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一些大城市为了避免大城市拥堵,对一些外来务工人员变相下了“驱逐 令”,但是这引发了强烈的反弹。   英国《经济学人》智库中国研究总监任韬(Tom Rafferty)11月27日在社交网 络推特(Twitter)上指出,针对重新安置外来务工人口一事,来自社交媒体和传统 媒体,甚至是一些企业的反弹或让中国政府意外。   据悉,这次有关“低端人口”的风暴来势汹汹。事情的发展过程是这样的:首 先,北京有关部门发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末,北京市常住人口比2014年末增加 18.9万人,但增幅下降,与2014年相比少增加17.9万人。上海市的数据也显示,相 比2014年996.42万的外来常住人口,2015年上海外来常住人口减少近15万。广州方 面,2010年至2014年5年内,广州的常住人口总共仅增长了30余万人,总体看,“十 二五”较“十一五”增速出现阶段性放缓。   然后,报道指出,近年来,北上广当地政府通过政策驱动,疏解了很多与超大 城市定位不符的批发市场、中低端产业从业与就业者。在上海关停并转的三高一低 (高污染、高风险、高能耗、低产能)企业中,很多外来务工人员被调整。而严格的 落户政策,也让部分外劳人员选择离开。   最后,中国人民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教授顾宝昌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则 认为,“通过政策将外来人口特别是其中所谓的低端人口‘清理’出去,导致了这 些地方常住人口出现增长放缓。但对超大城市来说,这不一定有好处,也不可持 续。”   接下来,一篇题为“北上广常住人口增速放缓专家:靠政策清理低端人口”就 引爆了中国的网络。进而也引发了此次“低端人口”的风暴。   而北市安委会则回应说,说专项行动是在驱赶“低端人口”,这是不负责任、 毫无根据的,没有“低端人口”一说。这次专项行动的目的就是为了人民生命的安 全。我们针对的,是存在安全隐患的违法建设和违法经营,针对的是一些经营者只 顾私利无视安全法规、无视员工和租户安全的违法行为。   北京市委会还说,需要说明的是,由于种种原因,一些外来人口选择了在这些 场所工作和居住,但他们并不了解身处的危险。为了他们的人身安全,为了不让悲 剧重演,政府有责任采取必要的措施制止违法经营,消除严重安全隐患。我们的原 则是生命至上,在这个问题上所有人都是平等的。那些无视安全的非法经营,才是 对生命的漠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