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异国他乡的生活中,安居乐业是大多数华人移民追求的目标。然而在找到稳 定的工作或收入后,也有不少属于大龄未婚群体的华人女性却并不在意是否能组建 家庭。   华人新移民的生活除了赚钱糊口,更常常需要应对语言、文化上的不适应。为 舒缓生活上的各种压力,有的人尽快找到了伴侣,也有的人搭伙过日子,但还有的 人在努力奋斗的过程中选择独自一人。   在美国洛杉矶东区天普市(Temple City)定居的可可坦言,移民的过程让她错过 了许多找对象的机会,现在她不再将婚姻列为人生必须的选项。   可可大约在8年前来到美国,当时她已经27岁。由于家里一直有移民决定意向, 可可无法在国内发展一段前途未知的感情。可是当来到美国后,她发觉自己的状况 和年龄都非常尴尬,找到合适的对象反而更加困难。   她说:“为了能找到一份好点的工作,我决定先去读书拿美国文凭,所以周围 能认识的人大部分都比我小太多。”   可可谈了两回不成功的“姐弟恋”,失败的原因是她认为适应新生活和找到好 职业需要付出更多努力,但年龄小的对象却只知道玩乐或依赖她。她希望的是找人 共同面对压力,而不是增加自己的压力。最终,可可将精力放在提高自身能力上, 她觉得享受生活并不一定需要一个婚姻伴侣,朋友的陪伴也能起到同样作用。   现在已经是职业律师的慧姐和可可有着类似想法。慧姐曾在上海读书,工作一 段时间后来到洛杉矶读法律,其间交了个意大利裔的男朋友。这个意大利男朋友有 着南欧人的浪漫和懒散性格,坚持要亲手帮慧姐买的房子进行装修。男朋友每个星 期都做工作计划表,而这装修工程一装就装了3年多,房子拆的一团乱,一直无法住 人。   既盼不到工程完成的日子,也盼不到结婚希望的慧姐忍无可忍,最后和男朋友 分手。   分手后,她请人花2个月装修好房子,自己住了进去。现在的慧姐属于中产阶 层,她选择成为单身贵族。慧姐觉得,有钱有能力比什么都重要。   在亚凯迪亚市(Arcadia) 打工的阿文到美国的时候已经超过30岁,现在刚刚拿 到绿卡不满1年。她来到美国后并没有读书或者交男朋友,因为平日的生活已经让她 忙于应付。阿文笑笑说,朋友都说她是一朵“奇葩花”。   阿文表示自己在国内的时候,就已经是四处打工不着家。她18岁就离开了家乡 去过广州、北京、上海,在上海待的时间最长。由于相貌气质出众,她在上海的时 候就和一个澳大利亚的以及一个韩国(专题)的男朋友相处过,但在走到婚姻那步却 退缩了。现在来到洛杉矶,她觉得和在国内并没什么区别,都是到处漂泊,努力适 应不同的环境和人群。   阿文认为自己大龄不婚的原因,最主要的是自己强势,无法在对方身上找到更 多安全感。她会反问那些劝她找对象的人:从小到大都是自己把事情都做了,无需 依靠他人,那为什么要去找伴侣呢?在不停的移居过程中,阿文的自立能力越来越 强,而这些能力成为了她的最大依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