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贝新闻中心 >> 时事频道 >> 国际 >>
来源:BBC    日期:2018-01-07 周日 11:00    目前尚无评论 
BBC:最幸福的国家中最不幸福的人(4图)
  不丹,一个隐藏在喜马拉雅山脉之中的袖珍国家。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让我
百看不厌的一道风景,是风中的经幡。寺庙旁、山道边,五颜六色的经幡猎猎飘
扬,波澜壮阔、靓丽独特。

  蓝天、白云、雪山,在通往古寺的小路边驻足远眺,一方方经幡,仿佛一群长
着五彩翅膀的小鸟展翅嬉戏;高高的木杆上悬挂的那些长长的白色经幡,仿佛一袭
白衣的少女翩然起舞。

  经幡上通常印着佛教传统的祈祷词、祝福语。不丹人相信,那些祝福、祈愿、
思恋、爱意,都会随风飘向远方……

  但是,不丹现在也面来临一个大问题,一个单靠经幡祈福远远无法解决的大问
题:自杀率上升。

  这是不丹首都廷布一家大医院的看法。我在医院走访了不丹第一位医学人类学
学生策林(Tshering Choki)。她正在旁听著名心理医生诊治门诊病人。策林告诉
我,她有一个非常要好的朋友,自杀了。
  策林轻声说,"我不知道他生活中发生了什么事。"她说,同龄人中接连发生了一系
列自杀事件,给她带来很大触动,决定专攻医学人类学。特别是那位朋友的自杀,让策
林更加不安。因为,朋友的家人事前毫无察觉,事后以为她知道自杀动机。

  策林说,"我们总把感情隐藏起来,这是一种文化。我们需要谈论这个问题。"

  不丹政府一项研究发现,农民自杀可能性最大,但事实上,各行各业、所有年龄段
的人都不例外。
  让我最为吃惊的一个小小内情是,不丹人经常会选择上吊自杀,工具,是他们
民族服饰的一部分:腰带(Kera)。宽宽的编织腰带男女均用、五颜六色,仿佛不
丹传统服饰的名片。在招揽游客的广告中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腰带,上面会印有各
种关于幸福的金句。

  过去几年,每次去不丹,我都会看到许多变化:汽车更多,酒吧更多,购物中
心更多。看不到的是,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数字,现在大约有20000人患抑郁症。

  但是,在这个国家,精神疾病仍然是禁忌,再加上国人通常更喜欢传统的"治
疗"方法,只有很少一部分病人去医院就诊。多尔吉(Chencho Dorji)等心理医生
不仅会给病人开抗抑郁药的免费处方,还会提供其他建议,包括如何调整呼吸、打
坐、正念练习等这些佛教传统的保健、养生方式。

  那么,到底出了什么事呢?多尔吉医生的回答听起来简简单单,一言蔽之:"社
会破裂。"但是,想想整体局面,其实根本不简单。从乡下到首都来打拼的人越来越
多,传统的大家庭逐渐走向终结;吸毒、酗酒的人越来越多;家暴越来越普遍。多
尔吉医生说,

  "仅仅因为我们有国民幸福政策,并不等于我们是地球上最幸福的国家。"
  多尔吉医生本人对悲剧并不陌生。他16岁的时候,哥哥确诊患有精神分裂症。
这也正是他后来选择专攻心理学的原因。他说,"一家有一个精神病,全家人跟着受
苦。"但是,尽管他拿到了五封推荐信,还是苦苦求了官僚八年,最终才获得出国研
习精神病学的批文。

  他说,"他们拿我当笑柄,直接把我的申请信扔进垃圾桶。我难过到落泪。"他
解释说,那是三十年前,当时,当官的都更愿意投入更多的人力物力解决那些有形
问题,比如传染病、营养不良。

  现在,他和同事忙到应付不过来,海外志愿医师会来不丹帮忙,为期三个月;
不丹未来的一代精神、心理医师正在培训中;卫生部推出了自杀防治计划,但是多
尔吉医生说,对精神疾病缺乏认识仍然是个大问题。

  坎都(Khandu-om)大学期间专攻人类学,现在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她一边给我
们倒茶、一边讲述自己的故事。生了第一个孩子之后,坎都患上产后抑郁症,在沉
默中挣扎了大约一年后才寻求救治。

  她告诉我说,"那是一场很艰难、很孤独的战役。(抑郁)不需要任何原因,这
才是最难理解的。"

  她说,志愿医师的帮助挽救了她的生命。打坐冥想让她深深意识到,佛教和医
疗可以很好地互补,"都是关于如何正确理解自己的心态,菩萨也这样说过的。"

  坎都希望不丹领导人把精神健康列为头等大事,这就意味着,必须加强全国人
民对这一问题的探讨和认识。她也呼吁其它抑郁症患者不要在沉默中挣扎,尽早寻
求救治。

  她说,"否则,我们会失去更多的生命。"
(注意:新闻来源于各大媒体,不代表本站立场)
 (目前尚无评论)
两日新闻点击排行[更多]
 
一周推荐新闻排行[更多]
 
两周新闻热评排行[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