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环球时报2月9日报道,驻阿美军在阿富汗东北部省份巴达赫尚的空袭任务 中,摧毁了多个塔利班训练营以及位于阿富汗与中国、塔吉克斯坦边界附近的“东 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 (简称“东伊运”)目标。北约领导的阿富汗行动特派团在一 份公开材料中表示,“美军的行动是为支持阿富汗,让该国的邻国放心,阿富汗不 是那些越境实施袭击的恐怖分子的避难所”。   美国《陆军时报》7日的报道就注意到“美军阿富汗空袭将范围扩大到阿中边 境”。该报道称,美军开展此轮空袭是为打击塔利班的训练设施和支持网络。北约 驻阿富汗行动特派团6日发表的声明称,过去96小时,美军开展空袭行动打击塔利班 在阿东北部巴达赫尚省的训练设施。行动中,美军B-52战略轰炸机向塔利班作战点 发射了24枚精确制导导弹。空袭集中在阿富汗与中国、塔吉克斯坦的交界地带附 近。   众所周知,“东伊运”是一个充满极端宗教、恐怖和分裂色彩的臭名昭著组 织,也是“东突”恐怖势力中最具危害性的恐怖组织之一。它主要活动区域在中国 的新疆地区以及与新疆接壤的八个国家的边界地带,长期以来把阿富汗等地作为聚 集地,并在培训武装人员和暴力恐怖分子方面得到了“塔利班”和“基地”组织的 大力支持。其参与了中国境内外的各种袭击事件,严重危害国家安全和民族团结稳 定。2012年5月以来,“东伊运”还纠集成员组成“圣战”小组,潜入叙利亚参与内 战,并与“伊斯兰国”组织保持密切联系,成为国际社会公认的恐怖组织。   目前,包括联合国、美国、英国在内的众多国际组织和国家都已经将“东伊 运”列入恐怖组织名单。2002年8月,美国小布什政府首次承认“东伊运”是恐怖组 织,宣布将“东伊运”列入美国政府的反恐清单,禁止任何美国政府或私人机构为其 提供任何形式的支持。2002年9月,联合国安理会正式将“东伊运”列入恐怖组织和 个人名单,同时,中国与美国、阿富汗和吉尔吉斯斯坦一道,要求联合国制裁委员 会将“东伊运”确定为联合国安理会第1267号和1390号决议的实施对象,立即冻结 其海外资产,并禁止其从联合国成员国获取任何资金或者其他资源。2016年7月,英 国将“东伊运”列入恐怖组织名单。2017年8月,土耳其也宣布将“东伊运”列入土 政府监控的恐怖组织名单。   虽然“东伊运”毫无疑问是个彻头彻尾的恐怖组织,但是,美国出于种种因素 考虑,对“东伊运”的态度一直有反复。在美国的恐怖组织名单中,曾反复将“东 伊运”增减,甚至有时候刻意回避其恐怖性质。2004年7月,美国以“东伊运基本不 具备组织化发动袭击的能力”为由,将“东伊运”从其国务院的国际恐怖组织清单 上删除,不再认定“东伊运”为恐怖组织。2006年,美国不顾中国政府的强烈反 对,先后将2002年逮捕的22名维族“东伊运”成员送往阿尔巴尼亚、百慕大群岛、 帕劳、瑞士、萨尔瓦多和斯洛伐克等国。从美国处理“东伊运”问题态度上,我们 可以清晰的看到美国“双重标准”的虚伪和“国家利益至上”的原则。   为此,中国政府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和坚持不懈的努力,终于使得美国在 2016年9月根据13224号行政令,重新将“东伊运”列为恐怖组织并支持将该组织列 入联合国1267委员会综合制裁清单,这不仅极大地推动了中美在未来反恐问题上的 合作,也促使美国在舍弃反恐“双重标准”道路上迈出了一大步。   此外,此次美国高调宣布打击“东伊运”等恐怖主义组织,也与其近期采取的 国内外政策有关。美国从2017年年底以来,先后发布了包括《国家安全战略报 告》、《国防战略报告》、《国情咨询报告》、《核态势评估报告》等一系列有关 安全方面的战略文件,都不再把恐怖主义视为核心威胁,而将中俄等大国竞争列为 首要关切。这不仅引起了中国的强烈不满,也对国际反恐斗争行动形成了较大打 击,一定程度上助长了恐怖主义的气焰。   美国政府也认识到了这一点,事后进行了多次解释澄清。此次高调宣布打 击“东伊运”等恐怖组织,一方面就是向国际社会表明其继续打击恐怖主义的坚强 决心,另一方面也是对中国的一种示好之举,希望在反恐问题上深化与中国的合 作。据香港《亚洲时报》网站称,近期美国负责亚洲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防部长 施赖弗在回答民主党参议员库恩有关中国是否能在阿富汗成为建设性合作伙伴质询 时声称,中国将会成为美方在反恐前线的合作伙伴,这也极大展现了美国在反恐问 题上的积极姿态和诚意。   总体上来看,中美两国都是恐怖主义的受害者,自2001年建立中长期反恐交流 与合作机制以来,已举行了多轮磋商,开展了多项具体合作。而随着恐怖主义对国 际和地区稳定与安全的威胁进一步上升,中美加强反恐领域合作的必要性和紧迫性 也在进一步增强。从未来发展来看,如果中美两国能实现对阿富汗境内包括“东伊 运”武装分子在内的各种恐怖分子的联合行动,将不仅符合中国的国家安全利益, 也更符合美国和相关地区国家的利益,同时还会使全球联合反恐的空间大大拓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