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五月初,已持续50年的巴菲特股东大会,在美国小镇奥马哈,巴菲特 的故乡,已经成为全球投资者每年一次的朝圣之旅。   据了解,今年共计4万人参会,其中来自中国的与会者达5000人之多。会场座无 虚席,八分之一是中国人。   “今年之所以盛况空前,一是巴老和芒格年纪大了,亲自出席股东会的机会弥 足珍贵;更重要的是,今年中国市场白马股亮眼,价值投资者似乎面临黄金时 代,”一位关注者向《国际金融报》表示。   在本次大会召开之前,外界就普遍猜测今年将会是这两位老人最后一次亲自参 与并主持股东大会,因为巴菲特已经87岁,而芒格更是93岁高龄。   那么问题来了:   这么难得的机会,到底是哪些朝圣者能去到巴菲特股东大会的现场,亲自聆听 大神传道解惑?他们想借助巴老的智慧,得到什么问题的答案?   ▲ 现场视频实录(同声传译完整版)   谁在现场?   前海开源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执行总经理杨德龙:股神逆生长了!   中国是投资者赴会人数最多的国家。很多人凌晨四点就赶到会场门口排队,期 望能找到一个好位子。七点钟大门一开,无论大小投资者,都开始赛跑了,看谁腿 脚灵便,能占据优势位置。   去年巴菲特演讲声音有点沙哑,略显沧桑,今年声音浑厚,清晰,股神逆生长 了!巴菲特强调要重视锻炼,一个好身体是最好的投资本钱。大会次日,按照惯 例,巴菲特会亲自开跑小型马拉松,他还会和比尔盖茨打乒乓球、桥牌等。   美国最具影响力的对冲基金经理、对冲基金Kase Capital的创始人Whitney Tilson:学会规避风险   今天我们能够从会场两位老人所讲的东西中得到什么,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基本 原则就是说,投资的时候怎么样做一个非常慎重、非常保守的决定,在价值投资里 头我们重要的环节就是要规避风险,避免损失。   在借贷方面,我们可以看到巴菲特的公司基本上是没有债务的,这与中国企业 形成很大的反差。中国的整体债务和中国的生产总值比例在全世界是最高的,这样 一个比例带来巨大的风险。   巴菲特先生的公司在过去的50年里头市值差不多增长25000倍,其中我们能够得 到的启发是,在投资的过程中是可以不用承担过多的风险而建立起特别伟大的企 业,进行有价值的投资。   银杏环球资本管理合伙人张峰:要学巴菲特的哲学谋定而后动   我到巴菲特年会这是第七年了,我觉得巴菲特的投资哲学简单可以归纳成一句 话,叫“长期投资伟大的公司”。   中国投资人有赌性,反映出来在股票市场上就是愿意追涨杀跌,要赚快钱,反 映在宏观上是希望以大幅的投资持续的能够把中国经济尽快的推到世界高体量的位 置,这两个是相通的,都是人性的表现,到底怎么想这个问题呢?   我觉得巴菲特的价值投资本质给我们一个思考的问题、一个哲学,哲学的特点 就是,到底赚钱的原因是什么?他说,买股票赚钱的原因是,你必须要找到一个价 格和价值的差,就是你买的时候要物超所值,为什么在股票涨的时候你不要冲动去 买呢?因为一个公司他有一个价值,你的价格越高,接近价值你赚钱越少,超过它 你还要亏钱,你就这么想,所以他其实给了你一个看透问题的本质,买股票就是买 一个公司,每个公司一定有一个价值,所以你不要追涨杀跌。   第二个想法是,咱们要赚钱就想赚大钱,巴菲特成为世界首富赚的是大钱,你 就要放弃赚小钱,而且赚大钱就要谋定后动,像华为这样的企业,做他的“基本 法”做了三年,讨论了八稿为什么?他要先统一市场,出去打仗的时候一往无前, 有千军万马。所以有谋定后动思想,慢就是快的人才能赚大钱,今天进场明天你可 能就赔2%,这个游戏被巴菲特看的很透,我觉得到这儿来最该学的,如果学一个东 西就学他这个道,就学他这个哲学思想就可以。   据《国际金融报》记者所知,原汇添富总经理、正心谷资本创始人林利军也年 年前往奥马哈“朝拜”,早在研究生毕业后进入交易所工作时,他就开始研读巴菲 特的著作。   林利军曾经专门撰文描述过巴菲特对自己的影响,表示“其实郭靖、阿甘和巴 菲特是同一类人”。在他看来,巴菲特至今仍然住在1958年花3.15万美元购入的房 子里,自己开一辆凯迪拉克,吃的是从小就喜欢的牛排,“是一个极简单的人”。   “每次去参加他的股东大会,他讲的都是类似的内容,但是听起来一点也不觉 得啰嗦,”林利军表示,“在瞬息万变的资本市场中,有太多头脑聪明反应机敏的 优秀人才,但像巴菲特这样的人物却是凤毛麟角。不用电脑、哪怕别人赚翻了也不 碰自己不理解的股票、不看好市场时可以几年离开市场。这已经远远超出了投资技 术与技巧,更多是一种像孩子般的天然简单和人性上的沉着坚韧。”   今年,林利军也赶赴大会现场,并得到了提问机会,向这位自己追随多年的投 资导师求解疑惑。   中国基金经理关心啥?   其实,在股东会现场,中国基金经理们最关心的问题就是如何在中国做价值投 资。   来自中国的田德华(音译)问巴菲特,“我的公司希望能够运用你的价值投资理 念,把一亿中国投资者带回到比较合理的投资理念上来。我们想问您,巴菲特先 生,你能不能给我们提出一些善意的建议,我们应该怎么样做?”   对此,巴菲特给出了详细又诚恳的建议。   “在任何市场系统下,投机投资都会一直存在。在市场发展的早期,更类似一 个赌场,人们会更加倾向于投机。当周围的人都赚钱后,投资者都希望能够投机迅 速致富,”巴菲特首先赞同了提问者对中国市场存在投机问题的看法,“比如,你 是个很棒的投资者,但当你发现智商比你低30的邻居通过投机能赚得比你多两倍, 你是很难淡定的。作为新兴市场,中国会有这方面(投机情绪渐浓)的麻烦。”   他也认为,“投机是一个不太聪明的做法,你需要非常多的运气才能做这件 事。尤其是在熊市中,公众对于市场的反应是非常极端的,但在这个时候其实对于 投资人来说是一种机会。”比如,2008年开始,3500万人投入股市的价值蒸发了, 而这个价格,三周之后开始了蔓延性的恐慌情绪。   “所以人们喜欢赌博,喜欢采取行动,如果他们觉得有很容易赚钱的机会,他 们都会冲上前去。而过一段时间,他们会觉得我们已经赚得够多了,他们会自满, 会进入自己的舒适区。”   与之相比,秉持价值投资的伯克希尔则“不会为此感到恐惧”。   “所以我觉得,还是要继续做这件事,继续进行投资。这个市场的长期是会满 足你的。而我们会知道,市场会在长期内,会去慢慢的指导你下一步该怎么做。”   另一位来自上海的基金经理问:“对于让中国的股市这样一个未来十到二十年 的翻倍的行为,你们有什么样的预见?”   芒格回答道:“这个问题就好像是在说,你在两个比较差的候选人里面要选一 个比较好的总统。我觉得中国的股市比美国便宜,会有一个更光明的未来,但我也 觉得这中间会带有成长的疼痛。我们有这样一个机会,但是我们却没有一个约束某 一个市场发展的准则。”   对于中美市场的对比,中国的基金经理们也很感兴趣。   另一位中国粉丝问:“芒格讲到中国的评估跟美国的市场的问题,那么今天的 GDP能否反映这个市场的真正价值?GDP会不会影响到现在伯克希尔投资的意愿?”   巴菲特认为,“没有哪个数字可以减少变数。我在想,这种摆动性的确存在, 也不是不重要,但有时某些数字的计算口径和相关变化,只意味着某些方面特别的 追求。(考量一个市场的投资价值,)无法用一个数字一刀切。”   他认为,如果要关注某个数字,最重要的是“现在的利率是多少”。   “当然,利率绝对会影响到现在市场上的价值。但是三十年之后,今天三十年投 资的钱,有人是不是愿意把钱放这么久,还有美元或者是它上涨了,它的币值又贬 值了,都会有一些影响。所以我没有办法告诉你说,现在的这些现值跟未来值会一 样,或者会增加。”   现场还有巴氏门徒提出了投资技术方面的细节问题。   一位来自上海的投资经理表示,“这是我第六年从上海来参加年会了”。他提 出的第一个问题是,“在你们给股东的一封信当中提到,你认为(Ebita)不是一个很 好的评估业务的元素,能详细谈谈这一点吗?”   巴菲特答道:“在(Ebita)来说,折旧费很高,这是很差的支出。浮存金是获得 收益的很大的地方,但是折旧是要先花钱后来才能体现它的价值,这是一个反过来 的过程,对我们来说这不是一个好事。比较好的处理方式是,首先我们去买这样一 个业务,然后再来看其他一些平衡的事情。”   这位投资者还问:“你们两位都有非常成功和快乐的人生,我对此也表示非常 尊重。当你们反思人生的时候,从个人的角度出发,你们是不是有一些后悔的地方? 如果有一件事,你们可以去以不同的方式完成的话,跟家人有关、个人有关还是商 务有关,到底是什么?”   巴菲特的回答是,“商业上,我29岁、查理(即巴菲特的搭档芒格)35岁的时 候,如果那时我们处理问题能更成熟、开始业务更早一些,我们可能可以做得更 好。我们当时在同一个零售店打工。”   在股东大会的尾声,一位来自中国的女士更是向巴菲特提问,“你的梦想是什 么?”   这位名叫纪文燕(音译)的女士说,“这是我第一次来到这个年会,非常幸运能 够有机会向你们提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不同的年龄段的梦想可能不一样。 现在,你们的梦想是什么?”   芒格先回答了这个问题:“我有时会许愿,希望自己能回到90岁。如果你想做 什么,不要等到93岁再开始。”   巴菲特接着说:“(要意识到)不会有机会一直在等你。走进真实世界,不要 把时间耽误在寻找喜欢的东西上,赶快行动起来。查理也说过,可能之后某个月自 己就不在了。”   “我们是按正序来活的,但人生有时候可以反过来估值——假想一下,你已经 迈入暮年,此刻回顾人生,你会觉得自己人生的哪个部分最有价值?”   巴菲特还回答了哪些问题?   接班人   问:开始考虑接班人了吗?   巴菲特:我还没考虑接班人,至于具体哪些人候选,更没多想。我们公司有很 多优秀的经理人,但这些经理人能否成为我们的接班人,仍未见得。   问:对于接班人,我们一直在等你的答案。请你说说,你选接班人有什么条 件?   巴菲特:第一个条件,他已经工作了很久或者家里非常有钱,积累了很多财 富,不被金钱所困扰。第二个条件,他并不是因为能赚十倍以上的钱才来这里工 作。没有任何的伯克希尔董事会成员是为了钱来为我们工作的。   问:对公司前景怎么看?   巴菲特:对伯克希尔来说,资产配置相当重要。我们现在有2800亿(美元)的 股权资产,算上增值,未来十年估计每年有70亿左右的增值。下一个十年的管理 人,得对这一部分资本进行配置。这十年可能投入的钱,比我们过去任何时候都要 多,十年之后,伯克希尔会成为一个大的商业集团。   所以我们需要一个非常合理非常理性的资本配置人,来担任我们的CEO。而且我 坚信我们会拥有这样一个CEO。如果未来担任CEO的这个人不太擅长资本配置,这会 是一个非常糟的决定。   投资哲学   问:什么样的公司能得到你们的青睐?   巴菲特:我们看重长期能否获得良好汇报。首先,在5-20年的时间跨度内,这 个公司的竞争优势能否持续。其次,领导层和管理团队是否值得我们信任,和伯克 希尔的文化是否投契。当然,还有价格因素。   芒格:伯克希尔宁愿花高价买优质的公司,也不愿低价买劣质的公司,因为我 们曾经为此付出过沉重的代价。   问:你以前常常买一些大资本投入的公司,现在买的好像是资本投入比较低的 成长股?   巴菲特:一般来讲,在长期以我们的资本来做考量的话,成长而且能够赚取大 量的钱,你必须要进行大量资本的投资才能赚取更多的钱。所以铁路的这个行业也 是如此。但是现在的这个行业,已经进行改变了。有的时候有些公司不需要更多的 钱去集资到这两万亿的资金。所以你现在看到,财富五百强的公司里面也有这样的 状况,比如说埃克森美孚或者是GE这样的公司。所以毫无疑问,如果这个公司不需 要任何资本就可以赚钱,当然我们都是乐此不疲的,但是不太可能有这样的情况。   问:未来三到五年,打算投资什么行业?   巴菲特:说老实话,我们对于任何行业都有兴趣。   科技股   今年年初,巴菲特出售了伯克希尔公司持有6年之久的IBM股票的三分之一,售 出价格与买入价基本持平。此外,巴菲特刚刚向苹果公司投资200亿美元。   问:你曾经坚持不投科技股,因为不了解。但你最近投了苹果,又说IBM与你当 初的期望不符。为什么对这两个公司看法不同?你现在对科技股怎么看?   巴菲特:我买IBM是6年前的事了。苹果和IBM,这两个公司(的客户)非常不 同,卖掉IBM与买入苹果是完全不一样的决策。我不认为这两家公司像苹果与苹果一 样可比,也不认为他们像苹果与桔子那样区别明显、完全不可比——这两者的关系 实际上处于两者之间。苹果与其说是一家科技公司,不如说是一家消费品公司。   问:对科技股的兴趣为什么会发生改变?   巴菲特:怎么讲,我们投了很大一笔在IBM身上,但并没有得到相应的收获。最 近我们也投了苹果,因为这是一个消费品公司,既有护城池也有技术含量。   不同行业各自有不同的知识,我在保险方面当然做得不错,虽然以前也有过损 失。在这么多行业中,我从出生到现在一直没有办法对高科技行业有深刻见解。   问:亚马逊在贝索斯的领导下做得非常出色,你们为什么没有买这个公司?   巴菲特:因为我太蠢了,低估了它的发展潜力。我根本没料到亚马逊能做到这 么大的规模、这么成功。   亚马逊的云计算有很大潜力,在零售方面也带来了颠覆性的变化。做这种业务 需要很强的能力,我们(之前)可能低估了(贝索斯团队)的执行力。   多年前,亚马逊的财报里就有非常详细的路线规划图,需要做什么、下一步怎 么做。我当时觉得太贵了,真的没想到它能取得今天这么大的成绩。   我觉得贝索斯是个非常优秀的管理者,只是没有想到他能够取得今天这么大的 成就。   人工智能   问:人工智能对伯克希尔的业务有什么影响?   巴菲特:我在人工智能方面不是专家,只是听说它会在未来十年内带来很多变 化。   但我估计,人工智能会导致我们的雇员人数大大减少。这对我们的具体业务来 说不是好消息,但对整个社会有益。   不妨假设一下,如果一个人可以通过按不同的机器上的按钮来完成以前可能需 要150万(人)才能做的事情,这将是多大的改变。但是,生产力的提高会带来颠覆 性的(生产关系)变革,包括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个人和政府之间的关系,都会随 之生变。   至于未来,很难预测。GEICO目前有三万六千个(美国第四大汽车保险公司,伯 克希尔公司的合伙人)员工,如果一个人工智能机器能代替这三万六千人,或者只 是其中一部分人,情况当然会有所不同。不过,我不认为这种变化会在近期发生。   花絮   芒格最满意的交易:See'sCandies喜诗糖果   “这个交易我非常满意。因为这个糖果公司的品牌非常强。”   巴菲特显然也很满意。在长达五小时的股东大会现场,巴菲特时不时端起可口 可乐,吃上几颗See'sCandies的甜点。   巴菲特爱可乐:开心才能活得长   “我每天都喝可乐,我也从来不认为,投资可乐和糖果会伤害人类身心健康。 要是你告诉我天天吃西兰花能多活一年,我也不干。我还是会吃自己喜欢的东西, 活自己喜欢的岁数。(毕竟,)我觉得开心才是长寿的主因。”   希望一百年后被人提起时,被称为:老师   巴菲特:“我自己的生命中有一个非常伟大的老师。如果大家觉得我这样的教 法能够让大家有所收益,我就觉得我这个老师做得非常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