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炜也被抓了,这是许多网民没有想到的,因为他是中国网络一号把门人,号 称网络沙皇,中国七八亿网民,能被派去把这个大门的,似乎非他莫属。他可以对 外国媒体信誓旦旦地说“我们没有关过境外的任何一家网站”。在网络时代,说删 就删,说屏蔽就屏蔽,他看起来极有权势,旭日东升的样子,突然落马了,得到了 一个19大以来第一位落马正部级高官的名号。   官媒的新闻只有一句话,“中共中央宣传部原副部长鲁炜涉嫌严重违纪,目前 正接受组织审查”。大家都习惯了,这就是抓起来审查的意思,至于“罪行”过几 天才会公布。   鲁炜也倒了,没有听说网民有一丝的惋惜,没有屏蔽的网络上倒是能见到“你 也玩完了“一类稍微有点恶毒的讥讽!   鲁炜是2014年5月升为正部级的中宣部副部长、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 办公室主任、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任。当官前曾长期是新华社记者。   鲁炜做了其他的什么坏事,要等到中纪委过些日子公布。苹果日报报道说,暂 时不知鲁落马所涉原因为何;但有消息指鲁或涉早年行贿受贿、生活腐化及利用习 近平重视网络之机瞒上欺下、胡作非为等。该报还称微信有引“新华社内部人 士”透露,鲁有很多负面事件缠身,包括当年被指参加企业招待的“人奶宴”,以 及他在新华社负责经营时涉嫌行贿受贿等。   但网民们知道的是这个网上把门人在网上做下的劣迹。听听他们的数落。方舟 子说:无数人第一时间告知我“鲁总管”鲁炜落网了,呵呵。“恶有恶报”虽然基 本上是一个欺骗老实人的谎言,但是能够目睹那么一两件现世报,就能让人觉得这 个世界也并不是那么不完美的。秀才江湖说:“五毛头子裁了,五毛倒戈了。”   有位网友说,“中国究竟有多少网民被封杀、被屏蔽?又有多少网民因发帖因 组群被治罪?最典型的就是刘晓波,仅仅因为『零八宪章』和六篇网文,其中认 定‘诽谤’的只有223个字符,就被关押致死。鲁炜多年被称为‘网络沙皇’,单单 算他的违纪和贪腐,他的罪行根本算不清”。   鲁炜不但网上封杀无数网民,以网文罗织罪名,更是当着世人的面公然撒谎。 最著名的一次是在2014年10月30日,当有记者提问中国为何关闭脸书、推特、 youtube 谷歌等网站时,鲁炜竟然面不改色地说:“我们没有关过境外的任何一家 网站,你的网站在你家里,我怎么可能跑到你家去关你家的网站呢?”   不过,也有人劝网民不要高兴得太早,鲁炜是垮台了,网络限制控制得更厉害 了。打开官媒关于鲁炜落马的报道,都是同样的通稿,都是同一句话,后面附着一 个简历。报道后面不是没有跟着评论,但公开的评论都像是一个人写的,比如新浪 网跟面跟的几百条帖,都是这样的内容:“全面治党永远在路上,腐败决不能生根 发芽”;“反腐永远是进行时,全面从严治党更不能一刻停歇!”;“坚定反腐斗 争的决心,坚持以零容忍态度惩治腐败,人民支持反腐!”有经验的人说,这是雇 佣的网警,五毛在齐发,话语是从习主席19大报告摘选的,发多了,连他们自己也 不想多看一眼,所以那些话显得那么僵硬、雷同、你抄我,我抄你,颠倒一下顺序 就行,满足了上边,钱领到了手再说,微博上有关鲁炜的消息后面都注有数百条评 论,但是打不开,或者打开是空的,显然已经被网警“抽空”。   纽约时报21日的报道比较简约:“在鲁炜的监管下,中国政府加大了屏蔽国外 网站的力度,并颁布了新的规定,限制社交媒体上的分享功能,加强对流行视频网 站的审查。时报曾报道称,鲁炜作为中国互联网审查和严打政策的代表,以其直白 发言和善于交际的风格为人熟知。”该报两年前就有“鲁炜,中国互联网的守门 人”的专题报道。   鲁炜大概没有想到自己会落马,不到一个月前,10月24日,鲁炜曾以“中宣部 副部长”身份到延安调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