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中财办主任刘鹤3月3日已经结束对美国长达五天的访问,截止多维记者3月 5日发稿,中国官方对于刘鹤访问行程达成何种成果鲜有公告。美国方面虽然宣称负 责贸易的官员接见了刘鹤。但美国总统特朗普并没有见刘鹤。   一般情况下中美高级别官员到访,双方最高领导人都会象征性会见以示重视。 2018年2月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访问美国,特朗普(Donald Trump)就接见了他。而 刘鹤是中共政治局委员,其中南海(专题)经济智囊的身份意味着他的话基本上是中 国经济政策的权威解释。   特朗普没有见他,并且白宫在刘鹤出访一开始就强硬表态不会见,这实际上是 拒绝会见的强硬表达。   也有分析认为美国贸易战针对中国的成分含量并不大。白宫于3月1日宣布将无 限期对进口钢铁征收25%的关税,对进口铝征收10%的关税。而美国需要从110个国家 (地区)进口钢铁,这其中,中国的出口量仅占2%,排名第11,远排在加拿大、日 本、韩国等美国盟国之后。   纵然中美贸易战雷声大雨点小,但是必须面对的疑惑是中国为何如此看重美国 的贸易战宣言?中美贸易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中美经济沟通机制出现了很大问题。 虽然2017年4月中美领 导人在海湖庄园会晤时达成构建外交安全对话、全面经济对话、执法及网络安全对 话、社会和人文对话等四个高级别对话机制的共识,但是与第一轮其他三个对话均 取得成果不同,2017年7月首轮中美全面经济对话没有任何进展。对话开启当天,中 美双方分歧明显导致双方都取消了记者会。 杨洁篪2月访问美国达成的成果是中美 双方商定将于2018年上半年在中国举行第二轮中美外交安全对话,并于年内尽早举 行第二轮全面经济对话、社会和人文对话、执法及网络安全对话。   尽早举行全面经济对话实际上是没有确切日期的提法。如今这一重要沟通机制 基本上处于停摆的状态。   而除了经济政策层面的政府对话出现问题,另一个号称中美贸易摩擦“灭火 器”的对话机制也失灵。 中美商贸联合委员会1983年成立,对增进两国之间相互了 解、推动和加强双边经贸领域的互利合作、维护和促进双边经贸关系的稳定健康发 展发挥了重要作用。2003年底,中国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访美,两国领导人商定 提高中美商贸联委会会议的级别,由中国副总理担任中方主席,美方主席由商务部 长和贸易代表共同担任, 联委会会议升级成为两国间最高层次的双边经贸磋商机 制。   第27届中美商贸联委会2016年11月21日至23日在美国华盛顿举行。但是2017年 第28届中美商贸联委会并没有按照惯例在中国举行,截止目前没有关于这一会议是 否举行的相关信息。   中国一直以来十分重视中美沟通的制度性建设,目前这些重要制度的运行失常 是贸易战前的红色预警。外界将中美贸易摩擦定性为贸易战,是过早下了判断,但 中美贸易纠纷的解决前景本身并不容乐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