套在信息流通自由的脖子上的绞索在中国又被紧了一扣。   可以传输文字、声音和视频的在线交流工具skype从上个月开始从包括苹果中国 区应用商店在内的中国国内应用下载网站上消失。   星期二接到苹果公司发言人用电子邮件发送的声明,如此解释了Skype从苹果应 用软件商店中消失的问题:   “我们已接到(中国)公安部的通知,几款在互联网协议之上提供语音服务的 应用不符合当地法律。因此,这些应用软件已从中国区应用商店下架。这些应用软 件仍可在其他使用它们的市场上获得。”   这次下架引起了中国互联网用户接二连三的抱怨,他们说无法再通过苹果来支 付Skype的服务。用户说,中断是10月底开始的。   从互联网在中国的发展一开始,中国共产党当局就采取各种措施,力图控制通 过互联网进行的信息流通。自从2012年11月上台以来,中共新领袖习近平(专题)对 控制互联网信息自由流通更是表现出明显超出其前任的激情。   来自中国的报道说,习近平甚至以黑社会老大的口吻给中共官员下令,要他们 必须竭尽全力彻底控制互联网,“这事不干也得干。甭管什么阴招、损招,都给我 使出来。管不好,提头来见!”   在这种大背景之下,中共当局不但采取以网络言论治罪的措施,而且调遣中国 名义上的最高权力机构但被广泛认为是中共橡皮图章的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 所谓的网络安全法,给予中共政府模糊宽泛的权力,可以对互联网信息流通给予任 意的控制或扼杀。   在当今中国,中国网民上网最经常看到的一个告示就是“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 政策,‘xxx’搜索结果未予显示。”但中国各级政府、公安机关或法院总是拒绝说 明,“姐夫”之类的关键词的搜索结果究竟是根据什么相关的法律法规和政策不得 显示。   2016年,所谓的“巴拿马文件”显示,以打击贪污腐败为旗号的大力抓捕所谓 贪官的习近平的姐夫邓家贵拥有对中国公众保密的离岸公司和来源不明的资 产,“姐夫”一词随即在中国的互联网上成为一个不见容于相关的法律法规和政策 的禁忌词。   后来,这个禁忌词不知何时以及为何原因又神秘地重新成为合法的可以搜索的 词。中共当局从未对中国公众解释是根据什么相关的法律法规和政策解放“姐 夫”的。   同理,现在人们也不知道skype究竟不符合中国的哪项法律被下架的。无论是苹 果还是中国当局都没有就此作出说明。   今年早些时候,脸书公司Facebook旗下的短信服务WhatsApp在中国被屏蔽。中 国政府没有就此作出说明。事实上,被中国政府以不说明理由的方式禁止的著名的 互联网信息交流工具已经有了一串,其中包括谷歌公司提供的电子邮件服务Gmail, 社交媒体网站脸书,Snapchat,推特,Telegram以及Line。   北京禁止(中国)国内用户使用这些应用软件,看来是因为它们通常都有加密 选项,这让政府监控信息变得更加困难。这些服务还经常与政府要求对每个账号进 行实名注册的规定发生冲突。   在这些外国的应用软件被一个个下架或屏蔽的同时,中国网民不得不使用微信 等中国本土开发的在线交流工具。中国当局可以非常方便监控网民在微信上的信息 交流,可以随时根据关键词掐断他们的交流。于是,当今中国的网民经常可以看到 一种现象,这就是,他们写的信息还没有发出就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