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访专家大多倾向于认为   “黄河清”的出现   总体上是水土保持等措施取得成效的表现   但也要防止因生态发生变化可能产生的隐患   2016年4月下旬至5月上旬,受上游降水偏少和黄河干流来水量减少影响,河水 流速变缓,泥沙沉淀,位于山西吉县和陕西宜川县交界的壶口瀑布水色明显变清, 呈现出有别于往常的“清流飞瀑”景观。图/新华   黄河变清,是利是弊?   10月14日,黄河郑州花园口段,不少市民来河滩游玩。远远望去,烟波浩渺, 河面宽阔。   记者用白色矿泉水瓶取了半瓶水样,可直观地发现,这条以“水黄泥沙多”为 标签的大河,在该段已然发生改变,河水较为清澈,未见明显浑浊物沉淀瓶底。   一位在河边散步的老人说,过去这里的河水像糊涂(方言,一种浓稠的粥类) 一样,舀一瓢水,里面有半瓢以上是泥沙。“这些年开始逐渐变清了。”   近日,《瞭望》杂志报道称,2000年以来,世界上输沙量最多、含沙量最大的 河流——黄河,泥沙含量锐减,悄然出现变清态势。从呼和浩特托克托县河口镇到 郑州桃花峪,1200多公里的黄河中游,已然一河清水;直到开封以下,黄河才呈浅 黄色。这意味着,连同基本是清水的上游,在非汛期,黄河80%以上的河段是清 的。”   水利部黄河水利委员会(下称“黄委会”)原副主任、水文局原局长陈先德在 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目前,黄河河段变清的比例有多高,还值得探 讨。“但整体上呈现出泥沙锐减,水流相对变清的趋势。”   他认为,现在出现的“黄河清”局面,是从1946年开展“人民治黄”至今,几 代人不懈努力的成果。   公开资料显示,从公元前602年(周定王五年)到1938年的2500多年中,有记载 的黄河决口泛滥年份有543年,决堤次数1590余次,改道26次。因此,黄河也就有 了“三年两决口,百年一改道”的说法。   如今,黄河变清,是否意味着这条桀骜不驯的河流已被驯服?   多位受访者在谈论黄河变清的原因上有较多共识,但对该现象能持续多久,是 否会恢复原状,以及它产生的利弊影响,还有争论。   泥沙骤降   地质史专家李鄂荣认为,历史上有记载可查的“黄河清”有43次,最长的一次 为1727年,黄河澄清2000余里,持续20多天。   黄河治理专家、黄委会水科院前高级工程师齐璞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历史 上的“黄河清”说不清楚,不可考证,不同于现在。前者是偶然事件,可能都发生 在非汛期;后者是治理的必然结果。同时,历史资料的可靠性与目前黄河大量实测 资料得出的结论也没法相比。   水历史和水文化研究专家、云南省社会科学院院长助理郑晓云告诉《中国新闻 周刊》,历史上的“黄河清”主要成因是自然现象。   “比如,有一段长时间的干旱天气,导致黄河水流量大幅度减小,带动泥沙的 力度降低,导致泥沙沉淀,河水变清。在这种背景下,在遇到强降雨时,黄河河水 还会变浑。所以这种现象,持续的时间也比较短。周期一般只能持续20多天或者一 个月左右。”   多位受访者表示,目前的“黄河清”现象主要与水土保持工作、大量水库投入 应用、含沙量减少等多个因素密切相关。   黄委会原副主任、水文局原局长陈先德说,黄土高原的水土保持工作,是治理 黄河的主要措施。过去经济落后,黄土高原水土保持工作进展缓慢。老百姓为了吃 饭,不断破坏树木植被,导致“越穷越垦,越垦越穷”。肥沃的土地比较疏松,一 遇暴雨易崩塌冲蚀,形成恶性循环。   他认为,64万平方公里的黄土高原,重点治理的区域为十五六万平方公里的粗 沙来源区。改革开放以后,国家投入增加,又引入外资,同时推广了户包小流域治 理,从体制上为农民投入松绑。水土保持工作持续不断地开展,几十年后的今天已 见成效。   郑晓云也认为,在过去几十年中,通过植树造林、植被复苏等,上游黄土高原 的水土保持工作作用显现。淤泥坝、圩堤坝等技术性设施的大面积推广,也使得上 游水土流失有很大改观。   数据显示,近20多年来黄土高原生态治理成效卓著,平均每年拦减入黄泥沙 4.35亿吨。   原因待解   资料显示,长时间以来,黄河多年平均年输沙量达16亿吨左右,居世界大江大 河之冠。   16亿吨是个什么概念?水利部黄委会原副总工程师李文家在接受《中国新闻周 刊》采访时做了一个比喻:如果用这些泥沙堆成宽、高各1米的土堆,可以绕地球27 圈多。   《黄河流域综合规划》认为,目前的水利水保措施年均减沙4亿吨左右,到2030 年适宜治理水土流失区得到初步治理后,每年可减少入黄泥沙6亿~6.5亿吨。实测 结果显示,上述目标早已超额实现:黄河潼关水文站实测数据显示,2000年至2015 年,年均入黄泥沙量仅为2.64亿吨。   是什么原因让黄河年均入黄泥沙量从16亿吨骤降到不足3亿吨?李文家称,“这 个实测数据的变化是可信的,但是关于骤减原因,专家们争议非常大,至今没有形 成共识。”   他表示,在国务院批复的黄河流域相关治理规划中提到,在1919年至1960年黄 河年均来沙16亿吨,通过做好坡面上造林、种草、梯田、封禁和沟道淤地坝等水土 保持措施,再加上引黄引沙和非专门拦沙水库拦沙,到2010年,将黄河年均入黄泥 沙量减少5亿吨,完成这个目标后,黄河年均入沙量为10亿~11亿吨。   封禁治理是指对稀疏植被采取封禁管理,利用自然修复能力,辅以人工补植和 抚育管理,促进植被恢复,控制水土流失。   “我们算了一笔账,即便完全做好上述措施,理论上,黄河的年均入泥沙量至 少还得有8亿吨。但是,让大家困惑的是,现在水土保持工作还在持续,淤地坝建设 的数量还不到规划中提到的1/3,怎么一下子骤减到不到3亿吨了?”   李文家认为,在水土保持、建水库拦沙等因素外,黄河入沙量降低还与人为采 沙、露天煤矿开采、天气因素等相关。随着经济发展,在黄河的采沙量激增,但是 到底挖了多少不好统计。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我们现在一直没有把降雨变化规律搞清楚。”为探究 降雨与黄河泥沙的关系,李文家曾专门做过一个研究。   他把1954-1996年(这些年黄河来沙量较多)中降雨量产生的相应洪水等数据全 部调出来,作为一组数据,找出产沙降雨的必要条件。一般认为,中国水土保持工 作效果在2006年开始显现,所以,他就从2007年开始算起,一直查询到2014年的降 雨量情况,又作为一组数据,从这组数据中,找出有七次降雨具备产大沙的必要条 件。?   为什么前一组降雨出现大的泥沙,第二组却没出现?李文家认为,其中的原因 是这七次降雨的地方在非高产沙区。但水土保持措施减沙多少难以定量,他没有得 出一个减沙的明确答案。“今后,降雨对黄河来沙量变化的影响值得研究。”   利弊之争   关于此次黄河清能持续多久,也有多种观点。   多位受访者称,随着一些大型水库的投入应用,黄河再发生大洪水的几率已经 不大。   黄委会水科院前高级工程师齐璞认为,黄河来沙量逐年减小,现在黄河清已成 一种趋势性变化,这种变化是不可改变的。“黄河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安全的大江大 河之一”。   李文家却认为,水浑沙多是黄河的本性,是它的自然特点。他判断黄河迟早还 会变浑。“但是由于水土保持措施等作用,含沙量最多能增加到8亿吨。”   有观点认为黄河现有水库库容量,已能保证黄河长期变清。李文家称,持该乐 观态度的人,搞不清楚库容的概念区别。   他解释说,根据用途设计的不同,水库容量有两个概念,一个是用于发电、灌 溉等作用的可控调节库容量,一个是为了拦沙作用,或者作为死水存在水库中的不 可调节库容。水库设计的时候,有个死水位,死水位以下为不可调节库容,如果拦 沙,就是通过拦沙,沙子只进不出,所以早晚会淤满。   “现在,黄河总库容量是700多亿立方,其中可调节库容约为300亿立方。”   他以小浪底水库为例说,2000年,小浪底水利枢纽工程的第一台机组投产发 电。该工程总库容126亿方,其中拦沙75亿立方(约100亿吨)是不可调节的库容, 用于拦沙。其余的51亿立方库容中,有10亿立方库容用于调水调沙,只有41亿立方 可调节库容,用于削减洪水、供水、灌溉、发电。原来预估该工程中的不可调节库 容,2014年会淤满泥沙。后来,因为黄河入沙量骤减,淤满时间后延了。现在也已 经淤了30多亿方(接近50亿吨),根据目前来沙量,2030年就会整体淤满。   “届时,调水调沙的10亿立方库容还要用五六亿临时淤沙,多了就会影响调水 调沙的功能。”   黄河清能维持多久尚无论断,关于这次黄河清会否导致出现更大洪水的声音, 却不时出现。   上文提到的报道援引黄委会和一些治黄专家的话称,在黄河下游“悬河”局面 未变、黄土高原泥沙无限供给状况未变的硬条件下,黄河洪水“悬剑”依然高悬于 黄淮海平原头顶。被水土保持措施拦住的泥沙,只是在沉睡,一旦被超强降雨唤 醒,会以惊人的量级入河,高含沙大洪水就会袭来。   针对该言论,多位受访者并不认同。齐璞认为,黄河泥沙一旦沉淀下来后,再 冲起来很难。陈先德更是直言,该观点有些“危言耸听”。泥沙沉淀后,再出现河 道沿程冲刷,需要一定的水沙条件,才能进行边界调整。“‘揭河底’也只是发生 在局部河段的特殊水力现象,不具有普遍性。”?   资料显示,“揭河底”被称为黄河百年奇观,是指在干流龙门-潼关河段,曾多 次观测到汛期高含沙洪水使河床产生强烈冲刷的奇特现象。淤积在河底的泥沙,成 块成块地被翻滚的水流掀起,像一堵墙一样,露出水面,但很快又塌落在水中,几 小时内河床可以冲深1~9米,群众称它为“揭河底”。   有分析认为,揭河底多发生在汛期头几场洪水的涨峰过程或峰顶,与前期的淤 积厚度和河床高程有一定关系,而且与洪峰相伴的都是高含沙高强度紊流,不但使 河床淤积物的水下容重显著减小,又有较大的拖曳力,能够掀起大片的淤积物。同 时大洪峰时有较高的流速,挟沙能力特别大,能够将大块淤积物击碎、冲散和带 走。   水历史和水文化研究专家、云南省社会科学院院长助理郑晓云告诉《中国新闻 周刊》,现在出现的黄河清现象,得从正反两方面来辩证看待。   他表示,黄河清总体上是生态环境变好的一个标志,是黄河治理的一个重要成 果,但黄河泥沙是和大自然平衡,不是和人平衡,经过数以万年计的时间,黄河沿 途的地貌环境、植被、动物等已经建立了一套和泥沙相适应的生态环境,泥沙与它 们已经形成了一种默契,黄河泥沙减少对这种生态平衡难免造成破坏。   郑晓云举例说,山东的东营、滨州等黄河入海口城市,就是属于黄河冲击平 原。黄河泥沙可以扩大陆地面积,同时可以覆盖盐碱地,起到改良土壤和涵养河滩 的作用。泥沙在一些河段还可以保护河道安全。此外,黄河鲤鱼等特色物种,也都 适应了黄河多泥多沙水浑浊的环境,黄河清后,对它们的生活习性也自然产生影 响。   “从自然的角度讲,黄河泥沙能起到平衡自然生态的作用。所以说,到底将来 带来什么正负面影响,还有待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