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3日,国家统计局发布了今年9月份70个大中城市住宅销售价格统计数据。   数据显示,70个大中城市中15个热点城市新建商品住宅价格环比继续全部下降 或持平,同比涨幅全部回落,回落幅度在1.8至8.8个百分点之间;一线城市房价环 比继续下降,二三线城市涨幅继续回落或与上月相同;70个大中城市中一二三线城 市房价同比涨幅继续回落。   当“回落”、“下降”以及“持平”等成为近期楼市(专题)涨幅主题词时,人 们非常想知道,这究竟是昙花一现,还是大势所趋?   回答这个问题,不妨先读一读十九大(专题)报告。   “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加快建立多主体供给、多渠道保 障、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让全体人民住有所居。”这是十九大报告中关于楼市的 重要论述。在这段论述中,最重要的是关于楼市定位的表述。   人们注意到,在此前的十七大报告中,关于楼市的论述是,“健全廉租住房制 度,加快解决城市低收入家庭住房困难。” 彼时,楼市上涨炙手可热,但价格大体 还在市场可承受范围。即便如此,急剧上涨的房价,已让城市低收入家庭难以承 受。靠低收入家庭微薄的收入,购买商品房,解决居住问题,近乎天方夜谭,住房 矛盾日趋尖锐。为解决城市低收入家庭后顾之忧,十七大报告提出“健全廉租住房 制度”,建议通过提供租金低廉的住房,让城市低收入家庭住有所居。从十七大报 告中不难看出,“城市低收入家庭”是目标人群,解决路径是“廉租住房”,解决 矛盾是“住房困难”。整个关注重点落在“城市”一侧。   之后,十八大报告继续从住房制度入手,强调要“建立市场配置和政府保障相 结合的住房制度,加强保障性住房建设和管理,满足困难家庭基本需求。”从租金 低廉、租得起的“廉租住房”,到价格合适、买得起的“保障性住房”,尽管房子 性质不同,但十八大报告和十七大报告中追寻的根本目标是一致的,都是为了解决 商品房价高企后,买不起商品房人群的居住问题。不同的是,十八大报告关注重点 是“困难家庭”的“基本需求”,而未将困难家庭细分为城市或农村,解决的矛盾 也不再是“住房困难”,而变成了“基本需求”。这表明,经过5年“廉租住房制 度”的健全,城市低收入家庭的“住房困难”问题基本解决,新的住房矛盾变 为“困难家庭基本需求”。为解决这一新矛盾,十八大报告提出的解决方式是,要 建立一个既有市场配置,又有政府保障的住房制度,也就是“看得见的手”和“看 不见的手”共同作用,既尊重市场,又防止市场失灵,通过“加强保障性住房建设 和管理”,解决新的住房矛盾。   而十九大报告的表述与以往两届报告相比,最大不同在于,一是在报告中明确 了房子的“定位”,二是把目光放在了“全体人民”身上。这既是对此前政策精神 的延续,也是对楼市发展的全新战略定位。从政策延续看,十七大侧重的“租”、 十八大侧重的“购”,在十九大报告中融合为“租购并举”,两条腿同时走路。从 战略定位看,首先确立了房子的“定位”是“住”,不是“炒”,回归到房子的基 本功能和属性——居住。从“定位”上高屋建瓴,确立楼市发展方向,对楼市未来 发展影响深远、意义深远。“影响”是,未来的房子就是提供给人居住,任何投机 炒作行为都会受到坚决打击;“意义”是,它会让人们聚精会神搞实业,发展实体 经济,而不再会让全社会弥漫投机炒房之风,让搞实业的人赚钱赚不过投机炒作房 子的人。如何让全体人民,而不再是“城市低收入家庭”或者“困难家庭”住有所 居?十九大报告给出的答案是,“加快建立多主体供给、多渠道保障、租购并举的 住房制度”,即“两‘多’一‘并举’”。两“多”,一是“多主体供给”,既可 以是开发商通过市场供给,也可以政府提供“保障性住房”,还可以通过其他方式 进行住房共建;二是“多渠道保障”,包括地方政府提供住房保障、实行“租售同 权”新政、提供“共有产权经济适用房”等等;一“并举”就是“租购并 举”,“全体人民”既可以通过纯租房,也可以通过购买保障性住房,或者租一段 时间后再购买等多种方式,解决“住有所居”问题。   央行行长周小川在十九大中央金融系统代表团10月19日举行的团组讨论、回答 记者提问时表示,如果经济中的顺周期因素过多,会导致市场过于乐观并造成矛盾 的积累,从而到一定时候出现“明斯基时刻”。“这种情况的剧烈调整,是我们重 点防止的”。虽然周小川并未明确指明楼市的“明斯基时刻”,但从房地产市场的 过于乐观看,并非杞人忧天。此前,就有人假借某地产大佬之嘴鼓吹“2018年下一 轮房价将暴涨”,足见市场对楼市的未来有多看好。如今,十九大报告已为中国房 地产市场明确了“定位”,指明了发展方向,这表明“全民炒房”时代已告终结, 新住房时代正在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