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包括美国财长史蒂文·努钦(中左)和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中右) 在内的美国代表团在北京参加贸易谈判。 NICOLAS ASFOURI/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北京——中美高级官员于周五结束了两天的谈判,随着美国为避免贸易战对中 国提出更多让步要求,双方没有达成协议,也没有约定进一步谈判的日期。   美国谈判团队包括财政部长史蒂文·努钦(Steven Mnuchin)和美国贸易代表罗 伯特·E·莱特希泽(Robert E. Lighthizer),该团队在会谈后没有发表声明便前往 机场。但该团队在会议上提出的一系列要求包括在未来两年内将美中贸易差距缩小 2000亿美元,并要求中国停止对先进制造业的补贴。   这些要求已传播到中国社交媒体上,并得到一位了解谈判内情者的确认,这表 明,尽管经过了两天的谈判,本周双方立场仍然坚定。中国高级官员及其顾问也向 西方传达了一个慎重的信息:北京息事宁人的日子已经过去,现在中方在谈判中是 有自己的明确立场的。   由于外交敏感性,这位知情人士坚持要求匿名。   美国贸易要求的清单非常广泛,出人意料地涉及各个方面,并表明尽管北京在 过去几天中立场十分坚定,但特朗普政府无意退缩。“这份清单看上去像是投降的 条款,而不是谈判的基础,”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经济学教授埃斯瓦 尔·普拉萨德(Eswar Prasad)说。   以下是要求中的亮点:   中国必须……   ■ 从6月开始,在12个月内将贸易顺差减少1000亿美元,在随后的12个月内再 减少1000亿美元。   ■ 在它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中停止对先进制造业的所有补贴。该计划涵盖 10个领域,包括飞机制造、电动汽车、机器人、计算机微芯片和人工智能。   ■ 接受美国可能会限制涉及《中国制造2025》产业的进口。   ■ 采取“直接的,可验证的措施”,阻止网络间谍活动进入美国的商业网络。   ■ 加强知识产权保护。   ■ 接受美国对中国的敏感技术投资的限制,不进行报复。   ■ 将目前平均10%的关税降至与美国相同的水平——在美国,所有“非关键部 门”的平均关税均为3.5%。   ■ 开放中国的服务业和农业,充分迎接美国的竞争。   美国还规定,双方应每季度举行会晤以审查进展情况。   中国官员以积极的口吻评价会谈。“双方都认为发展健康稳定的中美经贸关系 对两国十分重要,致力于通过对话磋商解决有关经贸问题,”中国官方通讯社新华 社在会谈结束后不久表示。   但谈判也凸显出主要分歧——美国代表团就下榻在谈判所在地钓鱼台,一座封 闭的庭院式宾馆。他们离开那里时一言不发,这表明双方在解决问题方面进展甚 微。   在贸易谈判开始之前,参与中国决策的人士表示,北京愿意采取习近平主席先 前提出的一些让步。其中最值得注意的是愿意让外国汽车制造商和金融服务公司在 中国展开竞争。   但中国也有自己的要求。北京希望美国放宽对可能有军事用途的高科技商品出 口的限制。上月,美国官方因中国电信公司中兴通讯屡次违反美国对伊朗的制裁, 对中兴做出了处罚,在本周举行的贸易谈判中,中国官员还就此事提出质疑。   美国商务部(Commerce Department)禁止向中兴出售一切美国产品,包括对该公 司的很多产品至关重要的芯片和其他设备。此举似乎增强了中国继续推动自给自足 并限制各个高科技领域进口的决心。   中国推动技术升级的行动,是它与美国之间的很多分歧的原因所在。美国这份 文件重申了特朗普政府对中国的要求,即全面停止向先进技术行业的制造商提供补 贴。中国官方为《中国制造2025》计划进行了辩护,称其对经济升级至关重要,并 表示不会同意对该计划进行任何限制。   北京表示愿意降低贸易壁垒,但条件是美国也降低贸易壁垒。中国官方特别反 对美国限制军民两用高科技商品的出口,称这些限制阻碍了大量的潜在出口。   他们还反对美国要求为减少双边贸易顺差制定具体的目标。中国商务部国际贸 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副院长李刚在上月的另一次采访中说,减少1000亿美元的顺差 是“不可能”的。最近,随着美国经济增长强劲,进口增加,中国的顺差一直在扩 大。   美国商务部周四在华盛顿宣布,3月的对华贸易不平衡同比略微扩大,但环比略 微缩小,可能是因为季节性原因。   本周没有达成协议,也未能立即安排进一步的谈判,但这并不排除中国谈判代 表下月访问美国,进行进一步商谈的可能性。美国官员考虑的一种可能性是,中国 是否会在后续的访问中派出与习近平关系密切的副主席王岐山。   截至目前,中方出面谈判的一直是分管金融、贸易和科技的副总理、政治局委 员刘鹤。   数周来,贸易专家一直认为中方官员希望解决与美国的争端,这样他们就能继 续把精力集中在本国的问题上。   “这是一个紧迫的问题,因为这会导致他们无法把精力放在非常紧迫的国内议 程上,”曾在中情局(CIA)负责分析中国问题,现在是美国国际战略研究中心费和中 国研究项目(Freeman Chair in China Studies at the 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主任张克斯(Christopher K. Johnson)说。   在北京举行的谈判不太可能达成一项全面的协议,但专家称它们依然可能是朝 着达成某种协议迈出的第一步。   “我们的代表团肯定要先回来,确定了特朗普是满意的,否则不可能冒险去答 应什么,”张克斯说。“可能还有一些人在猜,特朗普会希望外界看到自己与王岐 山并肩而立、达成协议的画面。”   “我想要实现这一幕还需要跨过几个障碍。”   Keith Bradsher是《纽约时报》上海分社社长