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有一个极冷门的学系,自2008年设立以来,仅有6名毕业生,被媒体称 为「六代单传」。猜到了吗?不错,就是「古生物学」。今早,北大元培学院举行 2016届毕业典礼,这个学系唯一一名毕业生安永睿赫然在列。他已预告,下一次该 学系再有毕业生,可能要等3年了。   安永睿今日着学士袍拍的毕业照,和他的师兄师姊一样,仍旧是一个人,还要 自拍。「我们这届元培学院的学生有180多人,只有我一个选择古生物专业。」安永 睿表示,其他同学选择经济、数学、物理。而确定要选古生物学,是源自安永睿从 小对于地理方面的兴趣。   这名来自贵州的男孩已通过毕业答辩,并保送北大城市与环境学院攻读研究 院。拿到毕业证书后,他将开始一段从云南到西藏的暑期旅行。   每年只有一个毕业生的低频率,让北大古生物学成为中国高等教育的特殊存 在。这个冷僻的专业,自从北大在2008年设立以来,总共毕业了6个学生,被媒体称 为「六代单传」。安永睿说:「我毕业之后,古生物学只有一个大一的在读了,大 二大三都没有学生。所以,要再现『一个人的毕业照』需等三年」。   安永睿的师姐薛逸凡,两年前也是一个人毕业,因被传媒报道,让这个冷门的 学系,突然成了网红,还频频见报。薛逸凡表示,古生物学出来的同学目前在很多 行业都有,前途不差。她希望,有一天古生物和其他小众专业再被提及,人们能不 再以猎奇标榜。而她已修毕美国卡内基梅陇大学的计算生物学硕士课程,目前被美 国匹兹堡大学医学院的医学讯息学博士录取,从下半年开始带薪攻读博士学位,毕 业前途被看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