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权威医学期刊《科学转化医学》(Science Translation Medicine)最近 封面文章显示,含马兜铃酸的有毒草药是导致亚洲肝癌的重要原因之一。   “一种草药的阴暗面”——《科学转化医学》杂志的评论是这么写的,它评论 的这篇文章,题为《台湾和亚洲地区的肝癌与马兜铃酸及其衍生物广泛相关》,发 表在这本医学期刊2017年10月的封面故事上。   该文作者作了如下评论: 马兜铃酸,这是草药中的一类化合物,常见于许多种 传统医药当中,此前已经被揭示与肾衰竭、泌尿道癌症相关。   因为其已知的毒性,一些国家已经限制或禁止使用含有马兜铃酸的草药,但人 们仍可以通过网购和替代药方获取它。   此研究通过分析台湾和亚洲其他国家等地的大量样本,马兜铃酸造成的肝癌后 果得到证实,而肝癌是一种常见得多的恶性肿瘤。研究者指出,亚洲尤其是台湾地 区广泛应用含马兜铃酸的草药,增加了多种不同癌症的风险。   研究者对亚洲各地肝癌样本做了基因检测,发现大陆47%,台湾78%,东南亚56% 的肝癌样品都明确显示与马兜铃酸诱导的细胞突变相关。   可以说,这是有关马兜铃酸与肝癌之间关系最为确凿的一篇论文。   马兜铃酸是如何致癌的   人类首次意识到马兜铃酸对人体的危害,要追溯到上世纪90年代。1991年,在 比利时布鲁塞尔的一家诊所内,短时间内出现了多位急性肾衰竭女性患者。这一罕 见的现象引起医务人员注意,他们意识到,这些患者都服用过一种用于减肥的药 剂,而这家诊所在药剂中添加了一种马兜铃属的草药——广防己。两年后,比利时 科学家Vanhaelen从中提取出了导致肾衰竭的致命物质——马兜铃酸。   上世纪末,中国大陆的“关木通事件”同样引人关注。截至2003年,至少10万 人因为服用龙胆泻肝丸而患上肾病。随着一系列马兜铃酸致病案例的显现,科学家 也开始对这类物质投以关注。   马兜铃酸是一种常见于马兜铃科植物的代谢产物。由于马兜铃酸具有抗炎症的 作用,它常常被应用于医学治疗中。   最近几年,马兜铃酸致癌的机理逐渐浮出水面(电视剧)。马兜铃酸通过消化 系统进入血液,代谢产生一种名为dA-AAI的DNA加合物。所谓DNA加合物,是致癌化 合物与DNA结合形成的共价复合物,它会导致DNA的复制过程出错,从而引发突变。 而dA-AAI会通过一种特定的方式诱发病变:TP53是人体中一类重要的肿瘤抑制基 因,而dA-AAI能够让TP53中的A:T碱基对转变成T:A。更可怕的是,这种结合在人体 中十分稳定。   鉴于这些马兜铃酸危害人体健康的“实锤”,本世纪初,含马兜铃酸的药物逐 渐被各国列入黑名单。   当时,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总局也采取了一定的行动,取消关木通、广防己 和青木香的药物标准。 但是,更多的含马兜铃酸的药材只是被列入处方药名单,而 始终没有被禁止使用。   禁用马兜铃酸不等于否定中医   在传统医药的时代,对癌症的认识不够,药材的成分也不清楚,更别说讨论药 材中马兜铃酸的致癌性问题。只有到现代,我们才会发现,人们使用像含马兜铃酸 这样的草药时,会出现什么问题。   无论慢性肾衰竭,还是尿道癌或肝癌,都是一个累积的过程。这跟使用传统草 药的频率、剂量有关,还跟个体情况比如年龄和基因相关。有些患者可能只需极小 剂量,就会导致不可逆的肾功能衰竭。   通过越来越多的毒理学和流行病学研究,科学家逐渐揭开了在“中草药肾 病”背后,这些使用广泛的传统草药的阴暗面。   马兜铃酸的威胁,不但可以导致尿毒症,还会导致肾癌、膀胱癌、尿道上皮肿 瘤等一系列肿瘤。   现在,它又在肝癌上加写了一笔。   公开资料里,截至2012年部分在售含有马兜铃酸的中成药,比如京制咳嗽痰喘 丸、复方蛇胆川贝散、和胃降逆胶囊、万应宝珍膏、中风再造丸、伤湿镇痛膏、复 方风湿药酒等等都含有马兜铃、寻骨风等含马兜铃酸成分在内的药物, 从感冒药到 镇痛药无一幸免。   和港台相比,中国大陆仍是全世界含马兜铃酸的中草药管理最宽松的地方。有 评论认为,诸如马兜铃酸这样的不良案例,日积月累,已经使传统医药的名声受 损,并且降低了相关部门介入支持的正当性。 有关方面必须实行主动积极的管控, 在足够有效的范围内对可能的受害人群实施监测,提供必要救助甚至补偿,对相关 药品的毒性进行符合国际标准的检测,是给传统医药自救自洁的机会。   其实,在《科学转化医学》的那篇文章里,并没有指名道姓“攻击”中医,但 也给出了他们的建议:“服用、甚至可能服用过马兜铃酸的人,都要加强相关癌症 及肾脏疾病的筛查。”   含马兜铃酸药材安全管控事关民众福祉,中医的声誉或者某个行业的利益都不 应比生命安全分量更重。 如果仍然把类似研究及新闻报道视为“中医的敌人”,用 缺乏基本科学依据、大而化之,如“是药三分毒”这样的说法,为已在发生的损害 卸责,则会错过为中医正名的好时机。   事实上,众所周知,中医仍有相应的价值,而现代医学也并非无所不能,两者 其实都有“阴暗面”。就事论事,作为消费者,都该对用药留个心眼。如果难以比 较用药的收益和风险,只能是尽量慎用,甚至避免服用草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