疑:公办教师线上授课是否踩线?   此次天价在线教师被曝光后,最大的争议集中在了公办教师该不该在线培训 上。   近日,南京教育部门一负责人受访时表示,中小学在职教师做在线教师,属于 有偿补课,应该被禁止。   3月29日,检察日报刊登了评论文章《"在线教师"1小时薪资过万元,谁当反 思?》,赞扬"在线教师"是三方得益的教辅范式:节省了场地、管理成本;参与辅 导的老师也更方便;成百上千的课程一下子变成了几十块钱,而且可以精挑细选, 性价比如坐火箭般飙升。   但评论文章也抛出了两大疑问:在职教师参加在线辅导,该如何定性?当在职 教师于在线服务中"尝到甜头,相较于一堂课数万的收入,他还会在乎每月几千元的 本职工作吗?   公办教师:通过在线培训挣钱是合法收入   "这没什么好指责的。"对于公办教师通过在线培训挣钱,江苏常州一四星级中 学数学教师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认为,这是他们的劳动所得,合法收入,有市场有 需求,配得上这个收入。   不过,该教师也认为,尽管在线教育有着性价比高的优点,但互动性差也是其 显著弊端。"很多老师不了解学生情况,也不是在学校一线教书,学生不能指望从这 些课上获得质的飞越。"   在该名教师看来,身边考虑做线上教学的同事并不多,"在线培训能做好的也是 少数。他们进驻平台后,需要营销包装自己,打响知名度。获得市场。"   王羽的周围也仍有很多坚持线下教学的老师。"仍有一些老手艺人坚持手工打造 吉他,而这些老手艺人就像现在坚持在线下教学的老师们,我不能唐突的评价哪个 更好,只能说各有利弊"。   【对话王羽】   这个月的收入应该在二十几万   澎湃新闻:您现在一个小时能赚多少?在线教师平均收入如何?   王羽:现在网上说我一个小时的工资是18000,其实是比这个要高的。我现在最 高的时薪是25000元。这个月的月收入应该在二十几万。   在线教师的收入高低,要看老师的资历和能力,能力高的多赚点,能力低的赚 少些。   澎湃新闻:您现在每天的生活状态是怎样的?   王羽:每天基本上都处在工作状态,从睁眼到闭眼。在线上课时间平均一周十 几个小时,我会偶尔安排健身。   澎湃新闻:在线上直播时是否会对着装有要求?   王羽:这个还是很重要的,早上上课肯定要早起洗脸,不能蓬头垢面地给学生 上课。因为老师的精神状态也会影响学生的精神状态。虽然不至于西装革履,但是 整洁干净还是要的。   "线上课程便宜很多,更符合我的价值观"   澎湃新闻:在线教育之前,您在干什么?   王羽:2005年至2011年底,我在新东方上课,之后回到老家山东济南创办了培 训学校,在这个过程中对于教师的责任有了更多感触。   培训学校是全日制的,学生选择培训学校时,除了教师的资质,他们还会考虑 设备、校区选址、饮食和住宿,对于教师的选择就弱化了。同时,办培训机构时要 考虑怎么招生,这同样分散老师的精力。这样让我变得不能专注于教学本身,把教 育变得更像一种商业游戏。   而线上就不一样了,我感觉它让我在教学上有更大的施展空间和自由度,学生 则完全根据自己意愿选择老师,老师完全按口碑来说话。   这更符合我当教师的初衷,我喜欢凭我自己的本事去做事,守住教师的本真。 在我看来,这种教学模式很有潜力。   澎湃新闻:在线教育的价格与线下教育差别大吗?   王羽:在教育投入方面,报名线上课程要省很多钱。我早年在新东方时,普通 线下课程要100多元一小时,而像上海、北京的名师一对一辅导课程,一个小时收费 可达1000多元。   有一个故事让我至今印象深刻,2009年,我给一个小姑娘补课,到了中午,我 和她说可以休息一下聊会儿天,这段时间就不算在课时里面了。那孩子对我说,"那 不知道可不可以您再给我讲一点,我想多学一会儿,不想把父母的钱浪费了"。2010 年到2012年时,在和学生们私下交流时中我了解到,很多家长为了学生高考,节衣 缩食让他们上更好的课程。   而线上课程的价格就要便宜很多,现在猿辅导上面的课程有很多是免费的、1元 的、9元的... ...最高也就只有149元。这样一来,家庭在孩子教育投入上面的压力 就变得没有那么大。对于我而言,转战线上更符合我自己的价值观,所以我做出了 这个选择。   线上授课比线下累两三倍,要维持课堂精彩程度   澎湃新闻:线上教学和线下教学的压力有何区别?   王羽:无论线上还是线下,我的备课时间都很长。为了准备一个小时课程,我 通常会花约30个小时备课。   线下上课时,我有固有的节奏,到哪儿该让学生做五分钟的题,到哪儿该让学 生们之间讨论一下,即使有些学生不愿意去做,但是他们也会慑于老师的气场去训 练,去讨论。这个过程老师可以休息。   但线上上课压力明显变大,因为上线上课的同学们都是用手机或者电脑来听 课,他们可以看到老师,但是老师看不到他们,这样就会导致他们缺失了一种对老 师的畏惧感,可能让他们训练他们也不会去训练了。为了避免这样的情况,老师们 只能持续"放干货",让课堂的精彩程度一直维持下去,让成绩不那么好、主动性不 强的同学也愿意听。   其实,在线上上课更像是开讲座而不像是讲课,这样讲课让我觉得比线下课程 累出两到三倍。同时还有一个压力是,不熟悉线上讲课模式的老师,很可能会因学 生们在讨论区的发言乱掉分寸。但是,这种模式的优势在于,可以实现学生和老师 之间平等交流。   澎湃新闻:线上授课有实时聊天窗口,会不会遇到有些同学上着课就聊天,影 响课堂秩序的?   王羽:对的,确实是会出现这种情况。在上课时为了保证课堂的趣味性,老师 肯定会穿插一些有意思的话或趣事儿去调节课堂气氛。遇到您说的那种情况,我会 带带节奏,不会让上课的节奏跟着学生跑,这在于老师的一种把控。比如我会在说 完一个有意思的事情后提醒学生,万事万物都是物理,然后回到上课的主题上。   澎湃新闻:您之前提到,线上上课时看不到学生的表情。那您认为在接受同学 反馈方面是否会有障碍?因为开课面向全国,生源范围广难免学生素质会有差别。   王羽:接受反馈方面的确存在障碍。但是面对高考这样的标准化考试,这个问 题还是有解决办法的。   一方面,有经验的老师基本能掌握题目的难点、困惑点,这样的老师会根据自 己多年的经验把控全局。有很多同学问我,老师您怎么在我们还没有问的情况下就 能知道我们的问题在哪里?我笑说,"我是你们肚子里的蛔虫"。其实这就是多年教 学的经验积累。   另一方面,会有些一对一的课程,这时老师可以针对性分析学生的个别问题。   备课线上课程给我带来了一定的压力。之前我有自己的完整的教学体系,但是 现在转到线上教学,我的讲课内容从原来的面向区域高考题型转到面向全国。   为了让更多的学生受益,我现在讲课更加注重教授学生某一类题型的操作思 路,在方法的实践性应用上为学生做指导。使用归类型讲法,接触不同省市的题 型,扩大覆盖面,让学生在短时间内在解题技能方面有所提升。这也是应试教育的 一中培养模式。   澎湃新闻:您是老教师,在纪律掌控上比较有经验,但是对于新教师来说,纪 律是怎样维持的?   王羽:新教师在安排上课之前都会有一个培训,会有老教师传授经验。同时也 会有人及时的跟踪和纠正。   周围仍有很多坚持线下教学的老师   澎湃新闻:身边是否有越来越多的老师转战线上?   王羽:我是比较接受新鲜事物的一个人,所以喜欢去尝试线上授课。但周围也 仍有很多坚持线下教学的老师。   我就用吉他举个例子吧,线上教学对于我而言,就好像在流水线上造吉他,它 是工业化社会催生的新事物,它是标准化的,更有效率;但是也仍然有一些老手艺 人坚持手工打造吉他,而这些老手艺人就像现在坚持在线下教学的老师们,我不能 唐突地评价哪个更好,只能说各有利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