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4日报道美媒称,在近日的某个下午,一名来自中国北方的患者走到北京家 园医院的外面抽烟小憩。而香烟正是让他来到这家医院的原因之一:他猜想抽烟嗜 好对于毁掉自己的生育能力起到了一定作用。   据彭博新闻社网站7月13日报道,这位从事建筑业的38岁张姓企业家与自己35岁 的妻子辛苦打拼创建企业。但是当他们最终准备生儿育女的时候,这却成了件难 事。于是张氏夫妇成为了数百万走向辅助生育医疗市场的中国夫妇中的一对。这个 市场拥有达到15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017亿元)规模的潜力。   报道称,一个矛盾在中国出现了:当中国最终放宽独生子女政策的时候,像精 子计数较低、妊娠年龄推迟和其他健康障碍之类因素正在让许多妇女更加难以受 孕。结果,从中国到澳大利亚、甚至美国加州的企业正排着队帮助这个由满怀希望 的预备父母组成的不断增长的市场——并从中赚取利润。   世界第一人口大国的家庭愿意为生育疗法支付最昂贵的费用。张先生说,他的 试管婴儿套餐每次收费10万元人民币。他一边吸着第二根香烟,一边说:“既然我 们的经济条件有了改善,我们都希望要孩子,但对我们许多人来说这很困难。所有 这些年的抽烟、喝酒和商务宴会造成了影响。对我和妻子来说,要自然怀孕是很困 难的,我们需要帮助。”   报道称,几十年来,中国城市地区的夫妇只允许生育一个孩子,但是正设法扩 充其不断缩小的劳动力队伍的国家现在允许生两个孩子了。根据BIS研究公司称,单 是中国的试管婴儿市场在2016年就价值6.7亿美元(1美元约合6.8元人民币),预料 到2022年将猛增到15亿美元。根据券商华创证券公司的估计,假定65%的不孕夫妇选 择寻求治疗,那么按每对夫妇平均花费4万元人民币计算,有朝一日辅助生育医疗市 场的总规模可能价值1070亿元人民币。   据美国外交学会全球健康高级研究员黄延中称,中国男性的精子计数(即每毫 升精液中的精子数目)从上世纪70年代初的1亿个,大幅下降到了2012年的2000万 个。他说,伴随着经济发展的压力加大、污染、结婚及生育年龄推迟、抽烟及喝酒 等可能是导致这一现象的原因。   报道称,华中地区的一项调查显示,2015年在接受检查的男子中只有大约18%的 人具有足够数量的精液可以符合捐献精子的标准。根据这项今年发表在医学杂志 《生育与不孕》月刊上的调查,这一比例在2001年的时候要高得多,是56%。与此同 时,由于对事业的追求,许多中国妇女正在选择在更晚的年龄生育孩子。不过,人 们拥有亲生儿女的愿望日益强烈,而这正在推动对于试管受精等服务的需求。   报道称,提供生育治疗服务的澳大利亚弗图斯医疗保健公司定期接到物色合作 伙伴的中国企业的接洽,但是要取得当地的执照却非易事。因此,弗图斯公司与中 国的医疗旅行机构展开合作,后者帮助患者前往其位于澳大利亚和新加坡的诊所。 据公司首席执行官苏·钱农说,该公司拥有说中文的生育专家、科学家和护士,其 官网还被翻译成中文。   在2000英里以外,位于贝弗利希尔斯的南加利福尼亚生殖中心的联合创始人兼 医学总监马克·萨里说,在过去一年里,该中心的患者有大约20%来自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