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1日早上,杭州滨江某小区,一个90后姑娘因拒绝男同学求爱,被对方整个 人拎起,从19楼出租房直直扔了下去,当场殒命。   和姑娘合租的女孩发现后冲下楼找到保安,报了警。   民警火速赶到现场,将嫌疑男子薛某控制住。   今天上午9:45,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这起故意杀人案。   姑娘名叫莎莎(化名),1991年生,河南人,大学毕业后来到杭州,在一家电 商企业工作,平时和同事合租在滨江一小区,住的是三室一厅的房子,两人每人一 间房。   莎莎的两个表哥都在杭州,这也是她毕业后来杭的原因之一。   薛某和莎莎是高中同学,也是老乡,他本科毕业后曾到美国、澳大利亚留学, 今年年初回国,在上海、杭州等地找工作。期间,得知莎莎在杭工作,薛便也来到 杭州,并和莎莎及其同事合租。   莎莎的表哥说,表妹起初是不同意的,但薛家庭条件很好,说愿意多出一点房 租,莎莎最后还是同意了。房租一共5300,薛出2000,剩余费用两个女孩各自承 担。   薛身材魁梧,高约1.8米,体重近180斤,戴着一副黑框眼镜,身材高大壮实。 他习惯性地弓着背,双手背在身后,讲话时头埋得很低,声音低沉,口齿很含糊。 被带上法庭时,他面无表情,愣愣地盯着旁听席。   他说,自己从2009年初中毕业后就开始追求莎莎,但莎莎一直没有明确答应做 他的女朋友。他去了美国以后,两人联系逐渐密切起来,经常在网上通过微信联 系。他说,自己在美国时,莎莎和他“关系亲密",什么事都愿意跟他说。   薛在美国期间,会经常在网上给她买包包、鞋子等礼物,回国时也会给她带一 些比较昂贵的礼物。   回杭后,薛再次向莎莎表白,但莎莎表示,还要对他再了解、考察。薛说,莎 莎说拒绝是觉得两人性格不合,但他觉得不是,他认为是自己对莎莎还不够好。   不过,薛在庭上也承认,他和莎莎没有过任何身体接触,莎莎也没有承认他是 男朋友。两人曾一起出游过2次,但也是作为朋友出游的,其间吃住等费用都是由薛 承担。   “我再怎么对她不满,也不会杀她啊,我当时是想自杀,她一直用语言刺激 我,说要跟别人好......"说起事发当天,薛伸出双手,用力握住了面前被告席的栅 栏。但他承认,自己确实对莎莎进行了推搡,并最终导致莎莎坠楼。   薛说,自己之所以受到这么大刺激,是因为事发前几天莎莎曾回老家参加别人 的婚礼,并且在婚礼上和其他男生有合影,还把合影照片放在床头。“我和她出去 玩,她从来不跟我合影,我提出来,她都拒绝了。"薛说,莎莎从老家回来后,两人 因为这件事发生争吵,当时他要求莎莎给两人的关系做个了断,但莎莎明确表示, 自己不想谈恋爱。   吵架那天晚上,薛还听到莎莎在跟另外的男生打电话,期间提到薛在追求自 己,但自己不喜欢薛,讨厌他,想让他走。“我当时就是嫉妒,想跟她一起死。"薛 说,事发后,自己用手机上网搜索过自杀方法,但最后还是没勇气动手。   “我已经对她非常非常好了,可她从来不在乎我的感受,她一点都不在乎我, 我想和她永远在一起,只能选择死了。"薛低着头,声音没有任何起伏。   薛的房间和莎莎是隔壁。案发当天早上8点多,他睡醒了,心里还是很不平。听 到莎莎洗漱完回房后,薛就紧跟过去,并反锁了门。莎莎穿着睡衣,语气有些生 硬,薛就把她往阳台上推。在阳台上,莎莎双手抓着栏杆,不停呼喊室友的名字。   薛高1米86,莎莎高约1米6,体重约90斤。阳台栏杆高约1.5米。薛说,莎莎当 时面对着自己,自己左手拉住莎莎衣角,右手用力往上一托,将她整个人拎起来, 从阳台上翻摔下去。   莎莎坠楼后,薛没敢往下看,室友这时正好来敲门,薛打开门说:“我把她从 楼下推下去了。"   莎莎摔在地下自行车库的拐角处,因高坠导致全身多脏器损伤死亡。很快,民 警在薛的房间将他抓获归案。   薛说,自己从小到大都有些自卑,“我这么多年一直喜欢她,这么多年没交过 女朋友,我心里就只有她....."   薛绞拧着双手,头埋得很低。这些年来,他给莎莎买礼物、发红包,共花掉4万 余元。他曾为莎莎买过蒂芙尼项链、Coach包包、卡西欧美颜相机、戴夫的吹风机、 星巴克的卡等等一系列礼物。这份没有回应的感情,最终耗尽了他的耐心。   薛的妈妈说,儿子的性格不外向也不内向,但倔强、胆小。他春节回国后就不 肯回美国了,说留在上海,家人并不知道他到了杭州,在家人看来,儿子留在国内 就是为了莎莎。薛曾跟妈妈说过,说自己给莎莎送了很多礼物,但感觉两人不可能 了,想要回来,又不好意思开口。直到事发以后,妈妈才又接到薛的电话,说自己 把喜欢的女孩杀了,她不可能活了,自己也不想活了,叫家人不要去找他。   莎莎的朋友在证人证言中也说到,莎莎跟薛是十几年的老朋友,薛对莎莎一直 很好,但莎莎已经拒绝了他,不喜欢他,还有点讨厌他。事发当天,从薛进入莎莎 房门到将她推下阳台,整个过程只有1-2分钟。   莎莎的表哥说,莎莎是个特别乖巧、可爱、开朗的姑娘,同事、领导都很喜欢 她,莎莎也曾跟他提过有人追求自己,但细节没说,他也没细问。莎莎老家除了爸 妈,还有一个在读大学的弟弟。事发后,莎莎家人都从老家赶到杭州,租住在城 西,一直等待着开庭。薛的家人曾委托中间人跟他们沟通过三次,每次都是道歉, 希望能征得他们的原谅,但是对莎莎的爸爸妈妈来说,这是一道过不去的坎。   此案法官没有当庭宣判。   都市快报记者林琳   图片由家属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