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梁秀峰   最近,有两则关于退休富豪的新闻,挺有意思。   一则新闻是《消失的煤老板:无所事事只好在北京一套套买房子》,另外一则 是《千万富翁当共享单车维运工:过腻了靠收房租的生活!》。   《消失的煤老板:无所事事只好在北京一套套买房子》,讲的是47岁的山西煤 老板朱新宁,在2008年山西那场浩浩荡荡的煤炭企业改制重组中,一家国企以近十 亿元的价格收走他的煤矿,留给他45%的股份,至此企业的日常管理跟他就没有关系 了。   他住在北京香格里拉酒店的一间包房里,除了打打高尔夫球,无所事事,也不 想看着钱躺在账户上贬值,便四处买房。北京、深圳、三亚、香港(专题),别墅、 会所、写字楼,一处接一处地买。   时间久了,他觉得索然无味:“做实业赚一百万也算有意义,多少能创造些价 值。买房就算赚几个亿又怎么样?不过是个数字。赚这个钱一点不值得高兴。”   除了朱新宁,还有很多其他煤老板也过着类似的生活。新闻说“对于突然无事 可做的煤老板们来说,如何支配手头的钱和时间,成了后半生的头号课题”。   《千万富翁当共享单车维运工:过腻了靠收房租的生活!》主人公是51岁的喻 林波,他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如今靠着收房租就能过上惬意的生活。   然而,过腻了当老板的日子,喻林波决定出去找一份工作。   年轻时就喜欢到处走动的他,对共享单车这个新生事物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于 是,“喻总”变身“喻师傅”,每天9点上班,晚上6点下班——这也是他以前坐办 公室的时间表。只不过,现在,工作不再是喝茶收房租,变成了搬自行车。   我看到这两则新闻,是在门户网站同一个页面,相隔很近,两者形成很明显的 对比。   大概这也是编辑的意思:各位,看看吧,我国退休富豪的生活选择,真的是大 不同!   退休后买房子、当“包租公”,也无可厚非。只是作为富翁,退休后如果依旧 只痴迷于挣钱,是不是多少有点无趣?   这两位退休富豪,一位无所事事,一位在做公益;一位一套套买房子,一位过 腻了靠收房租的生活。这种对比确实明显,也值得我们深入的思考。   富豪们的退休生活,只是他们个人的选择,但对于我们的社会,他们的选择也 产生不同的价值。   其实,富豪们的退休生活,对我们这个社会真的很重要,也要对他们做些呼 吁。   众所周知,中国市场化改革是从80年代末、90年代初开始的,至今已经30多 年。当年那些叱咤风云的第一代商界老板们,如今很多已经到了或者接近退休的年 龄。   他们将有一个共同的群体标签——退休富豪。   这恐怕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出现如此大规模的退休富豪群体。古代自不必提, 商人和商业活动本就不受重视。近代以来,尽管商业有所发展,但政治动荡不断, 也不可能形成大规模的退休富豪群体。   退休富豪并非普通人。尽管他们已经退休,但是,仍然掌握着巨大的财富和社 会资源,他们依旧是社会精英。对于任何一个社会来说,社会精英都应该负担更多 的社会责任。中国的退休富翁们,也当如此。   我们看到不少国外富豪在退休后,把很多精力都用到了慈善事业上,比如辞去 微软董事长的比尔·盖茨(在微软仍然有职务,但不参与日常管理)。   对于中国退休富豪来说,也需要把更多财富和精力投身于慈善事业上。   按照官方的数据,中国基尼系数近年来略有下降,但仍然很高。解决社会不平 等,退休富豪们可以做很多事。   像腾讯主要创办人之一的陈一丹,从腾讯卸任后致力于公益。根据福布斯2017 年中国慈善榜,陈一丹以年度捐赠23.7亿现金位列榜首。   对公益比较热衷的巨人网络公司董事会主席史玉柱,表态说退休后只保留巨人 慈善基金会理事长一个职务,专心做公益,这也是值得称赞的想法。   除了投身慈善,退休富豪们不少都是知名人物,掌握着很多社会资源。中国社 会正处于转型当中,有很多待解决的社会问题和公共议题,退休富豪们也该积极参 与到当地乃至全国公共事务当中,为政府出谋划策,为民众谋福利。   历史上,中国士绅们退休回乡后,除了颐养天年外,很多也会做慈善活动,成 为官府与民众之间的沟通桥梁,致力于当地公共服务的改善,成为社会支柱。   千百年来,中国士绅之所以能够成为社会支柱,不仅在于他们当官、经商时给 社会的贡献,也在于他们退休后,仍然以各种方式推动社会的进步。   退休富豪们,也该学习这种士绅精神。走出对财富的痴迷、走出无所事事,做 慈善、参与公共事务,履行精英群体该负担的社会义务。这不仅对中国社会是件好 事,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中下层社会对富豪们的各种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