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于4月8日到11日在海南博鳌举行,主题为“开放创新的 亚洲繁荣发展的世界”。论坛设置四个板块,共60多场正式讨论。凤凰网财经全程 报道。   IMF前副总裁、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朱民出席10日下午的“美国经济的结构性挑 战”分论坛并发表演讲。   已经二三十年了,但美国中产阶级收入没有明显增长,而且产业链走上去对低 端人口没有帮助。谈及此话题,朱民认为主要有这两点原因:第一,工资总量占GDP 总量份额下降。为什么工资总量占GDP总量份额在下降?为什么工资总量会下降?就 是因为工作的质量、劳动生产率的下降,以及整个工作向服务业的延伸,所以工资 的总量没有能够跟上经济的发展。   第二个原因,美国的金融市场走的太快,远远超过实体经济的增长,有钱人的 10%和1%,通过金融市场得到了很多收入,所有绝对而言中产阶级工资总量下降,这 是一个实体经济和金融经济的虚拟经济的失衡。这个是一个根本的问题,需要做出 政策改变。   朱民指出,全球化对美国确实造成了冲击,特别是贸易赤字,这是美国经济结 构决定的。他认为美国主要存在这几个问题,第一个问题从经济学原理,如果你的 消费太高,储蓄不够,大于投资,你必须向世界进口商品来借款,你的贸易一定赤 字。   以下为发言实录:   朱民:这个问题提的挺尖锐的,当全球化市场开放时,要求所有发达国家从产 业链往上走,这是很重要的。全球化对美国确实造成了冲击,特别是贸易赤字,但 今天这个题目,美国经济结构决定的。贸易赤字背后是美国经济结构性问题。   第一,从经济原理来说,如果消费太高,储蓄不够,大于投资,贸易一定赤 字。美国人是长期借钱消费,储蓄不够,美国人这个结构不改,过去三十年美国一 直有赤字,今后三十年,美国还有赤字。如果不把这个改掉,不会解决问题的。   王波明:怎么改?不是一个人有意愿就能改过来的,完全是习惯性的东西,怎 么改?   朱民:第二,需要向更高的产业发展。美国结构出现很大的问题,美国经济结 构在过去十五年里出现了轻化,向服务业转移,而且向一般服务业转移。美国服务 业居高不下,危机以来的过去十年,美国新增就业的89%在服务业,特别是在饭店、 医院、教育等等,还不是特别高端的服务业。因为这个原因,服务业劳动生产率低 是引起整个收入分配很重要的原因。高端上不去,这是整个市场调整机制,因为服 务业是美国长项,一般服务业上升的话,高端制造业的产业化不够。   举一个美国和中国的例子,美国对中国高端技术产品出口市场份额占中国市场 份额16.8%,而2016年这个份额跌了一半,只占8.2%,这个市场份额给谁了?给日 本、韩国和中国台湾省。可见,在国际一般竞争力水平,美国高端产品的竞争能力 在下降,这是一个很大的事情。虽然美国有无数新的科技发明,无法产业化,这也 反映市场功能失效,也反映政府宏观政策的失效,这是很重要的方面。因为高端产 业上不去,走向低端的服务业,美国现在最大的经济结构问题是劳动生产率急剧下 降。90年代,美国劳动生产率平均每年增长1个百分点,2008年到今天,每年增长5 个百分点。劳动生产率利润厚度不够,蛋糕不够大,就没有东西分配,所以就有收 入分配问题。这些根本结构问题不解决,美国的贸易问题是没有办法解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