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昌冬季奥运会开幕式观礼台上;前排从左至右:韩国总统文在寅夫妇,美国 副总统彭斯夫妇,日本首相安培;朝鲜议会委员长金永南(后排右三)及和金正恩 胞妹金与正(后排右二)   2月9日,2018年冬季奥运会在韩国平昌开幕,当日,位于朝鲜半岛中东部的平 昌,气温低到摄氏零下5度(人体感受上据说更低),被称为历史上最冷的冬奥会。 然而,由于北朝鲜派出运动员、艺术团和高级政府代表团,高调出席。平昌冬奥 会,反而成为历次冬奥会中,最引人瞩目的一次体育盛会。   北朝鲜派出名义上的国家元首、最高人民会议委员长、90高龄的金永南,以及 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胞妹、也就是这个国家实质上的二号人物金与正出席平昌冬奥 会开幕式。而与朝鲜半岛局势相关的国家中,美国和日本都派出高规格政府代表 团。美国副总统彭斯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出席开幕式。   俄罗斯,因该国运动员在上届冬奥会、即索契冬奥会期间卷入政府支持的大规 模服药作弊丑闻,被国际奥委会禁止他们以国家名义参加本次平昌冬奥会,但169名 俄罗斯运动员仍可以中立者身份、即个人身份参赛。在这种情况下,俄罗斯总统或 政府不出席平昌冬奥会开幕式,则在情理之中。   但与朝鲜半岛紧邻而关系重大的中国,仅派出政治局常委中排名敬陪末席的韩 正、以国家主席习近平的特别代表身份出席,相比之下,显得规格很低。中国的这 一人选,让韩国方面不满,因为,他们对比2014年在俄罗斯举办的索契冬奥会,中 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亲自出席,规格落差太大。   在平昌冬奥会的开幕式上,坐在主席台第一排中间的,是韩国总统文在寅和美 国副总统彭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中国的韩正被安排坐在日本首相的前下方,距 离韩国总统较远。北朝鲜的金永南和金与正则被安排坐在第二排、位居韩国总统文 在寅夫妇的身后。座次安排,显示各国与韩国关系的亲疏远近以及轻重。   下个月,即今年三月,在即将举行的人大、政协两会上,韩正预定将出任第一 副总理。但在此之前,他并没有政府职位,只有一个党的职位、党的头衔:排名第 七的政治局常委。按理说,出席国际奥运会,以一个党的身份、党的头衔,极为不 恰当。   即便中方要派出第一副总理这个级别,那也应该是张高丽,而不是韩正。要 么,考虑到张高丽即将卸任,可派出另一副总理汪洋。尽管,在即将举行的三月两 会上,汪洋预定出任全国政协主席,但在此之前,他仍然是副总理,同时也是排名 第四的政治局常委。换言之,如果由现任副总理汪洋出席平昌冬奥会开幕式,会显 得更为名正言顺。然而,中方派出的,不是汪洋,而是韩正,凸显中共对国际事务 的处理,手法粗糙,远非细腻二字所能比拟。   与其说北京故意派出低级别的领导人出席,不如说,北京难以派出高级别领导 人出席,尤其难以由国家主席习近平亲自前往。因为,当下,中国与朝鲜半岛南北 两个国家的关系,都不理想,都处于僵冷状态。   尽管中国是北朝鲜的最大经济援助国,至今还在海上通过船对船的秘密接头方 式,继续向北朝鲜进贡,但在政治上,北朝鲜对中国并不买账。尽管中国是韩国的 最大经贸伙伴,但在国际政治上,韩国与中国却很不咬弦。仅仅因为韩国因北朝鲜 核导威胁而部署从美国引进的萨德反导系统,中国就与韩国反目,并在国内煽动大 规模反韩风潮,让中韩关系跌至谷底,至今难以恢复。在南北韩之间,北京脚踩两 只船,结果一只船也没有踩上,反倒让它自己落了一个空。   平昌冬奥会前夕,南北韩突然呈现的和谈局面,更让中国的角色边缘化。尽管 在中国的媒体上,中共假装表现出对半岛和平的期许,然而,暗地里,中共领导人 心下的滋味,很不好受。既然南北韩自己谈上了,还管中国什么事?企图在朝鲜半 岛左右逢源、从中牟利的中共当局,眼下,既不能使力,也不能借力,只能干瞪 眼。   本来,作为紧邻朝鲜半岛的大国,中国的角色最为吃重,但如今,中国,作为 南北韩调解人的角色已经不存在;六方会谈主持方的风光,也已经不再。不要说韩 国不再指望中国,就连北朝鲜,也不再指望中国,而转向俄罗斯。至于先礼后兵的 美国总统川普,对习近平首鼠两端的表现也深感失望。可以说,正是在过去的十多 年间,北京自己的私心作祟、前后不一、阳奉阴违,说一套做一套,耗尽了它自己 的国际信誉,最终把它自己边缘化。   派出在国内政坛濒于边缘化的韩正出席平昌冬奥会,其实,正好象征了当下中 国在朝鲜半岛演绎中的边缘化角色。这一边缘化角色,让北京备感不适和尴尬。   派团出席平昌冬奥会,金正恩的目标,不是中国而是美国。要么大打朝鲜半岛 的民族主义牌,离间美韩关系,要么寻机在平昌冬奥会上,与美方有所接触,寻找 直接谈判的突破口。总之,要为金正恩政权寻求严厉国际制裁下的喘息之机。   然而,美国副总统彭斯刻意回避了与北朝鲜领导人共同出席宴会。彭斯此行, 特意带上遭北朝鲜迫害致死的美国大学生奥托的父亲,向金正恩的发出的信号非常 明确:北朝鲜欠美国的血债未偿,美国国仇未报,金正恩最好老实点,不要耍花 招,否则,美国的军事报复和军事打击,仍然如箭在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