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名知情人士称,Facebook一直在上海寻找办公场地。   上海——Facebook在中国遭到屏蔽,却能安心地在这里给自己找地方。   据两名了解Facebook情况的人士透露,最近几个月,这家社交媒体巨头一直在 上海悄悄寻找办公场所。他们称,这些办公室将安置Facebook从事硬件开发、同时 也可能参与公司在华整体业务的员工。因为无权公开讨论相关计划,他们要求匿 名。   他们说,Facebook的计划是试探性的,将取决于中国政府的批准。一旦成功, 这将是这家社交网站的象征性胜利。尽管被屏蔽近十年,但Facebook一直致力于进 入中国。   “我们向来说我们对中国感兴趣,并且正在投入时间以不同的方式增加对中国 的了解和学习,”Facebook的发言人在回复有关办公室计划的问题时说。   在全球互联网用户人数最多的中国,Facebook一直在寻找契机。今年早些时 候,该公司悄悄授权中国本土的一家小公司发行其照片管理应用Moments的中文版。   尽管在华受阻,但Facebook有很多理由继续在中国寻找商机。这家社交网络向 希望触及世界其他地方的中国公司出售广告。在香港(专题)办公室的支持下,中国 的广告销售在亚洲名列前茅。甚至中国的政府宣传机构也会使用Facebook。   Facebook新的硬件业务可能也需要进入中国。相关计划可能会要求接入中国的 电子器件供应链,后者参与制造了全球最受欢迎的部分产品,比如苹果(Apple)的 iPhone。据了解相关计划的人士透露,Facebook名为Building 8的硬件部门的员工 会率先进驻办公室。从连接互联网的医疗设备到无人机,一切都需要和数十家中国 制造商和装配商协调,而它们大部分都位于中国南方。   多年来,Facebook一直有意在中国设立办公室。2015年末,Facebook获准在北 京开设办公室,但许可证有效期只有三个月,Facebook未能在此期间成立办公室。 它在三年前收购的虚拟现实公司Oculus,已在上海成立办公室。   目前,Facebook通过第三方和自己的员工在中国销售广告。出于网络安全方面 的考虑,Facebook的员工在中国出差时在自己的设备上运行特殊的安全软件,不访 问机密或关键商业信息。   在上海设立办公室能给在中国工作的员工提供更多支持,但也会引发一些安全 问题。了解情况的其中一人表示,Building 8团队把精力主要放在自己的硬件项目 上,在中国较少需要访问Facebook的敏感数据。该办公室还能帮助Facebook更多地 与中国当地公司合作。   Facebook如果在上海设立办公室,它将不是唯一一个在中国被禁却依然设立办 公室的西方互联网公司。2010年,谷歌在决定停止审查搜索结果之后将自己的服务 器撤出中国,不过保留了在北京和上海的办公室,用以支持广告和研发。谷歌依然 在中国保持大规模的广告销售和研究团队。   Facebook在过去三年里全力以赴讨好中国政府,争取对该社交网络的批准。 Facebook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中国的一所顶 级大学里炫耀自己的中文,并直接讨好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专题)。   寻找办公室之前几个月,Facebook发布了Moments中文版。据应用程序研究公司 App Annie称,那个名叫彩色气球(Colorful Balloons)的应用程序最初默默无闻, 但在《纽约(专题)时报》上个月报道了它的发布之后,快速升至iPhone中国应用程 序商店的照片和视频类前50名。   与中国其他城市一样,上海积极吸引技术初创企业以及其他与互联网相关的投 资。   今年年初,代表Facebook发布“彩色气球”的那家公司的女首席执行官,被拍 到出现在上海市政府官员和Facebook的一次会面中。为了在上海设立办公室, Facebook很可能还必须在上海注册一个分公司。   长江商学院教授滕斌圣表示,彩色气球应用程序没有下架,可能证明Facebook 做对了政府的工作。如果它能如愿设立办公室,将是另一个好兆头。   “它有象征意义,”滕斌圣说,“因为它应该是与政府良好沟通的结果。”   孟宝勒(Paul Mozur)是《纽约时报》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