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英国卫报报道,去年11月,Facebook无意中将公司内容审查员的身份信息泄 露给了疑似恐怖分子的用户,让审查员陷入危险之中。Facebook旗下22个部门的 1000多名工作人员受到此次安全事故的影响。Facebook雇佣内容审查员监控并删除 社交平台上的争议内容,这些内容可能涉及色情、仇恨言论和恐怖主义。   去年Facebook在自家软件中发现一个安全漏洞,当审查员对特定群组进行封禁 操作时,管理员的个人信息会显示在群组活动通知中,并对群组管理员可见。   有1000名审查员可能受到这一安全漏洞的影响,其中约有40人服务于Facebook 欧洲总部的反恐部门,该部门地点位于爱尔兰都柏林。其中6人被认为有较大的可能 性遭到打击报复。   其中一位审查员匿名接受了《卫报》的采访。这位伊拉克裔的爱尔兰雇员曾封 禁了一个埃及的聊天群组,随后他得知群组内7名伊斯兰国同情者查看了他的个人信 息,为了安全起见,他逃离爱尔兰前往东欧躲避。   Facebook发表声明确认了该安全漏洞的存在,并表示已作出技术性改进,以更 好地发现和防范此类问题再次发生。   前文中躲藏起来的审查员是全球科技外包公司Cpl Recruitment的数百名合同工 之一。这些人为雇主监督社交网络上的不良内容。审查员的工作通常薪资较低且缺 乏保障,被视为苦工。该名审查员原是逃亡到爱尔兰的中东难民,由于担心极端分 子的打击报复,他被迫离开爱尔兰前往东欧寻求躲避。   “留在都柏林太危险了。”他说。他的家人已经遭受过恐怖主义的折磨:他的 父亲被绑架殴打,他的一名叔叔在伊拉克被处决。“我们逃到爱尔兰的唯一原因就 是为了摆脱恐怖主义和威胁。”他说。   这位审查员透露,另外5名工友也面临类似威胁,他们的个人资料已经被ISIS、 真主党和库尔德工人党成员查看,这些组织被美国定义为恐怖组织。   审查员称ISIS惩罚反恐叛徒的方法就是斩首,而且可能会指使爱尔兰当地的极 端主义者行凶。当这些审查员们收到来自被封群组的疑似恐怖主义者的加好友请求 时,他们意识到自己可能面临危险。   2016年11月,Facebook安全小组通过紧急调查,确认审查员的个人资料已经暴 露。随后Facebook召集受影响人员,提醒后者注意安全防范。   Facebook为受影响人群安装家庭报警监控系统,并为受威胁程度高的人员配备 通勤工具,还通过员工援助计划提供咨询。   由于对Facebook采取的措施不放心,这位审查员选择出国躲避。他形容自己在 东欧的生活像流亡者,深居简出,全靠积蓄维持开支。由于没有经济来源,他在上 个月再度返回爱尔兰。   “我没工作,时常焦虑,还在服用抗抑郁药。”他说。“我走到哪儿都得提防 着身后。”   本周他在都柏林伤害赔偿委员的帮助下,对Facebook和雇主Cpl Recruitment提 起诉讼,希望后者能赔偿信息泄露给他带来的心理伤害。   Cpl Recruitment没有回复置评请求。Facebook则试图淡化信息泄露所可能带来 的危险,表示会为受影响人员提供支持,采取有效措施保证其安全。   此番安全事故再次引发人们对科技公司雇佣低薪劳工的关注。除了欧洲难民和 美国无业者,在菲律宾和印度,还有成千上万的人在从事这种待遇差且有争议的工 作。   《卫报》在不久前报道了Facebook用来训练审查员的培训手册,其中包括细致 的文字指导、电子表格和流程图。前文中的审查员因会说阿拉伯语而被雇佣,他与 其他的工友合作,监督Facebook上的恐怖主义信息。   审查员抱怨身为合约工他们无法享受Facebook正式员工的待遇,尽管为同一家 享誉全球的公司工作,他们只能算“二等员工”。时薪15美元的工作要求他监控对 全球恐怖主义网络有所了解,工作中需要面对的争议材料也容易给人压力。   “每天早上进来,看见的都是斩首的视频,有人被屠杀、扔石块和被处 决。”他说。   Facebook的政策允许用户上传非常暴力的图像,只要它们不宣传恐怖主义即 可。这意味着有时候审查员需要反复观看同一段可能令人不适的内容,以确定是是 否允许内容发布。   另一项容易引起争议的事是,Facebook会在审查员不知情的情况下将审查过的 内容翻工进行二次审查,前后差异过大的员工会被警告甚至辞退。   为了提高审查队伍工作积极性,Facebook每月评选劳动模范并颁发奖品,不过 删帖员透露所谓奖品仅仅是一个印有Facebook标识的马克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