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南开大学毕业生周海冰、侯莹向母校捐款一亿元人民币,用于学校的建 设和发展。这是南开大学建校以来收到的最大一笔单笔校友捐赠。   今天一场简短而隆重的捐赠仪式在南开大学数学学院第一教室举行。仪式上, 周海冰、龚克、朱光磊分别作为捐赠人代表、南开大学代表、南开大学教育基金会 代表共同签署《周海冰、侯莹校友向南开大学捐赠协议》《南开大学“智德”基金 设立协议》和《周海冰、侯莹校友支持南开大学校园建设的协议》。校长龚克代表 南开大学接受一亿元捐赠支票。   “在南开遇见了人生最重要的导师、兄长和伙伴,度过了无悔的青春,开始了 从“蒙昧”到觉醒的人生探索。”周海冰说,如果我们真正践行母校的理想和信 念,某种意义上,我们的青春就永远都不会老去,我们便始终与南开同在。   龚克表示,早起南开大学集合民间力量,艰难办学,一路走来,与国家和民族 的命运紧密相连,与社会各界的倾囊相助密不可分。南开学子当永远牢记南开历史 的曲折艰辛和今日的成长历程,以周海冰、侯莹校友为榜样,继承发扬南开精神, 告慰前哲,不负后人。   据了解,此笔捐赠是南开大学建校97周年来接受的最大单笔校友捐赠,将用来 建设一座南开历史文化保存展示、学校教育科技文化交流的建筑物;同时设立南开 大学“智德”基金,用于支持南开大学数学学院、金融学院、外国语学院、陈省身 数学研究所、国际经济研究所在学生奖助、师资引进、学术交流等诸多方面的发展 与建设。   周海冰是南开大学1988级数学系校友,1992年获得数学、保险专业双学士学 位,后进入国际经济研究所师从冼国明教授,于2005年获得南开大学经济学博士学 位,现任乾通科技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北京大数长胜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首席战略 官,专注投资工作。   侯莹是南开大学1988级外国语学院校友, 北京大学中国经济中心MBA,Fordham University计算机硕士,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管理学硕士,曾在中国 煤炭进出口公司联众互联网公司工作,2006年至今一直从事慈善工作。   周海冰在捐赠仪式发言实录   各位尊敬的校领导、各位师长、同学及亲友团的诸位朋友:   谢谢大家今天光临捐赠签字仪式,陪伴我度过人生的重要时刻。长久以来正是 你们的关爱、鼓励和宽容,支持我走到今天,进而有机会为母校尽微薄之力。   28 年前,被陈省身数学试点班所吸引,我来到南开园。多年以后,我才意识 到,这是我人生最正确的选择。因为在这里,我遇见了人生最重要的导师、 兄长和 伙伴, 渡过了无悔的青春, 开始了从 “蒙昧”到觉醒的人生探索。   大学四年,南开的老师和同学给予了我这世间最大的善意。我们共渡忧愁,陪 伴失意的人醉酒到天明;我们同享欢乐,世界杯的夜晚纵情呼喊;在南开黄埔这个 跨系的社团里,我们结识林林总总的朋友,碰撞思想的火花;我们一起奔波在求职 的路上,豪情万丈,憧憬未来。   年年开学时,我们一起宣誓 “允公允能、日新月异” ,似懂非懂;岁岁毕业 季,我们看着学长们哭泣与欢笑,永留记忆里的是新开湖边空灵的歌声, “不要问 我从哪里来” 。而当我选择到哪里去的时候,求职之路一度充满波折。那一刻,南 开的老师和校友都一一伸出援手,给了我巨大安慰。   毕业后初涉社会,挫折和碰壁曾经是主旋律。有一段时间,我经常从北京回到 天津寻找安慰,但校园依旧故人不在,伤感于“我的青春不在了” ,我痛下决心, 告别校园,投身社会的洪流。   很快,昔日的小伙伴们重新集结,开始了创业的历程。一个个不眠之夜, 我们 为些许的进步兴奋不已; 我们实现了一个个遥不可及的目标,我们创造了一个个惊 人的奇迹;我们在雪山脚下统一思想,我们在异国他乡寻找成功之路;我们争吵, 我们冲突,我们有了不同的好恶,甚至不同的价值观......光阴流逝,我们忘了自 己曾经的誓言,我们看不清远方的路。我们也试图迁就彼此,但走着走着,风雨 中,我们陆续失散在人生的十字路口。   当我再次重新审视自己的人生和事业时,在导师冼国明先生的开示下, 我决定 归零过去, 重启自己, 开始人生的二次创业。 中年再出发,不只有诗和远方,更 多是艰辛和挑战。2012 年底,毕业二十年后,我又重返南开,绕着新开湖走了一 圈,在心中为自己举行了再出发的仪式。回到主楼前,我想:就从这里重新开始 吧。因为我相信:南开,总有一种力量,会让我永往直前。   这是一个科技爆炸即将达到奇点的时刻, 任何一个创业者想跟上时代的步伐, 就需要日新月异地提高自己的能力;这是一个波澜壮阔的大时代,任何个体的技能 优势,都可能淹没在命运的随机摆动之中。对于个体结果的追逐和执着,本质上都 是单方面的妄想。所以,做事以价值观为初心,真正的“允公” ,不仅仅是道德上 的“应然” ,也是现实意义上的“实然” 。我渐渐懂得“一滴水只有融入大海才 不会被蒸发掉” ,也渐渐领悟“允公允能、日新月异”这八个字的深刻含义。   如今,我不再为逝去的青春惋惜,也不再纠结于人生的聚散。既然心安之处是 故乡,那么赤子时光便是青春。我终于明白,如果我们真正践行母校的理想和信 念, 某种意义上, 我们的青春就永远都不会老去,我们便始终与南开同在。   再一次感谢在座的各位!因为你们,纵使命运曾经颠沛流离,我对这个世界仍 抱有最大的善意和希望。 有你们真好, 做一个南开人真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