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沙田马场。路透   大学主修物理的美国人班特(Bill Benter)2001年11月连续押中香港赛马三场 比赛的前三名,赢得高额头彩约1.18亿港元。   彭博资讯报导,班特在那场比赛以160万港元下注逾5.1万笔,有35笔押中两场 比赛的前三名,得到安慰奖,1笔正确预测三场比赛胜出的全部9匹马。   但他靠的不是运气,而是自己写出来的演算法,他声称,拍照存证后已将头奖 彩票锁进险箱,因为觉得去领奖不符运动精神。   至于他到底肷了多少钱?班特有些不自在地表示,他的团队累计赚到近10亿美 元,但其中一部分归香港和美国的合作伙伴。   现年61岁的班特看来像位大学教授,走路略显驼背,他的捲发和鬍子都有些花 白,说话腔调柔和。他自述赛马动机不纯然因为钱,他的征服慾来自于别人说这是 不可能的任务。当他赢钱时,面庞只会挂上满足的微笑--欢呼喧哗和怪叫不已是 乡巴佬行径。   班特的双亲给他完全的自由,所以度假时,他自己搭便车游遍欧洲和埃及,还 曾开车横跨俄罗斯。22岁时,班特受到数学大师索普的赌博理论启发,辍学搭灰狗 巴士到拉斯维加斯玩牌。   他参加澳洲人伍兹组成的职业赌徒团队,靠算牌赢钱维生。因为出入包括蒙地 卡罗在内多处赌场,牌桌边有穿燕尾服的侍者在旁端茶送酒,班特觉得自己就像詹 姆斯庞德,完全不想回学校念书。   但赌场一点也不欢迎他们这种会算牌的赌客。班特和伍兹1984年登上赌场黑名 单,在拉斯维加斯已无前途,必须另谋生路。   班特得知香港有赛马签赌,便埋首研究所有找得到的相关书籍,终于在拉斯维 加斯内华达大学找到专业学术论文,建议将包括直线距离、体型大小、输赢记录和 骑师技巧在内多项变数的机率予以量化,以预测赛马出赛的成败。   已经自修高等统计并学会写电脑程式的班特,1984年秋季起,先雇人将香港赛 马成千上万场赛马的比赛结果输入电脑,然后在1985年9月带着三台笨重的IBM电脑 飞往香港。   1986年夏季,准备的15万美元现金输掉12万美元。但1988年,他靠打牌攒了些 钱,重回香港奋战。   费尽心思找寻并输入大量数据后,班特发现天气和赛马结果无关,但马匹在前 次出赛后休息的天数却有影响。真正最具突破性进展的是采用香港赛马会公开的赔 率,再加上他自己的独家演算法。班特说,1990-91年赛马季,他赚进约300万美 元。   他持续赌马,以逾120项变数追踪和预测一匹马的表现,后来甚至成立赛马避险 基金,利用机率模型帮投资人获利。   他声称自己的团队在1997年香港回归前赢得5000万美元。因为赢太多,他们的 户头还一度遭冻结。   他尽量保持低调,也不出面领巨额奖金。坊间对2001年11月那次赛马的头彩没 人领,多有揣测,其中之一是赢家太过兴奋死于休克。   班特现已搬回美国匹兹堡,除了电脑投注全球各地赛马外,他在各大学举办数 学演讲,和别人分享他的理论。他也以自己的模型系统发表报告,后来成为开山之 作,启发整个高科技世代赌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